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被吐一身就恶心了~~给你上道更恶心的……

河里从上游冲下来一具浮尸,已成巨人观(不懂去问法医兄弟),好不容易等到其自行靠岸,通知来的殡仪馆工作人员称:我们只负责陆地上的事务……。借用他们的不锈钢担架,一头插进水里,用杠杆原理将河里那位请上来,我和同事在换手时没考虑好平衡问题——那一担架的黄汤流我一裤子都是#¥%……,不是考虑到现场有数百围观群众,我当场就要把裤子脱了丢了~~~,后来回到单位赶紧脱掉用消洗灵泡了一天,这裤子我还穿了两年,后来穿得有些发白了就退休了~~

应观众要求再上一个吧~~这是我刚从警时第一次接触“河飘”(表现得很糗~~)

那天早上刚到单位,和师傅吃了早餐还没回到办公室~~值班室通知辖区内一桥下有浮尸,巡逻警察已先行到场,要求派出所去协助现场秩序维护……,师傅说他还有个事要先忙(一直忙到3个多小时以后他老人家才来~~)要我先去盯着~~,不知者无谓我转身就走了(顺便叫上了我身边的一个联防队员——后来起了大作用啊),来到了现场……

现场在县城繁华地段一桥下,坐着联防队员的摩托车远远就看见河堤上已有二三十明群众在围观了,到河堤边很果断的跳下摩托车挤进人群里,往河里看~~但见一高勉着裤腿的巡警哥在河堤下离岸边约5米远的沙洲上,正弯腰弄什么,再仔细看那东西像一个胀气了的大麻袋,我主动喊话说我是派出所的,现带着一个联防队员来支援了#¥%@……,巡警哥见我们来了,就指着脚下浅水里飘着的那“麻袋”对我说,“人”在这里(我那时都还没看出那是个人~~)我用树枝在周围插了一圈基本上固定好了,等殡仪馆人来了就想法弄上岸来~~,我再仔细一看,那“麻袋”还是不像人形啊~~终于我站在河堤栏杆上再看时,我认出了人形了,但完全颠覆了平时对“人”形的概念(第一次亲眼近距离看见巨人观尸体~~),巡警哥说着说着就向河堤趟着水回来了,随着巡警哥的近来,随着河风微微吹拂我的脸庞,随着我真的认识到那胀鼓鼓的“麻袋”就是一具浮尸……,我觉得空气中有着什么怪味,身上有点发凉……,巡警哥也爬上了河堤,来到面前~我那时都还有点恍惚,觉得周身不对劲(胃感觉有点浅了~~)~~,巡警哥给我介绍了下情况,接着哥的一句话我差点就当场喷了~~哥说:“你吃早饭了没有(胃难受……),我刚接到电话出警时还有半碗面没吃完(清口水在嘴里疯狂分泌……),你守着一下我回去吃了马上就回来(口水在嘴里包不住了……)”说完就骑着摩托车离开了~~,听傻了的我站在下风口,看着“麻袋”~~感受着胃部一阵阵的脉冲……。旁边的联防队员看了一阵对我说:小X,你脸色怎么不对喃,不舒服哦……。我很茫然的点点头~~,联防队大哥又说:第一次哦……,以后见多了就好了……。我感觉清口水都有自由落体的迹象了(吞不下,也不想多吞口水~~很难受),联防队大哥又说:抽根烟嘛,说着给我发了一支(高中毕业后有5、6年没抽过烟了),莫嫌烟撇哦(3块钱的pa天)。我当时觉得这能救命了,现场群众已经有5、60人了,我想吐但不敢吐(丢不起那人啊……)。第一支烟起码被口水打湿了一半(过滤嘴湿透了),直到40分钟后巡警哥来了(我也抽了不下10支烟),巡警哥说他吃了面又回去洗了个澡(别说吃面~~胃很难受……)。法医从另一个现场也赶了过来,大家一起商量怎么把尸体弄上岸来(我没参与,我不敢说话,嘴里的清口水一直在汹涌),政府民政部门的人也来了,组织人力下河捞尸,捞上来了,在桥洞下现场初步尸检排除了他杀(距我到现场已过去4个多小时,午饭在现场吃的盒饭,我战胜了恐惧,我吃了半盒盒饭,另半盒分给了法医)~~

本文内容于 2011/11/8 15:13:17 被风知秋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