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想起一件事情:有个人报警说他的钱被人偷了,还把一个男青年扭送过来,我正在值班,审查了半天,没证据,但很可疑。当时是夜里,我安慰了报警人,让他先回去。但这个嫌疑人很让我犯难,他没有工作,没有住所,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留在单位继续审查也没多大意义,请示了带班领导,人家怕担责任,说既然没证据就不要留置。我看这个人可怜,先是在食堂找了个冷馒头让他填饱肚皮,临走时又给了20块钱,让他晚上找个网吧咪上一宿,第二天再来报到,交给派出所继续调查一下。他走的时候,哭了,说自己在外头打工,尽受人欺负,还被冤枉,但没想到警察对他这么好。第二天,他主动过来接受审查,很配合,洗清嫌疑后,专门和我道别,说去投奔一个亲戚,找点事干,我想这个人以后走上邪道的可能很小了,但那晚我要一脚把他踹出公安局,他会做啥就很难说了,起码他会恨警察,恨这个社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