扫码订阅

12月12日,韩国海警掠夺中国渔船时被中国渔民刺死,另有一名韩国海警受伤,中国渔民和渔船被韩国海警非法扣押。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中国渔民的行动是正义的。改革以来,精英们鼓吹群众组织都要解散,他们鼓吹精英的法制,要人民面对歹徒时都要等着精英的法律来帮助,可精英“法律”来“法律”去,中国渔民到处被扣押。精英鼓吹范跑跑自己逃跑的精神,按照范跑跑精神,渔民应该四散奔逃,这样韩国的海警正好可以各个击破;按照精英的范跑跑精神,中国有13亿人也没用,因为你再多的人如果遇到强盗时四散奔逃,你也不能形成合力,强盗却是一个集体,他等于集体对你个人,你再多的人会被各个击破。重庆打黑效果显著是因为发动群众,因为群众发动起来了,群众等于一个大集体,犯罪精英虽然有各方面极右精英支持,但他也不如人民群众的集体强大,他会被淹没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里。精英反对群众组织是因为精英面对群众总是少数人,他们为了对群众各个击破,所以要解体群众组织,之后他们就等于用精英的犯罪组织对单个的群众,这样就可以分而治之了。



毛泽东时代中国渔民是集体的,他们是民兵组织起来的,他们甚至进攻南越海军,毛泽东时代,中国远洋货轮上也有群众组织,他们有武器,遇到歹徒可以反抗;改革以后,精英鼓吹反抗压迫是错的,精英鼓吹早饭是错的,精英反对斗争,群众组织解散了,渔船变成私有、远洋轮船的群众组织没了,大家被精英鼓吹的不知道反抗了,中国民众变成不敢反抗的一盘散沙,所以面对有组织的海盗和外国警察就不堪一击了。改革以后搞私有化,财富变成了少数人的,所以不是保护集体财产,团结性就降低。中国人多,如果实行军民不分的人民战争策略,那么附近国家来掠夺中国渔民时,中国不分军民都参与战斗,对方一下就陷入劣势,他们的人数和船只无法跟中国比,如果渔民都有民兵和群众组织,那么组织和武装起来的中国渔民的集体当然不怕韩国警察了,并且如果韩国政府来交涉,我们完全可以解释为那是渔民自发的反抗,是民众自愿的。但是,改革开放以后精英为了怕群众团结的集体危害他们利益,所以就为了一己私利解散了渔民的集体,现在中国渔民到处被欺负,放弃群众运动和民众等群众集体,那么中国海警人数和执法船在数量和质量上并不占优绝对优势,中国人民战争的优势就失去了。改革以来,精英鼓吹要把人民警察和军队变成警察和职业化军队,这就是说不让警察和军队思考为谁服务,让他们变成服从工具,加上上层某些精英卖国投降,他们没有得到命令就没有积极性去保护渔民;改革以前军队知道为谁作战,人民战争理论军民一体,敌对势力的反动警察就会来抢劫中国渔船,那就会陷入团结一心人民的汪洋大海。


中国人多,理应拥有黄海的更多资源。中国渔民如果发扬反抗精神,渔民发扬集体精神相互之间订好捕捞的分配比例,然后分工协作,因为中人数量比韩国多很多,中国渔民对于韩国警察和渔民是绝对多数,那中国渔民都去组织性的大规模捕捞,韩国海警就会顾此失彼;如果一家中国渔民遇到外国海警袭击就呼叫大量中国渔民来声援包围韩国海警,然后呼叫中国官方,那么外国绝对无法掠走中国渔民。但这一切必须要有精英所反对的那种集体组织配合。(其实精英不反对组织和集体,他们只是反对群众的集体和组织,比如群众组织起来用群众运动打黑和反腐败他们就会反对,而精英的集体公盟和深青社就是精英鼓吹的。)


毛泽东时代,外国都知道中国政府敢斗争,说话算数,他们知道掠夺中国渔民不会有好下场,而现在中国精英公开宣布自己要和平怕斗争,那人家能怕你?



总之,精英的极右改革反对斗争、私有化解散集体导致中国渔民到处遇袭,只有用群众运动集体的团结精神才能发挥优势战胜外国侵略者。









有人说了,都是生命,所以中国渔民是犯罪。那请问精英,如果有人抢劫你,你反抗时候刺死了他,因为杀人都是犯罪,你错了?日本侵略者认为他侵略不是犯罪,认为中国人杀日本侵略者是犯罪,这是立场问题。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