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解放战争初期国民党军唯一获胜的战场

共产党人对国民党政府,无论是政治上的文攻,还是军事上的武卫,说到底争的是人民所需要的“和平民主”与建立“联合政府”。蒋介石说什么也不答应:你共产党在解放区的军队和政权问题上不让步,没什么和平民主好谈。要搞联合政府,让你们来几个人当当官不就成了,还想和我平起平坐?!


无论是桌上谈判,还是私下会晤,抑或是美国人调处,蒋介石都毫不让步。在战场上,他一直命令部下“督励所属,努力进剿”,共产党人在他们所认为的关系到人民根本利益的大原则这些问题上,亦毫不妥协。文来文对,武来武挡,显得空前的自信和坚强。


蒋介石见还都已近两月,居然还是这个局面,早就不耐烦了。与文臣武将一合计,大多认为:在美国朋友的大力支持下,又有回头汉奸的倾心归顺和投降日军的积极配合,经10个月的秣马厉兵和多方筹措,业已准备就绪,可以动手了。


1946年6月下旬,蒋介石不顾他那东北停战延期的命令还有4日“时效”,就悍然发动了中国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内战。时代的列车把多灾多难的中国人又拖入了血与火的深渊。


向共产党发动全面进攻时,南京国民党政府占有军事实力和经济力量上的绝对优势——


军事上:有一支430万人的军队(其中正规军有248个旅,200万人),美国政府为其装备了45个师,拥有了还包括接收一百多万侵华日军的武装在内的现代化的武器装备。


经济上:统治着全国76%的地区、74%以上的人口和70%以上的城市,大部分的交通线和近代工业以及丰富的资源,并且得到美国政府13亿美元的援助。


当时,共产党军队只有120万人(正规军占一半),武器装备低劣,“小米加步枪”;解放区虽有1亿多人口和约占全国1/4的土地面积,但均处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且无外援;解放区里占全国近1/3的中小城市,更无法与国统区的大中城市相比。而且,各大战区被分割,土改刚刚开始,内部封建势力没有肃清,后方还不巩固。形势十分严峻。


国共相比,军事和经济实力均优劣悬殊,差距较大。据此,蒋介石制定了内战初期的作战方针是:


集中兵力,迅速消灭山海关内解放军之主力,控制津浦线、平汉线两条南北交通大动脉,稳住江南,确保华北。中原解放区首当其冲。在消灭中原解放军后,随即向苏皖根据地进击,再攻延安,扫荡沂蒙,清剿山东,平定华北,尔后转向山海关外,对东北解放区用兵,一举消灭东北民主联军。

蒋介石的如意算盘是:48小时内歼灭中原解放军,二至三周内打通津浦、胶济铁路线,“5个月内军事上解决整个中共”,气势汹汹,不可一世。


蒋介石是以进攻中原解放军作为他发动内战的起点的。


中原解放区位于鄂豫皖边境之大别山地区,抗战结束时曾地跨平汉铁路东西,接近武汉,方圆达15万平方公里。由于国民党抢占战略要地,共产党曾为争取国内和平而再三忍让、收缩,仅集中在鄂东、豫南以宣化店为中心的狭小地区。


“卧榻之侧,岂可容许他人鼾睡!”蒋介石认为,大别山地区的共军武装,可“北出黄淮平原,以拢中原;南下武汉,以窥两湖;西进随(县)、枣(阳),以控荆(州)、襄(阳);并可切断我平汉路中原三大动脉。”心腹之患,必须早除!


6月29日,国民党郑州绥署主任刘峙挟12个整编师(即第五绥靖区孙震所部5个师,第六绥靖区周碞所部的4个师,第一战区胡宗南所部的3个师),一个骑兵旅,以及汉口、西安两地之空军,向宣化店猛扑,企图把中原解放军压迫至桐柏、大洪山区,一举歼灭。黑云压城,刻不容缓。中共中央为了保存实力,立即决定:中原解放军主力作战略转移。


毛泽东几次急电中原解放军:“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


中共中央决策果断,中原解放军行动迅速。


6月29日、30日两天,中原解放军按照5月间周恩来曾作出的具体部署,在李先念、郑位三、王震、王树声等领导下,在抗击了国民党军进攻之后,兵分三路,声东击西,掩护主力向西突围。除留下的一部在原地坚持游击战争以外,另一部由皮定钧率领,向东猛插,经过二十多天的苦斗,突破了国民党军队的数道封锁线,经黄安、麻城,过霍山、寿县,跨越津浦铁路,进入了苏北解放区。


向西突围的主力在李先念等率领下,血战两个月,击退了国民党军队无数的围追堵截,在跨越平汉铁路之后,又经高城、枣阳,渡过唐河、白河,后经邓县、内乡,闯过荆紫关,随后兵分三路,艰苦转战。最后王震所部进入陕甘宁边区,李先念部队创建了陕南根据地,王树声等则开辟了鄂西游击区。至此,中原解放军战略转移成功,国民党军队围歼计划破产,蒋介石要刘峙在发动对解放区的全面大举进攻之前,先在中原创造一个歼灭中原共军6万人的“奇迹”,到底也没有出现。


为此,南京国民政府国防部曾于1948年2月在《绥靖第一年重要战役提要》中作过检讨,承认中共部队打得主动灵活,“自由选择时间地点突围”,“一遇抵抗即折换方向”,“行动轻捷”;而国民党军却“欠机动,常不能适时集中绝对优势兵力,致匪常得乘隙流窜”。言及中原企图未果的影响,国民党军方痛悔:“窜回陕北”及“窜入苏北、豫、鄂、陕、川边区之匪,利用山地蔓延滋长,实皆本次战斗之失。”


南京政府气急败坏,懊恼检讨之时,延安军民却在热烈地欢迎着胜利突围来陕北的中原战友。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等对三五九旅官兵和其他中原将士,在人民群众的支持下,成功地实施了中央的战略部署及其意义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三五九旅旅长王震将军,应广大民众的要求,在延安发表了激动人心的广播讲话。


王震说:蒋介石要造成“惊人的胜利与奇迹”的幻想,完全破灭了!他派来堵截我们的嫡系将领赵锡田、黄正成等将军光荣地作了我们的俘虏!我们英勇地战胜了日寇和汪精卫,现在又粉碎了蒋介石的“围歼”阴谋,“这证明毛泽东主席与朱德总司令的旗帜下的军队,在反抗外国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中,在打败卖国贼反动派的战争中,经得起严峻的考验,爱国主义与英雄主义的人民的军队,永远是不可战胜的!”


蒋介石作好了进攻中原解放区的部署之后,接着又发布了向各个解放区进攻的命令。这时候,他不惜血本,总共动用了193个旅(即整编前的师),158万人的兵力(占正规军的80%)。其中,除以25个旅21万多人的兵力进攻中原解放区以外,还有:


以31个旅27万余人的兵力,进攻苏皖解放区;


以27个旅19万人的兵力,进攻山东解放区;


以28个旅249万人的兵力,进攻晋冀鲁豫解放区;


以20个旅97万人的兵力,进攻晋绥解放区;


以19个旅155万人的兵力,进攻陕甘宁解放区;


以16个旅16万人的兵力,进攻东北解放区;


以9个旅75万人的兵力,进攻广东海南岛等游击区。

尽管“围歼”中原解放军没能得逞,蒋介石也并不“灰心”。他横下一条心,要在其他战场上“扩大战果”,以丰补歉。


先说华东战场。华东解放区包括苏皖和山东两个根据地。国民党军队进攻苏皖解放区的战略企图是从西、南、北三面缩小包围圈,聚歼华中野战军于苏北根据地,以解除对京沪中心地区以及京沪铁路、津浦铁路南段、陇海铁路东段的威胁。


蒋介石的侍从室二处主任陈布雷奉命把蒋的“加强剿共,有我无匪”的决心向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三令五申。1946年7月中旬,国民党的50万正规军向华东解放区的苏中、淮北、淮南、鲁南、胶济路等地区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其中,进攻苏中解放区的主力部队共5个整编师,15个旅,约12万人。只有3万主力的华中野战军面对数量、装备均占优势的敌人,毫不畏惧,奋起迎击。他们在粟裕、谭震林等领导下,不以城镇得失为胜负,而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标,在老根据地人民的支持下,采取“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战法,一个半月之内,七次伏击国民党军,“造成辉煌战果”。国民党当局承认:解放军“行动自如,情报灵活”,而他们“则有盲目作战之感,常贻匪以集中兵力,袭击我一点之机……各个击破,招致重大损失”。


华中野战军于苏中七捷之后,迅速北移,先后在两淮(淮阴和淮安)、涟水、盐城和宿北沐阳流动出击,连连得手。9月中旬,国民党又增兵苏北,进击泗淮,虽然先后侵占了泗阳和两淮,但每“草木之摇动,即疑为奸匪而行射击”。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宿沭战役之后,华中野战军主力主动迅速撤往山东境内,与山东野战军会师,正式组成华东野战军,在陈毅、粟裕、谭震林等指挥下,展开了更大规模的运动战。


再看山东战场。国民党军是从6月下旬至7月初开始进攻山东解放区的。起先由第二绥靖区的王耀武和第二十集团军夏楚中指挥4个军先后进击胶济铁路两端以及淄博矿区和平度、掖县,企图挽救鲁省危局,打通胶济铁路全线,消灭山东境内的解放军。结果,虽然代价不小,却“仅能收复点线,未能聚歼其主力,尤未能控制广大地区”。


接着,第三绥靖区冯治安率精兵强将,自10月上旬始,分三路向台(儿庄)、枣(庄)支线进击,未能如愿;12月中旬,戴之奇的整编六十九师进击沭河以南,全军覆没,师长“自戕”;1947年1月初,薛岳率5个整编师向峄(县)、枣(庄)进攻,遂遭袭击,两个整编师被消灭,师长马励武、周毓英“下落不明”。


蒋介石见上述进击连连失利,怒火中烧,立即命陈诚驻守新安镇,薛岳坐镇徐州,王耀武督兵济南,于临沂地区摆开了南北夹击、大张杀伐之势。


华东野战军在陈毅、粟裕、谭震林等领导下,主动撤退,秘密北上,重新集结,奇袭北线李仙洲兵团。结果,全歼国民党整编四十六师和七十三军,生俘李仙洲及其19名将级军官。坐镇徐州督战的陈诚下达的“党国成败,全看鲁南一役,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训令,没能挽救莱芜战役失败的命运。


莱芜受挫令国民党军队惊恐万状,使其华东部队整个3月份未敢出战。蒋介石恼羞成怒,一巴掌扇掉了薛岳、吴奇伟徐州绥靖公署正副主任的乌纱帽。

大势去矣!靠怒气是吹不起对华东全面进攻的破皮球的。


在晋冀鲁豫地区,刘伯承、邓小平率领野战军为支援中原、华中野战军的反“进剿”斗争,于8月上旬主动出击陇海铁路的黄口—砀山段。当薛岳于中旬率4个整编师和第五军扑来进击护路时,野战军早已不知去向,而国民党军汴徐之间的联系却被切断了。


8月下旬,蒋介石集中了22个旅的兵力由郑州、徐州进攻鲁西南,妄图夹击并歼灭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于菏泽、定陶地区。晋冀鲁豫野战军执行“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的方针,以一部阻击东路来犯之敌,同时集中4个纵队迎击来自郑州的顾祝同所部,一举粉碎了蒋介石的“钳形攻势”。国民党军队虽然侵占了鱼台等地,但不久“鲁西走廊,终为刘匪据以流窜,糜烂华中,影响华北”。


10月底,晋冀鲁豫野战军运用远距离奔袭的战术,全歼敌一一九旅;到11月下旬,又配合晋绥野战军粉碎了胡宗南袭击延安的阴谋。至此,国民党军“驱逐刘伯承主力于陇海线以歼灭之”的战略目标亦宣告破产。


东北保安司令部副司令郑洞国与别人不同,他碰到的是颗“软钉子”。


8月中旬,郑洞国指挥分成左、右翼和预备兵团的3个军,分两路进攻承德,本想在蒋介石面前立一大功。却不料冀热辽野战军李运昌部“不事强攻、不事死守”,主动放弃了承德,成功地保存了主力。郑氏“虽收复热河全境,迄未能将匪主力击破”,既大憾不已,又惶恐不安。


傅作义算得上幸运者。9月下旬,国民党北平行辕集中第十一战区孙连仲和第十二战区傅作义部共11个整编师7万人的兵力,从东西两面沿平绥路向张家口进攻,东北保安司令部亦配合以一部兵力进击赤峰,以图将活动于这个地区的解放军围歼。晋察冀和晋绥野战军一部在张家口保卫战中因判断错误、部署失当,使傅作义部得以乘隙袭占了张北,直逼张家口。解放军为保存实力,弃城而走。10月11日,国民党军趾高气扬地侵占了解放区要地张家口,使其全面进攻达到了高潮。


然而,在东北,国民党军队却连遭挫折。尽管经过调整和补充,到9月底,东北的国民党正规军已达7个军25万人,连地方团队共约40万人,但因战线拉得太长,无力全面进攻,只好采取“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方针。即企图首先稳固地控制南满,切断东北与华北解放区的联系,尔后集中主力夺取北满。


国民党军队对南满解放区的进攻从10月初开始,到了中旬,在打通了沈吉路之后,紧接着又集中8个师的兵力,分成三路向通化、安东地区进攻。10月底至11月2日,进攻安东的国民党五十二军之二十五师被东北民主联军南满部队歼灭后,国民党军继续集结重兵,进攻临江地区,企图歼灭南满东北民主联军主力或迫其北撤。


东北民主联军南满部队同仇敌忾,胜利地进行了“四保临江”的战斗。为了支持南满部队作战,北满民主联军“三下江(松花江)南”,主动出击,打乱了国民党的战略部署。国民党军队丧师失地,被迫停止了对东北解放区的战略进攻,转入守势。


总计从1946年至1947年2月,被歼的66个旅的国民党正规军,加上非正规军共约71万人。国民党军虽然侵占了解放区城市105座,但平均每一城即需付出近7000兵力的代价。而且,随着有生力量的大量被歼、占领区的扩大和战线拉长,机动兵力越来越少。蒋介石后来回忆说:“我们在后方和交通要点上,不但要处处设防,而且每一处设防必须布置一团以上的兵力。”“我们的兵力就都被分散,我们的军队都成呆兵,而匪军却时时可以集中主力,采取主动,在我方正面积极活动,将我们各个破击。”再加上“经济之严重情势”,“物价不断高涨”,“通货陷于恶性膨胀之境”,“社会人心为之浮动,从而大大地影响了军事行动”。


这样一来,国民党军不得不放弃全面进攻解放区的方针,而决定在晋冀鲁豫、晋察冀、东北等战场采取守势,抽调兵力对南部战线的两翼——陕北和山东解放区,实行重点进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