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Boss办公室门口有一个小小的隔间,那是一块真正的风水宝地。当电视里面回锅肉般翻炒着专治不孕不育广告的时候,这块宝地的神台上一年之内已经换了三次人了。都说当今社会女性地位提高了啊,只要肚里怀上那么一个小宝贝,那么不管你是许诺加薪也好减压也好还是说破大天也好,她们的回答只是简单的那么一句,我要走!同事们纷纷猜测,老板每天三柱高香,初一、十五鱼肉供养的到底是财神爷爷还是送子观音,怎么他的助理来一个就怀一个?当然助理们怀的肯定不会是老板的嘛,古人说得好,好马不吃窝边草撒!对于这一点是是毋庸置疑的,我们当手下的从来就对领导表示无条件信任。

现在细细的回味起来那走的三个倒真是蛮相像的。清一色的黑丝风格,十几公分的高跟靴子,倩影那么一过,香气总能弥漫整条走道。至于长相嘛那到只能算是差强人意,毕竟爆发型的老板往往是那么的重口味。第三个助理刚刚走几天,第四个便翩然而至了。为什么说是翩然呢?那源自她长长的飘裙嘛。很久以后在我才知道那叫啥子波西米亚风,也不知道波西米亚是哪的国家哪的地区。好好的一条裙子居然可以上穿至胸下褪到臀的,估计那是个非洲国家比较贫瘠的地方总是千方百计想把一条裙子做两条穿。

正当我们底下暗暗惊叹boss品位异常变动的时候,小道消息便流传开来:原来这是老板娘当年的学生,是安插在老板身边的眼线。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啊,搞潜伏都搞到自己男人身边了?心中感慨万千,以后老子有钱干老板了就直接喊自己老婆当助手算了,省的那么多啰嗦。

Boss用的是前卫的手机,但是他却完全适应不了这种手机的功能,以前每当出了问题总是喊我去帮忙搞定。次数一多我不胜其烦,于是我告诉他说我教会他的助理各种方法技巧就可以了。他欣然同意,估计我每次去帮他搞一次总要顺他一包好烟开始让他有些心疼了。再说了一个光滑细腻的女孩去手把手教他总比我一个大老爷们教他更乐于接受。尽管他的助理换一次我就得再教一次,不过嘛我还是觉得教一个浑身喷香的妹子总强过教一个同性上司。虽然少抽口烟,但是起码我多闻了几口香嘛。

长裙的妹子是不是腿型没有黑丝妹子好我不知道,但是只看看脸倒是稍胜一筹的。那天我的办公室门被敲开,一见她拿着老板的那手机我就明白了。看来我又得诲人不倦一次了。

X工你好,这个手机我不会用,麻烦你教下我。长裙妹子微笑而又礼貌的说道。

心里郁闷啊,以前几个黑丝助理不是喊我帅哥就是直接“嗨”,这个长裙助理还真是与众不同,未必我已经老到她不忍喊一声帅哥?心里不爽可话里不能表现出来,美女你坐嘛,要不要给你泡个茶?

不用客气啦,麻烦你了。

既然你帅哥都不肯违心的叫一句我,我也只能这态度了。那行吧,今天我教你怎么玩老板手机,只教一次啊,我很忙的。

你忙?长裙助理眼神示意我看看我的显示屏。

尼玛哦,刚刚在看铁血情感版块的IE都没关。为了打消尴尬的气氛,我急忙掏出烟来问她,来搞根烟不?

结果换来她冷冷的一白眼,我不做声了。不就一助理嘛,穿长裙了不起了?你不理我我还不想看你类。什么年代了?装啥子嘛,黑丝都不敢穿出来,不是条萝卜腿就是条圈形腿。我开始没好气起来应付了事的讲了下几个技巧,她到听得津津有味。估计我幽默的讲解吸引了她,她听完后没有走的意思,还反客为主的做在我办公椅的扶手上看起我打开的帖子。

我默默的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浓浓的香味,只有一股淡淡的味道。果然是个文艺派的,既然不喷浓香型的香水。为了防止瓜田李下,我借口抽烟急忙从座位起来,随便又从艺术的角度欣赏了下她。心中感慨万千,看来我的大老板真的换口味了啊。直到我把烟抽完了她才起身离开,看着她那红红的眼睛,我感叹这妹子也太入戏了吧?

几天后,单位安排我和她一起去应酬某局来的领导。酒菜刚上,领导便接了一通电话后火急火燎的闪人了。真不知道是他老人家的保险箱给撬了还是他老婆跟人跑了,管他哦,他不吃我们两个吃蛮好。这第二次相处气氛倒也和谐,最难得是她有好酒量,这才对我的口味啊。觥筹交错中,我得知她毕业于某大的中文系,于是我便提议说,我们对诗吧,对不出就罚一杯酒。她一口答应下来并说让我先出。我也不管什么女士优先了开口就念,一片冰心在玉壶,你对下面那句撒。估计多年不读书了,她憋在那硬是没想出下面那句是什么。二话没说,她举杯一口,一两左右的一杯酒就倒到了嘴里。还没下咽她突然感觉不对了,一口又把酒吐回酒杯。

你好痞,你说的是最后一句,这杯罚给你喝。说完就把杯子举到了我面前。

看着她那样子,我忍住笑道,你吐出来的给我喝?你是想和我间接接吻?

接吻就接吻,你敢吗?

我一听乐了,直接就把老脸甩在她面前。我的主动估计吓到了她,你把眼睛闭上。见我不情愿,她又说,你是男人就把眼睛闭上。咳,老子这一辈子什么都没干成就是当了一回男人了。说话我便把眼睛死死的闭上,轻轻的闻着对面的气味。突然感觉嘴唇被热乎乎的贴住了,但是以我多年的经验,我马上判断出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我立刻睁开眼睛,只见她抓着块肥油油的腊肉在那傻笑……

出了酒店,她东倒西歪的跟着我走向停车坪,我便提出我送她回去。她不置可否,当我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一辆TT停到了旁边,妹子对我微微一笑挥了挥手便打开副驾驶门鱼贯进去了。我楞了楞后,便坐进了我的TT。

此后几天我对她都是形同陌路,一心把自己扑在铁血上发标题刷工分。大约一周后,我便被安排去北京开一个为期半个月的会了。免费的旅游机会让我彻底的忘记了这位长裙助理。

当我回到单位后,我发现长裙助理的位置上又换了人,我由由得感叹起老板的与时俱进起来。找了个比较八卦的同事问道,第四个又怀上了?

那同事回答,没有啊,听说第四个是煤老板儿子的女朋友,那个富二代坚决不肯让她上班了。那天开了个奥迪来接她的,是那种敞篷的,估计得好几十万吧?

不就是个奥迪TT嘛,我的也是奥拓TT类,就差一个字撒。我悻悻的回答后心里竟然冒出一股久违心酸。

本文内容于 2011/12/13 12:29:01 被壯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