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共产主义,就在每个人内心深处


许多人认为共产主义不可能实现,因为一:“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以及“共产、公有”原则不符合人的本性(自私);二:目前为止没有现实的科学证据。

对于一:我认为人的本性并非只是自私——人性既有自私的一面,也有共通、团结、友爱的一面,两者是辨证的统一;也正因为人有自私的本性,人类就更需要团结友爱的理念来管理制约它,从而促使人类社会走向文明、进步和发展。

对于二:真的没有“共产主义”存在的科学证据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我们每个人身体内,以及许多人家庭内部,实行的正是“共产主义”。

人的身体构造够科学了吧?难道它不是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吗?难道它不是一个“财产共有“的综合体吗?家庭是在人类历史中自然发展形成的,最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基本‘团队’,它的优秀‘团队’内部难道不是实行“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吗?难道不是一个“财产共有“的综合体吗?(家庭内部,如果是‘按劳分配’或‘按资分配’, 老人和小孩就无法面对)……

共产主义,正是适合每个相对独立个体的、最科学的团队管理模式——能让团队的利益最大化。在一个幸福和谐的家庭内部,实行的一定是‘共产主义’基本理念,而不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相反理念;但对一个超级‘大家庭’——国家来说,‘共产主义’目前只能是一个长远的发展方向,因为地域性、科技性变动的因素,还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马克思本人也没有对‘共产主义’做很明确的规定,他只是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提出:“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不是要废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利,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利。”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已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我认为马克思的定义是科学的,剩余价值规律更是不容忽视的,值得社会学家、经济学家们的永久深思;而现代社会所面临的资源滥用、环境恶化等问题,客观需要人类社会趋向于‘共同家园’的理念,趋向于‘共同协调’的管理模式,这本身就是新时代环境中的‘共产主义’……

对“共产主义”的理解和探索,我认为可以参照人体自身的科学规律。

人体就是一个“共产主义”的大家庭,在这个大家庭里,“共产、分产”、“公有、私有”只是一种相对的概念:相对于“人”的综合管理层(如大脑、心脏)来说,为达到集体效益最优化,是把“人”看成一个整体的,身体各部分“财产”都是“公有”的“共同财产”;而相对于身体各部分独立个体而言,如手,脚,胃等,包括大脑自身单元等等,它们的“财产”是“私有”的“财产”,各有各的特点和利益,并存在合理适度的竞争。例如右手比左手劳动、锻炼的更多,右手获得的养料供应也会更多,就会比左手更粗壮;如果身体受到异物侵害时,身体各部门会共同抗争;如果身体不健康时,身体各部门间也会产生种种冲突。健康的人体,身体各部分会达到非常默契、和谐的状态,也就不会有内部不良冲突,但存在合理的竞争和适度的“斗争”(如锻炼中肌肉的酸痛等),以激励各部分机能更趋优化。在健康的状态下,大脑和心脏是身体的最高管理系统,对全身资源(如血液等)实行最优化管理。

许多人对“按需分配”无法理解,因为他们认为“按需分配”就是要按照个体的需要来分配,这当然不可能。举个例子,你因病要禁食,虽然肚子很饿,肠胃很想获取食物,但你的大脑会考虑到整个身体的健康需要而暂时禁止你取食。 所以,“按需分配”其实是综合了整体与个体的最优效益,结合了“按需”(基本养料)和“按劳”(增补养料)原则的合理分配,这才是“共产主义”概念下的“按需分配”。

“共产”的本意既是“共同财产”,也是“共同生产”。如果把人体看成一个国家,大脑就相当于一个国家的“文化界”,起着收集、分析和传达整体信息的作用,提供精神知识资源并掌控整体精神与知识,它的基本原则是“真、善、美”;心脏及整个血液循环系统相当于一国的“政界”,服务、平衡调控人体各类营养物质同时制约着各个人体器官,它的基本原则是“公正、规范、协调”(并非“平均”),在身体各器官尤其是大脑的制约和协助下,它必须维护好自身机体功能及血液的健康与更新,以保障全身资源的公正畅通;呼吸、消化等系统相当于一国的“经济界”,提供各类营养并控制着营养物质交换过程,它的基本原则是“效率、效用最大化”。三大类系统无法相互替代,它们是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及相互促进的,在共同的理念影响下,维护整体的和谐与健康发展。

所以,共产主义,其实就在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 没有它,我们的身体早已“四分五裂”。

旧资本主义社会理念容易把“人”变成“机器”,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理念就是要把“机器”尽量还原成“人”。事实上,现在的西方国家也正是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尤其是瑞典等国。

从人体发展过程来看,三大类系统是通过神经系统等(类似一国的各种媒体、网络等信息渠道),联合身体各器官经过长期发展和进化,最终各部分能有机地结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健康、智能、完整的“人”。其中,“大脑”意识与“心脏”意识统一与否决定了科学系统能否建立,也就是说,文化界和政界意识的统一与否是理想社会建立的前提(所以,古代的思想家曾把建立理想国的希望寄托在哲学家称王,或者说让思想境界最高尚者掌权;所以,在马克思的理论中,”无产阶级先进组织”必须取得政权。这里“无产阶级”的概念应该是指摒弃“私有制”观念的、没有资产的阶层,并非指没有财产,资产和财产的概念是本质不同的);当然,这一过程的成功仅仅是个起步,就象一个刚诞生的‘婴儿’,他是否健康,还有赖其“经济界”——身体上其它各类器官的成熟;能否健康成长还需要外部客观世界的许可,还需要三大类系统及其它各类器官的相互配合和不断发展。尤其是那些 “基本供给”器官,类似于社会上供给基本食品、药品、住房、交通通讯和教育培训等的行业,发展到成熟阶段后才具备向共产主义方向转化,转化后,才可保障社会的整体公正与协调,才可避免无谓的竞争及资源的浪费……

一位微软公司的网友曾与我探讨过:在微软公司内部,其管理模式与我提到的‘共产主义’模式有惊人的相似,我想这是不无道理的。不仅是微软,许多优秀的公司管理模式,都有着‘共产主义’的深层理念。正因为“个体”的逐利、发展行为是本能的行为,群体的协作意识才显得尤为重要。可以说,“共同协作”的理念,是这个群体能否向前发展和进步的重要保证。

为什么毛泽东领导出的团队能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下,用低劣的武器装备打败各类对手,并打败最强大的西方联军?——因为他的团队是个有机的整体。对手“机器”的力量再强大,智能再尖端,最终也斗不过有机“人”。

为什么庞大的苏联会在短短几年间土崩瓦解?似乎至今历史学家没有提供完整、透彻的解释,我想,解体的根本原因应在于这个团队的“大脑”和“心脏”已经非正常运转——以温情戈氏为领导的”心脏”已经丧失了“共产主义”的信念,哀莫大于心死,心脏都停止了跳动,“人”还不解体吗?所以,苏联这个团体就在动荡中烟消云散了,当然,这是其它国家团队很希望的结果。说到底,“共产主义”就是一个符合科学准则的利益共同体,与中国传统的“大同理想”本质上是相通的,是符合最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的。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小部分极右的思想者会不惜卖国求荣乃至分裂亡国谋求政治企图,因为这些‘个体’对‘整体’(国家)根本就没有感情,他们追求的不过是个体利益的短期最大化。

五千年的文明,同一种语言环境,同一套“系统网络”,演化出了今天的“中国龙”,巨龙能否真正腾飞,需要每一系统的发展成熟,尤其是各个系统的关键部位。现代文明的大融合大交流,共同的社会难题和曾经的斗争伤痛,为人类社会形成共同的思维理念提供了历史基础;而现代社会互联网络的大发展,也为‘共产主义’理念的社会铺好了现实的‘神经系统’…… 在这一点上,哲学家冯友兰先生晚年也曾预示过。

人体是一个科学而神秘的整体,我们只能粗略地感悟,但我相信,人类的文明一定会随之不断向前发展。

一人一世界,一国见如来…… 修身,齐家,治国,很多道理是相通的。

1000多年前,有位叫百丈怀海的禅师,在他的禅院里自耕自食,以勤劳精神为贵,即使到了老年也劳作不息。一天,弟子们挂念年迈师父的身体,把师父的劳务工具藏了起来。百丈找不到工具,于是毅然入室断食。弟子们问道:“师父为什么要断食?” 他说:“一日不作,一日不食。” 这种精神境界,其实就是早期的“共产主义”理念,而且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禅院的思想是深远的,也是平凡的。至少在许多人的家庭内部,包括我本人,奉行的正是“共产主义”理念,虽然不敢说很完善、很科学,但我坚信这个准则。因为对个人与团体的爱。



2007年4月初稿 ~2011.3.27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