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爸走上革命的道路

1931年9.18事变以后,全国掀起了声讨日本的浪潮,老爸在上海美专,也积极参加反日活动。1934年老爸在上海新华艺专毕业后回到家乡,组织了一个“苎罗剧团”,进行抗日宣传活动,这时由共产党员刘保罗率领的“流动剧团”到了诸暨,连着演出了好几天,在“流动剧团”抗日宣传的鼓舞下,老爸率领“苎罗剧团”全体演职人员,参加了“流动剧团”。老爸曾在上海美专和新华艺专就读,他参加“流动剧团以后,刘保罗有了一个排戏和教歌的有力助手,他还为刘保罗写的歌词《五路军战歌》谱曲,这首歌曾唱遍军营课堂。歌的开头几句是这样的:“五路军,来自祖国极南方,八一三,挺战在东战场。血肉横飞,飞过吴淞江,顽强死守,守住陈家行……留下光荣的血迹在支塘。”这些地名,对五路军的战士是那么亲切,唱起来特别有感情,唱的时候,连指挥的战士们唱歌的老爸也会热泪盈眶。

当时“流动剧团”非常困难,国民党省党部看了演出的剧目和演出特刊,认为剧团是红的,要加以控制,便不发经费,也不准刘孟壬带团出发演出,并通知各县党部和“抗敌后援会”限制流动剧团的活动。老爸在这种困难的情况下,积极投入排练、演出,参与散发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协助当地组织办起了“抗日游击训练班”,在流动剧团党组织的领导下,和国民党县党部头子傅文象,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斗争。

有一次“流动剧团”在枫桥准备演出,诸暨县党部书记长傅文象派出武装警察前来禁止演出,并命令刘孟壬到县党部谈话。剧团党支部决定派老爸,利用当地名门子弟的身份作掩护,陪同刘孟壬到县党部去谈判。傅文象知道老爸名门望族的身份对他比较客气,指责刘孟壬挂着国民党的牌子,擅自散发“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干着共产党的勾当,傅文象大发“溶共”、“限共”的谬论,骂刘孟壬“脚踩两只船”,是叛党分子。这时老爸挺身而出,帮助刘孟壬据理力争,对傅文象进行反驳说,中共“抗日救国十大纲领”,是国民党的党报《中央日报》正式发表的,《中央日报》的行为是不是叛党?你口口声声指责刘孟壬团长散发“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犯了大罪,那么到要请教,你到底要不要抗日?要不要救国?傅文象被责问的哑口无言,气焰低了很多。正好国民党中央党部派人来杭州,批评浙江抗日宣传很差,浙江省党部只能搬出“流动剧团”在浙西的宣传成绩,冒充自己的功劳。夸耀一番。傅文象又被省党部指责为“压制流动剧团不是时候”,傅文象只好大踏步地退让,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流动剧团”在诸暨成立恢复了演出。剧团冒着小鬼子飞机的天天轰炸,连演了一个多星期,极大地鼓舞了当地军民的抗战热情。

1937年底杭州沦陷了,“流动剧团”也有了变化,一部分同志由邵荃麟带队去了浙南龙泉建立后方民主根据地。另一部分人由刘保罗带领,参加另一支抗日部队(五路军第21集团军)去安徽工作,老爸跟随刘保罗到了安徽,然后又从安徽到湖南,转道重庆,去了延安“抗大”,经过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考验,成长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家。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