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铁军 正文 第四章 日本餐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5.html


滦州火车站当时是冀东第一大火车站,冀东几百人口,乘坐火车西去京津北上满洲时,都要从这里上下火车。

按赵离的设想,在特务队长李天宝的酒楼里大闹了一番,还报出了八路军的名号,鬼子随后定会在滦州城戒严宵禁。不过等他们到了滦州火车站一看,发现实际上并没有戒严宵禁,只是街上的伪军特务们比较多,而鬼子宪兵队的巡逻兵也只是在做着例行的巡逻走动。

原来李天宝在当汉奸前曾是在黑道中混过,得罪人颇多,他以为这次很可能是曾经的黑道仇家想报复他,又摄于他特务队长的身份不敢明着来,故意借八路的名号去酒楼捣的乱。所以李天宝并没有去宪兵队报告,只是派出了他的特务队,并劳烦他的把兄弟治安军团长“独角龙”赖彪也派出了一部分人,私下里帮助他寻找去酒楼闹事的人。

走到了车站附近,张玉川发现有两辆挎斗摩托停在了一家日式小楼前,从摩托上下来了一个年青的日本军官,便对身边的赵离问道:“哎!老赵!你看那个鬼子头去的那是个啥地方,日本窑子?”

“那呢啊?”赵离回头顺张玉川指的方向看了看说,“日本饭馆!名字叫川岛家,招牌上的日本字不写着呢吗?”

“行啊!你还认识日本字啊?那你会说日本话不,来说两句听听?”

“日本字有啥难认的……”赵离接着张子川的话头刚回答了一半忽然停住了,眼神发直地看着那家日本餐馆,张子川又连问了几次,他都像听不见似的没应声。

直到看着那个年轻的日本军官进了饭馆,赵离这才拉了拉张子川的袖子兴奋地说:“看见没?那是个鬼子中佐,官不小呢!咱别去火车站捣乱了,直接把他宰了比啥都强!”

“…中…中佐…是啥玩意?多大个官啊?”胡四海在一边看押那个特务没听太清,赶紧凑过来问赵离。

“差不多跟咱八路军团长官一样大,要是滦州这的估计是个宪兵队长,要是从这坐火车路过的,差不多也得是个大队长联队长的!”

“…啥…啥…啥又是联队长啊!”胡四海没完没了地又问了起来。

“少废话!啥都不懂你瞎问啥啊!直接进去宰了他完了呗,拎着这啥狗屁中佐的脑袋给鲍司令看看,咱直接就能在八路里当官了!”张玉川听要去杀鬼子官,已经忍不住提鞋紧裤带,抄起刚从汉奸手里缴获的两把枪,马上就要冲过。

“等等等!”赵离赶紧一把拉住了他,并示意他赶紧把枪藏起来,“你能不这么莽撞不?你这么过去杀得了这个鬼子中佐啊?你没看他带着好几个警卫呢?再说里边啥情况咱也不清楚,你知道里边还有没有更多别的鬼子?”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八爷想当了八路早就把命豁出去了,你俩要怕死躲一边去,老子自己进去宰那个什么狗屁中佐!”

“谁怕死了!可要是贸然进去宰不了那个中佐,咱还得把命搭上那不白搭了!再说了,用你的话说那就是一狗屁中佐,咱也犯不上跟他换命去,咱的想个万全的办法,既能宰了他,咱自己还得安全脱身!”

“行行行!你老赵主意多,这回还是听你的,你说说该咋办?”经过赵离一番解劝,张玉川冷静下来不少,从新把两把枪藏回到了衣服里。

让熟悉滦州县城地形的张玉川带着他们来到一处僻静处,赵离扒下擒住的那个特务队小队长的衣服换到自己身上,然后结结实实地把他又捆了一遍,堵上嘴后塞进了旁边的一个柴火垛里藏了起来。

“老张,把从汉奸饭店抢来的日本军票都给我!”从张玉川那要来了那一叠军票,赵离又对二人说:“一定在这等着我回来,千万别轻举乱动!我去买三身新衣服马上就回来,穿这身破衣服咱们混不进去那个日本餐馆,你俩儿一定得沉得住气!”

再次叮嘱了张玉川和胡四海两人几遍,赵离这才跑出僻静处来到了繁华地段,找了一间洋装店,让店主具体量了量自己的尺寸,又根据自己的尺寸,估计着报了下张子川和胡四海的尺寸。

一口气买回了三套西装、三条领带、三件衬衣、三条皮带,还有三双皮鞋,尤其还特意买了三双新袜子,赵离怕张子川和胡四海沉不住气提前行动,买完后赶紧拎着衣服跑回到了二人等着他的地方。

“快点!赶紧把原来衣服脱了,换上这两身衣服!”赵离把西装按大小扔给张玉川和胡四海一人一套,同时已经在伸手脱着刚换上的那身特务队小队长的衣服。

三人从根据地出来时都打扮成了普通老百姓,现在又正值冬天,穿的都是当年冀东老百姓冬天里通常穿的撅尾巴大棉袄和甩裆老棉裤。这种棉衣衬在里边,套件长袍大褂还行,可要是想穿西装,只能是忍着冷把里边的棉衣都脱了。

赵离西装穿得很熟练,不一会就穿戴整齐,连领带都打完了。张玉川虽然没穿过西装,可经常来县城也见过穿西装的,很快也穿好了衬衣又穿上了西装外套,只是让赵离帮忙打好了领带。可胡四海就不行了,只是才勉强地把裤子穿好,光着膀子鼓捣了半天连衬衣都没穿上。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怪他,赵离买衣服时只考虑到了西服的大小,衬衣买的都是一样大的,而这件衬衣对虎背熊腰的胡四海来说,实在有点太小了。

没办法赵离只好把衬衣的袖子撕开,总算是勉强地给胡四海穿上了衬衣,又帮着他套上西装打好领带,可胡四海又穿不上皮鞋了。赵离倒是特意给胡四海买了双最大号的皮鞋,可胡四海的脚实在是太大了,两只小旱船似的脚怎么也蹬不进皮鞋里里去。最后赵离只能把皮鞋的后跟连接处撕开,勉勉强强地让他把皮鞋趿拉在了脚上。

“…这…这…你让我趿拉着个鞋,我一会怎么跟鬼子玩命啊?”胡四海又一把拽开了把脖子勒的发紧的领带,冲着赵离嚷嚷着。

“哎呀!你别动!”赵离赶紧走过来把领带给他洗好,“放心吧,进小鬼子饭馆吃饭都得脱鞋的,待会跟鬼子玩命时咱们都用不着穿鞋!”


被扔起来藏进材火垛的特务队小队长有个怀表,现在已经揣在了赵离的兜里。三人穿戴上了西装后,赵离拿出怀表看看了,差一刻钟晚上七点。

不过他并没直接去到那家叫“川岛家”的日本餐馆,而是领着张玉川和胡四海走向了滦州火车站。

“来这干啥啊?直接宰那个小鬼子狗屁中佐去啊!”身上仅穿着件西服的张玉川在寒风里冻得一个劲打哆嗦,快进车站票房子前,追上赵离着急地问。

“别着急!去车站打听下大概几点有火车,一会咱杀了那个鬼子中佐,直接从车站扒火车跑!”赵离说完让张玉川和胡四海在票房子里暖和会等着,他先去车站边的杂货铺买了两包好烟,站在杂货铺门口等了会,见一个当班的人也来买烟,便拦住他打听了起来。

谎称自己是来车站接人的却又拿不准对方坐的那趟车,塞给当班人一包烟,详细和他打听起了滦州站火车的进站发车时间。

当班人见赵离西服革履穿着很气派,又是对他很热情,很主动地把当晚滦州站客车的进站发车发车时间都告诉了他。一起抽了个烟闲聊了几句,赵离又假装好奇地问起了他货车的进站发车发车时间,对方见和他熟了也是等着接车前无事可做,便又把货车的进站发车发车时间都告诉了他。

其中的一趟晚上八点四十五分到达滦州站的货车引起了赵离的注意,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又给当班人点了一个烟后问道:“您说这货车来这么晚,会不会晚点啊?您说这大冷天的车在晚点了,您还得接车可是够累的啊?”

“哎!那有啥办法啊?就是吃这碗饭的!再晚咱也得去接啊,给日本人干事难啊!”当班人深深抽了口烟又说,“不过你说的这趟车倒是不晚点,这车是从山海关发出来的,离这边不远,而且是给日本人拉货的,几乎从来没晚过!八点四十五到这,在这只停五分钟便开走了!”

马上要过来一辆客车,车站当班人要去站台接车,告辞回到了车站。赵离赶紧跑回票房子叫出了张玉川和胡四海,领着他俩从车站走出去一段距离,来到了一面上边带着铁丝网墙下。爬上墙头把铁丝网扯断弄出一个缺口,赵离站在上边看这里离铁路仅有不到五十米远,又爬上上边观察了会,发现在这段距离上并没有日伪巡逻兵。

三人又回到车站前,赵离掏出怀表和车站大钟从新对了下点,然后对张玉川和胡四海说:“现在是七点三十五,咱们去那个日本饭馆后,八点半准时动手,十分钟内必须干掉那个日本中佐,五分钟能从饭馆跑到铁路边,八点五十后有趟鬼子拉货的火车经过,杀完鬼子后咱们坐鬼子的这趟车跑出县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