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1.html


李思湘赶到楼下集合地的时候,看到除了三位教官,还没有一位战士。

“5,4,3,2,1,向右转,目标前方,出发。”褚子辉看着手表,读出最后时数,然后大手一挥地喊到。六十多名战士向前跑去,刚跑了十几米,一辆车打着灯光从后面过来,在和他们平起时减慢了速度。褚子辉站在指挥车上拿着高音喇叭大声地喊道:“速度加快,加快速度。”出了基地的大门,他喊的更起劲了:“全体都有,跟着我说喊。

我是一头猪,一头幸福的猪,除了吃就是睡,高兴起来就哼哼。

我是一头猪,一头郁闷的猪,吃完睡睡完吃,生气起来就哽哽。

我是一头猪,一头光荣的猪,发了膘长了肉,肉和膘都是宝。

我是一头猪,一头绝望的猪,有点肉有点膘,生与死都无奈。

我是懒的猪,脏的猪,爱睡的猪 “声音要大,要洪亮。再来一遍。”

我是一头猪,一头幸福的猪,除了吃就是睡,....................”

天已是大亮的时候,这列喊着“我是一头猪”的队伍,跑回了基地训练场。

队伍是回来了,可是人没有全部回来,有不少战士可能刚到基地,不知是还没有适应,还是晚间没有休息好,把自己放到队伍的后面,远远地离开了渐行渐远的猪群。

李思湘一进训练场就看到早上紧急集合没有按时到位的战士一个个像要脱壳的蝉一样,双腿勾着倒挂在挂杠上。

整理好的队伍来到训练器械前,那些倒挂的战士才被教官从上面一个个的扶着下来,有的战士下来就倒在地上,站着的双腿也直不起来,像个虾米似弓着。

褚子辉悠闲地坐在指挥车上,看着自己的两个助手给这些新兵们做着示范动作。

李思湘从最后的训练器械上下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骨架都要散了。就想:“自己的身体算是好的了,都马上要进入到零界点了,那些战士还不得更掺。”

看了看四周,见郭刚在自己后面,情况和自己差不多,其他的战士就掺了,像没有了魂。有的战士干脆就趴在了地上。李思湘看了看那些全身和地接触的战士,基本上都是早上紧急集合没有按时到位的,他想“也不知,早上在他们拉练时,这些兵受到了什么好的待遇,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了。”

王兴虎教官大声地叫到:“列队。”站着的战士赶忙面对这他整理好队伍。看着曹孟德教官拿着一根柳条教鞭,走到还坐在地上的战士,提脚就往屁股上踢去,“起来,就是当猪,也要当个站起来的。”不知是他脚踢的原因,还是话冲的事情,倒地的战士都很快的起来,站在队伍里。

褚子辉走到队伍前面,严厉地看着面前的战士,说“你们这些兵猪,真熊。没有能力坚持,就给老子滚蛋。”说完转身就走。

“向左转,目标宿舍,任务洗漱,齐步走。”随着王兴虎教官的声音,李思湘和战友们向宿舍开步走去。

十分钟后,战士们列队来到食堂,听着轻音乐,看到干净整洁的环境和一尘不染的淡蓝色地板让战士们心情很舒畅。每个战士拿着分餐盘,随意地坐在长方形的餐桌前,享受着美味的早餐。牛奶、鸡蛋、牛肉和蔬菜填满了战士们的嘴巴。李思湘很喜欢这样的环境,知道这是给战士们在增加营养。现在他理解了为什么作息时间表上规定早餐和晚餐时间是三十五分钟,那是让他们充分地放松和吸收食物的营养。而中午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时间只规定了十分钟,午休时间却规定了四十五分钟。

早餐完后,李思湘和战友们在宿舍里休息了十五分钟,就列队到训练场开始接受教官的虐待。操练、挂倒钩、穿火线、跃障碍、匍匐铁丝网、固定滚轮、旋梯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对于操练,李思湘很有心得,他觉得可以很大强度地拉伸自己的韧带,使身体的柔软行得到了加强。

李思湘最喜欢每天上午45分钟的操练,也就是一种形体操。他估计这套形体操是从那个战操或是那种武士操演变而来的,这种操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尽情地舒展的骨骼和韧带,同每天的强力体能训练是一个很好的补充。

有时在做操练时李思湘就想:“自己一定要把这个操的精髓搞懂领会,以后复员如果找不到工作,完全可以可开一个体能体操训练馆。”想到妙处情不自禁地偷偷地笑。

在李思湘旁边做操的郭刚,看见他边做边笑,而且笑的还很隐讳,心里就打起冷颤。心说大熊这是做操做傻了吧,怎么这样,下来一定问问。

操练结束休息的十分钟里,郭刚抓紧时间把李思湘拖到一边说:“大熊,刚操练时,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李思湘疑惑地问道。

“就是你刚才一边做一边笑。让人看了怪槮的慌。”郭刚故意做出一个冷颤的样子。

“滚,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臭我了。刚子,我给你说,咱们把这个操好好学,以后可以开个馆,专门交别人练。”李思湘笑着说道。

“好办法,招好多的美女,啊,那眼福可是美呀。”郭刚说着话,还做出一个色色的表情。

“滚蛋,地球有多远,你就滚多远。”李思湘做出一个生气的神情说。

郭刚看李思湘有点生气就忙说:“哎大熊,我开玩笑的。说真的,我也觉的行,你看”郭刚说着话就撩起衣服,指着自己的腹肌说:“我这是每天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做那个第一项收腹抬腿做的,每晚100个,每次做完都觉得腹部疼烧的很。”

“其实我认为,那个跨栏扭身对我们整天练硬功的更好,不尽可以放松,还可以拉展肌肉,舒展韧带,你以后把这个动作要多做。”

嘟、嘟、嘟、

俩人正说的兴奋处,哨音就响了。

下午,他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抗暴晒形体、举哑铃、推杠铃、拉力器、臂力棒、跳绳、向上蹲跳楼梯,一个一个项目很紧凑,几乎没有时间休息,最后是负重二十公斤五公里奔跑,一个个累的像是个龟孙。

晚饭后,李思湘想,这下可以歇歇了,刚做到桌旁,就听到集合哨音。

列队来到室内训练馆,李思湘这才知道这里还有个游泳池。三百个俯卧撑,三百个仰卧起坐,一百个引体向上后。曹孟德教官开始讲解游泳的分解动作,讲解完毕后,会游泳的战士在王兴虎教官的带领下,开始游泳训练。李思湘,郭刚等一些不会的战士在池边练习分解,战士们终于在三天后,喝了也不知多少口池水,慢慢地可以浮在水面,不用那么手脚忙乱了。

又过了三天,李思湘他们宿舍的一个战士终于受不了,打了退堂鼓。这时候李思湘才发现原来75人的训练队伍,已经变成了五十多人。

每天周而复始地受虐,残酷的迫害致使人员在逐渐地减少。一个半月后,战士的数量达到二十八人的时候,人员才开始稳定了下来,就这样维持到距离“五一”还有五天的时候。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列队,向右看齐,报数”

这天吃完早饭,本来是吹集合哨的,可是李思湘和战友们听到的却是紧急集合的哨音。

“一、二、三…….满位。”

“稍息,立正。训练科目:野外长途奔袭。详细计划由各队队长下达,下面宣布各队队长,副队长,及队员。”王兴虎教官抬头看了一眼战士们说:“一队队长:李思湘,副队长张学峰,队员………….,二队队长郭刚,副队长祝强,队员………….,三队队长王德海,副队长扎克西…………,”王兴虎教官宣布完后,看了一眼褚子辉,喊道“立正,”

褚子辉向前迈了一大步,说:“同志们,请稍息。咱们军人注定是要为国而战,为国出力。练的就是体能,精确的打击,优秀的心理素质,坚强的钢铁意志。要成为真正的军人是不可能有快乐的训练,要想快乐、高兴、舒服的训练,那肯定是在拍电视剧。真正优秀的军人,都是从非人的训练中站出来的,世界上著名军校西点培养出了很多各领域的顶尖人才,其校长曾经说过‘给我一个人,只要他不是神经病,我就可以把它训练成为一名优秀的军人。’他为什么敢这样说,因为他们强悍的体能训练,可以使人的意志更坚强。只要有坚强的意志,超强的信念,你才能不惧千辛万苦。”褚子辉说完后,严肃的表情才放松,笑了笑又说:“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们兵猪?而不叫你们猪兵?”他停顿一下说:“如果叫你们猪兵,那你们就是猪的兵了,我不就是骂自己吗。”战士们听完话,哈哈大笑起来。

“咱们言归正传,这里面有一个故事,有三头猪碰到了一头狼,大猪害怕狼吃自己和兄弟,就赶忙给自己的兄弟说‘我现在的名字叫“谁”,二猪的名字叫“哪儿”,三猪的名字叫“什么”。就这样大猪安排自己和二猪站在门口,让三猪在屋顶上。狼发现了它们,冲到大猪面前……

狼:你是谁?

大猪:对!

狼:什么?

大猪:什么在屋顶。

狼:我是问你的名字是什么?

大猪:我叫谁,什么在屋顶。

狼又问二猪。

狼:你是谁?

二猪:我不是谁,它是谁(指着大猪)

狼:你认识它?

二猪:恩。

狼:它是谁?

二猪:是的。

狼:什么?

二猪:什么在屋顶。

狼:哪儿?

二猪:哪儿是我。

狼:谁?

二猪:它是谁?(又指着大)

狼:我怎么知道。

二猪:你找“谁”?

狼:什么?

二猪:它在屋顶上。

狼:哪儿?

二猪:是我。

狼:谁?

二猪:我不是谁,它是谁。

狼:天哪!

大猪和二猪说:“天哪”是我们的爸爸。

狼:什么,是你们爸爸?

二猪:不是。

狼受不了了,仰天长叹:“为什么?”

大猪、二猪和三猪说:你认识我们爷爷?

狼:什么?

大猪:不是,为什么是我们的爷爷。

狼:为什么?

大猪:是!

狼:是什么?

大猪:不,是“为什么”。

狼:谁?

大猪:我是谁。

狼:你是谁?

大猪:对,我是谁。

狼:什么?

大猪和二猪同时说:它在屋顶。

最后,狼自杀了。 我讲这个故事是告诉大家,只要有坚定的信心,才能不惧强敌。只要有顽强的斗志,才能敢于亮剑。立正,按照刚公布的一、二、三队人员,成三列横队——走。”

“向右看齐,报数,”

“1、2、3、……满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