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看了楼主的帖子让我想到刚从警的时候,大概是97年左右吧。当时是在冬天,我们在巡警大队值班待命,突然接到街面巡逻的要求增援,说是一个武疯子拿着板砖在路上见人就砸,于是我们在大队长的带领下来到现场,发现一个男的拿着板砖在路中间向周围围观的人群咋咋呼呼,浑身是血(激动的时候自己给自己头上来几下板砖)。那时的警察装备不像现在有什么网枪几小件什么的,只有警棍盾牌和手枪,枪肯定不能用,我们只能徒手了。我们和前期在场的兄弟把武疯子围在中间,之间保持着5米左右距离,我们的后面就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_^)。武疯子看到我们围着他越发激动起来,他朝哪个方向去,哪个方向人就自动向后退,包括围观的群众,都不需要警察喊。时间不能等,武疯子头上的血越流越多,大队长叫我们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大队长从武疯子后面冲上去抱住武疯子,我们于是一起冲上去把武疯子压在地上,下了他的板砖用绳子捆住他,然后抬上警车后面的笼子里,先是由2个兄弟压着武疯子,但是车开起来后发现根本压不住,于是我也到笼子里帮忙压着。最后就交给医院和派出所的。后来才知道这个武疯子是找不到家人受到刺激才发了病。回来的时候我们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是血,而且都渗到里面的毛衣,于是我们直接把车开到附近的浴室,进去洗澡(冬天单位的澡堂没有暖气,无法洗澡。只能出去洗。放在现在估计就有网民把照片上网了吧,名为警察开警车去洗澡),同时把衣服交给浴室老板,请老板帮忙洗下,老板和我们也认识(天天从门口走能不熟吗)很热情的帮了我们,洗完后不能不穿衣服啊,然后又叫大队把棉大衣拿来(不是现在的多功能服,而是军绿色的棉大衣)。回到大队后大家还不能休息,七手八脚的把警车上的血迹冲了一下,打扫干净后,大家才又恢复到平静。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