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想做好人 正文 第四章 柳暗花明(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4.html


李朝阳噘着嘴说:“清正哥,做人要有良心,经理伯伯看我家困难才让我每天送一车河沙,而且一车就给一块二毛钱。原来我一个人干也只能每天淘一车,现在你们来帮忙如果多送别人就会说闲话,王伯伯要是收下了他又怎么跟人家解释?”

吴天浩笑道:“朝阳说得对,做人要讲信用,说好每天送一车就只能送一车,不能因下雨没送就要补回来。何况我们现在是四个人,如果多送别人就以为是我们一起挣钱,就把照顾朝阳的事变成了挣钱为目的的手段,这种误会一旦传开就会有人说闲话,这样是不好。你们三个也别争了,赶紧干活吧。”

李朝阳笑了,高兴地说:“天浩哥就是会说话,不象长生哥横不讲理。”

唐清正也笑着说:“他是螃蟹只知道横着走,这就叫做横行霸道。”

赵长生恼火地:“谁横行霸道了,你们才是螃蟹呢。”

“哈哈!”四人在欢笑声中继续干活,中午不到就装好了满满一板车河沙,吃完饭洗了下澡,吴天浩首先拖着板车就走,送到工地后大家分手回家。

在随后的十来天时间里,李朝阳四人每天中午就完成了一板车河沙的任务,大家在交谈中商量着九月一号上午一起去学校报名,然后晚上去火车站送吴天浩上火车赶往省城的国防大学报到。可李朝阳却为难地让唐清正和赵长生先去学校,因为那天正好是父亲的忌日,他和母亲上午要去公墓祭奠,吴天浩三人便决定一同去祭拜心目中舍己救人而牺牲的英雄。

9月1日上午,李朝阳搀扶着母亲和吴天浩三人来到城郊的公墓,在一排排墓碑中来到写有“李敬贤同志之墓”的坟茔前,他在父亲的墓碑前敬上香跪下叩了三个头,然后和母亲一起默默地烧着纸钱,虽然十年的光阴已经冲淡了往日的悲痛,但母子俩还是禁不住流下了思念的热泪。吴天浩身穿军装和唐清正、赵长生用松树枝做了一个花圈敬献在英雄的墓碑前,然后怀着崇敬的心情也跪下叩了三个头,英雄的壮举虽然无法得到人们的承认,但他的英灵照样应该受到敬仰。

母亲抚摸着丈夫的墓碑欣慰地说:“朝阳他爸,十年了孩子已经长大,他结识的三个哥哥今天也来祭拜你,他们都是非常讲感情的好人,你在地下有知一定要好好保佑他们和朝阳。哎,我的病愈来愈重,说不定就能很快同你在地下团聚,朝阳今后有三个哥哥照顾,我也就放心了。”

李朝阳含泪责怪道:“妈,你又胡说了。”

吴天浩安慰道:“李妈妈,朝阳长大了,日子也就会一天天好起来的。李爸爸,虽然您生前我们不能相识,但您救人的义举是我们敬仰的英雄,我们三人的命也是朝阳救的,今生今世我们都是兄弟,李妈妈也如同我们的母亲,我们会好好地照顾她的,您安息吧。”

“朝阳,朝阳!”王师傅气呼呼地跑上山来高兴地说:“弟妹,朝阳,我就知道你们母子来山上了。”

母亲感激地:“王师傅,您年年都来山上看朝阳他爸,谢谢您了。”

王师傅说:“我和敬贤师兄弟一场,来看看他是应该的。只不过刚才经理打电话来工地,说民政局的领导马上就要来山上,让我赶紧来找你们,还说要重新调查师弟救人的情况,让你们做好准备。”

“这、这是真的?”母亲激动得连连喘气,慌忙从衣袋里掏出药瓶倒出一粒药吞下。

李朝阳赶紧帮母亲按摩胸口说:“妈,你别激动,十年前爸爸救人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场,根本就没有其他证人,可我说的话又没人相信。这么多年过去了,不会再有人相信我,一定是王伯伯听错电话了?”

王师傅肯定地说:“我没有听错,经理是这样说的。朝阳,你不是说那个喊救命的男孩跑掉了吗,现在他长大了,说不定良心发现站出来说出了真相,不然为什么民政局的领导突然要来山上,这很有可能呀,等会你要好好地回忆一下,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

李朝阳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的痛苦,他惊恐地用手抱着头蹲在地上叫道:“不,我不说,没有人相信我说的话,不会有人相信我。”

吴天浩急忙抱着他说:“朝阳,你是不是不敢再回忆过去痛苦的往事,但你又是唯一能证明你爸爸是英雄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民政局领导突然说要重新调查,那就证明事情肯定有了转机。你已经是男子汉,应该勇敢地承担起维护你爸爸是英雄的责任,难道你不想让你爸爸得到他应有的荣誉吗?”

唐清正也搂着他的肩膀说:“朝阳,我们知道你很痛苦,但证明你爸爸是英雄的人只有你,现在机会就要出现在眼前,你为什么不能勇敢地面对现实,为你爸爸鸣冤呢?”

赵长生拉着他的手说:“朝阳,你能勇敢地下河救我们,就证明你心底里赞同你爸爸救人的壮举,他虽然牺牲后没有立即得到人们的承认,但不管怎么样他都是英雄、是烈士,你既然是唯一的见证人,就应该为你爸爸争取得到他应有的名誉,你说是不是?”

母亲疼爱地摸着儿子的脸说:“朝阳,妈妈知道你不愿回忆那段让你永远痛楚的时刻,但你爸爸这么多年来死不瞑目,如果有机会让你爸爸获得他应有的荣誉,我们母子就算再承受任何打击也要为他争取,哪怕只有一丝丝希望也绝不放弃。”

“妈!”李朝阳哭喊着拥抱母亲,母子俩抱在一起痛苦地哭泣。

王师傅眼含热泪瞅着吴天浩三人感慨地说:“朝阳这十年来一直很孤癖,他爸爸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当时由于他只有五岁,又是唯一的目击证人,加之喊救命的小男孩又跑了,朝阳的话又没有人能直接证明他爸爸是救人而死,所以民政局无法落实英雄的壮举。哎,这十年来他对任何人都抱着一种怀疑的心态,只有我和他妈妈说的话才会相信。他上次能下河救你们不知要抱着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到,说明他的心同他爸爸一样善良,不过这也好,他从此有了你们三个朋友,对他今后的人生可能会有所改变。”

吴天浩说:“王伯伯,今生今世我们三人都将是朝阳的真正朋友,您就放心吧。只是这次民政局的领导要重新调查朝阳爸爸救人的事,我看一定是那个跑了的男孩勇敢地站出来了,不然不会过了这么多年后再来调查,我相信这次一定能还给李叔叔一个清白。”

王师傅点点头说:“但愿如此,这样的话也能还给朝阳和他妈妈一个公道。”

赵长生咬牙愤恨地说:“就算那个跑了的男孩子能站出来说明真相,我也恨不得打他一个半死,如果他不逃跑,朝阳和妈妈这十年来也就不会遭受这么多的苦。”

唐清正也叫道:“对,等会我俩一起上,把那个男孩痛打一顿再说。”

王师傅急忙说:“这可不行,十年前这个男孩子最多也只有八九岁,救他的人却死了,他的心里肯定也非常的害怕,所以才选择了逃跑。现在他能站出来说明真相已经是很难得了,你们可千万不能打他,因为这些年来我相信他活得也不好过,身上背负着一条人命谁能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呀。”

吴天浩说:“王伯伯说的对。清正、长生,你俩可不能乱来,当着民政局领导的面打人会影响到李叔叔的名誉,我们不能给英雄抹黑,听到了没有?”

“哼!”唐清正和赵长生不情愿地蹲下烧着纸钱。

这时,一大群人在一名年过半百的老人带领下抬着几个花圈走上山来,王师傅赶紧说:“弟妹,朝阳,经理他们来了。”

母亲和李朝阳急忙抹去泪水迎到老人面前感激地说:“经理,谢谢你们还惦记着我们。”

李朝阳也尊敬地叫道:“经理伯伯好!”

经理拉着母子俩的手说:“这些年来让你们母子受委屈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指着身旁的一名中年人说:“这位是民政局的谢局长。”

谢局长亲切地握着母子俩的手说:“你们好,今天我们将重新调查李敬贤同志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希望能还他一个公正的荣誉。”

母亲激动得立即流下了热泪:“谢谢,谢谢!”

经理忙关切地说:“你心脏不好别激动,吃药了没?”

母亲说:“刚刚吃过了,没事。”

经理说:“要注意身体,情绪要控制好,否则会很危险。”他又指着一对表情悲痛的中年夫妇和搀扶着两人的一对少男少女说:“他们是一名烈士的父母和弟弟妹妹,他们的亲人在去年的自卫反击战中牺牲了,今天特意来完成烈士的遗愿。”

中年夫妇赶紧上来拉着母亲和李朝阳的手哭泣道:“对不起,我们来晚了。”然后拥抱着母子俩放声悲哭。

李朝阳愣愣地忙推开抱着自己的中年男人说:“伯伯,你们这是?”

中年男人说:“孩子,我家对不起你们呀。”

李朝阳惊骇地盯着他,因为从他的话中已经听出父亲的死与他家有着必然的联系,可瞧瞧那一对少男少女又与当年的小男孩没有关系,年龄对不上号呀。

吴天浩好似看出了李朝阳的猜疑,同时也猜测出了其中的因果关系,忙上来说:“朝阳,李妈妈,他们是烈士的父母和弟妹,一切疑问等会就知道了。”

唐清正忙小声地问道:“天浩哥,他们的儿子也是在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你难道不认识?”

吴天浩小声说:“那么多部队,我就认识在一起的几个老乡。”

这时,中年夫妇领着两个子女在墓碑前敬上花圈,然后尊敬地跪下,父亲悲痛地说:“好人啊,我们替死去的儿子给您叩头了。”说着一家人连叩了三个头。

母亲慌忙上前拉起一家人说:“使不得,不能让你们叩头。”

烈士的母亲哭泣道:“大妹子,对不起呀,我们昨天才知道,十年前是我家大儿子害死了李同志,他虽然去年已死在了战场上,但他在遗信中交待,让我们来替他还债,我们来晚啦。”

“这……”母亲和李朝阳、及王师傅和吴天浩三人都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不敢相信似的瞅着谢局长和经理他们。

谢局长说:“情况是这样的,烈士叫刘涛,去年在自卫反击战中牺牲时才十九岁,他在作战中非常勇敢,战争的开始阶段,部队被敌人的地雷区阻止了前进,为了战争的胜利他毫不犹豫地只身冲进了地雷阵,用血肉之躯踏响了一个个地雷,为部队争取了宝贵的时间,事后被中央军委授予一等功臣和滚雷英雄的光荣称号。他的遗物被父母领回来后,两位老人悲伤之余没有再翻看,一直到昨天因母亲思念儿子,她才打开封存了一年多的烈士遗物,在一件衬衣的口袋里却发现了一封遗信,两位老人看完信后感到非常的惊讶,今天早上就匆匆赶到民政局把信交给了我。就是这封遗信为我们解开了一个十年前的遗案,烈士少年时的调皮却导致了一场悲剧,同时由于种种原因他不敢站出来讲清事实,致使李敬贤同志舍己救人牺牲后无法得到应有的荣誉。”

李朝阳顿时哭吼道:“他是烈士,是英雄,可我爸爸呢,他死不瞑目。”

母亲慌忙按着心口哭喊道:“朝阳,不得无礼。烈士是为了保卫祖国牺牲的,他应该受到我们的尊敬,你爸爸在泉下有知,一定也会感到欣慰的。”

唐清正和赵长生急忙搀扶着母亲安慰道:“李妈妈,千万别激动。”

吴天浩赶紧抱着李朝阳说:“朝阳,烈士年少时犯下的错误不能抵毁他为保卫祖国而牺牲的荣誉,他在牺牲前留下遗信,证明他已经悔悟。安静下来,听谢局长继续说下去。”

谢局长从公文包中掏出一个信封,抽出信说:“下面我将烈士的这封遗信读给大家听:亲爱的爸爸妈妈和弟弟妹妹,你们好!明天我即将走上保卫祖国的战场,如果你们能看到这封信就证明我已经光荣,但我的灵魂可能永远无法得到安宁,因为我的人生还欠着一条无辜的人命。九年前的九月一日是学校开学的日子,我大清早却没有马上去学校报到,还是独自一人去沙滩上洗澡,这时一个叔叔带着一个弟弟也来到了河边,当叔叔关心地问我为什么没去读书,一个人在河里洗澡很危险,让我赶紧去学校。可我不仅没听,而且认为是叔叔多管闲事,于是在叔叔也领着弟弟洗澡时故意喊救命,叔叔便真的来救我,可我却笑着跑上了岸,没想到叔叔却为了救我被水冲走了,我吓得也慌忙逃走啦。事后我不敢向任何人提起此事,民政局的人来学校调查时我也没敢站出来承认,因为我怕受到父母和老师同学的责怪,但我还是偷偷地参加了叔叔的追悼会,并且知道叔叔叫李敬贤,是市建筑公司的工人,同时我每年的九月一日和清明节都会去叔叔的坟前叩三个头,向叔叔表示忏悔。爸爸妈妈,这九年来我时时刻刻都生活在自责之中,可又没有勇气站出来说明这一切,直到参军到部队后,我深深地懂得一个人必须勇敢地面对现实,本来想明年复员后再去向有关领导说明此事,为李叔叔争取他应得的荣誉,但不知能不能实现这个愿望,如果我光荣了,请父母大人替我完成这个心愿,并请李叔叔在天之灵和其全家原谅我的过错。不孝子:刘涛,1979年2月12日。”

“爸爸!”李朝阳哭呼着跪在了父亲的墓碑前,母亲也站在儿子身旁哭泣,母子俩十年来的委屈今天终于有了一个欣慰的结果,死去的亲人在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在场的人们都流下了悲痛的泪水,烈士的遗信终于解开了这宗离奇的悬案。王师傅流着泪轻声地劝慰道:“弟妹,朝阳,十年前的悬案今天终于水落石出,敬贤也能真正的安息了。烈士少年时的犯错并不是他的本意,何况他已经为保卫祖国英勇牺牲在战场上,他和敬贤一样都是英雄,原谅他吧。”

母亲拉着烈士父母的手说:“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孩子的英灵会在地下向他李叔叔道歉的,我们活着的人不要再为过去的事纠缠了,好好活着才是对他们俩最好的怀念。”

烈士的父母哭泣着点头。

经理崇敬地说:“李敬贤同志是一个好人,刘涛烈士也是一个好人,他俩都应该受到我们的尊敬。朝阳,这十年来你和你妈妈受委屈了,但好人终有好报,我相信你爸爸的烈士身份一定会得到国家的承认,你们母子俩的生活也会好起来的。”

谢局长说:“我们将迅速整理好李敬贤同志的英雄事迹向省里汇报,为英雄争得应有的荣誉,你们就放心吧。”

吴天浩拉起李朝阳说:“朝阳,经理说得对,好人终有好报,虽然每一个人都难免犯错误,但只要能改正就能得到大家的谅解,我们要向你爸爸和刘涛烈士一样,这辈子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赵长生说:“对,我们这辈子一定要做好人,绝不做坏人。”

唐清正说:“朝阳,就让我们在你爸爸面前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做好人。”

李朝阳抹掉泪点头说:“嗯,这辈子我也一定要做好人。”

母亲和王师傅他们都欣慰地笑了。

当天下午,李朝阳和唐清正、赵长生一起赶到学校报名,正式成为一个班的同学。晚上,三人又一起将吴天浩送到火车站,待火车开动时四兄弟相互挥手道别。

半个月后,民政局和建筑公司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将李敬贤同志的烈士证送到了李朝阳家,并挂上了“烈属光荣”的大红门牌,同时不仅补发了三百元的抚恤金,而且母子俩也将按国家政策每人每月领取十八元钱的生活津贴,只不过母亲因病在身,她的津贴是终身享受,李朝阳原则上按规定只能领取到十八岁,但只要他继续在学校读书就可延长。

从此以后,母子俩的生活有了基本保证,李朝阳也不用再淘沙拉煤了,可以安心地认真读书。还父亲名誉的恢复对李朝阳的内心世界触动很大,他不再怨恨和怀疑社会的不公平,个性也渐渐变得开朗,加之身边又有喜欢热闹和爱打抱不平的赵长生和唐清正,两人不仅每天用单车载着李朝阳上学放学,而且在学习上相互帮助,成绩也都保持在中上水平,并且形影不离地参加各种体育活动。李朝阳与同学们的交往多了也就心情舒畅地话也多了,不再孤独地封闭自己,而他英俊的相貌又特别招女孩子们喜欢,不管他是在打篮球还是在打排球,观看的女孩子都要兴高采烈地叫喊着为他加油,唐清正和赵长生便经常逗他,悄悄地问他有没有喜爱的女孩,他羞得慌忙摇头。但放学后李朝阳绝不在外逗留,都是尽快赶回家看到母亲完好地在家中时才放心地做作业和帮着做家务,唐清正和赵长生就干脆同他一起回家,在他家把作业做完后才回去。而且四家人都要利用礼拜天的时间经常聚会,李朝阳家的小院又有了欢声笑语,吴天浩写给三人的信这时也就会公开阅读,四兄弟之间的友情让大家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亲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