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想做好人 正文 第四章 柳暗花明(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4.html


第三天黎明,李朝阳光着膀子拉着板车走出家门,没想到吴天浩三人已经骑车出现在小巷里,看到他时迅速飞奔过来欢叫道:“朝阳,我们来了。”“你看,我们都带上了中饭。”“朝阳,今天我们五点钟就起床了,生怕迟到让你一个人又走了。”

李朝阳瞧着三人放在自行车挂篮里的饭盒,张了下嘴却又不知说什么好。

母亲闻讯出来欢喜而又感激地:“你们真的来了,快,把车放家里,小心丢啦。”

“李妈妈早!”吴天浩三人推着自行车走进小院,见李朝阳已经拖车准备走时,便赶紧拿着饭盒出来帮着推车。

吴天浩开心地说:“朝阳,昨晚我们把你救我们的事告诉了家里,爸爸妈妈吓得把我们大骂了一顿,说我们自己找死还差点害了别人,还说今天要来你家当面表示感谢,但被我们阻止了,说我们已经是好兄弟,从今天起要来帮你淘沙,大恩不言谢,我们会永远记住你的恩情。”

唐清正说:“我爸爸妈妈和姐姐吓得抱着我哭,说这就是不听父母言,撒谎下河洗澡的教训,今后要是再出事就遇不上你这样的好人了。”

赵长生却哭丧着脸说:“只有我还是挨了我爸爸一脚,他还骂我自己死了是小事,要是把天浩哥和清正、还有你这个救命恩人都连累了,那就要把我的尸体拖去喂狗。哎,都是父母养的,我爸怎么就这么狠,要是被狗吃了肯定连骨头都剩不下一根,那可比死了还惨。”

“哈哈!”吴天浩和唐清正被逗乐了,李朝阳也不由得笑了笑,虽然记忆中已经不知道父亲打过自己没有,但父亲离去时的那最后一眼和最后一句叮嘱将永远留存在自己的脑海中。吴天浩瞧见李朝阳若有所思的神情,忙上前拦住他说:“朝阳,让我来拖一下。”

李朝阳瞅着他诚恳的笑容不好拒绝,便把板车交给他,四人来到长坡悬崖上时,赵长兴瞧着对面的沙滩说:“朝阳,你怎么不去大沙滩上淘沙?”

唐清正也说:“是呀,大沙滩上的沙子万千,根本不用淘装上车就行。”

李朝阳说:“那里是公家的采沙场,个人不能去,再说我也不想去哪里,快走吧。”

四人来到小沙滩处后李朝阳从山上杂草里翻出淘沙的工具,赵长生奇怪地问:“朝阳,这些东西又没人要,扔在沙滩上不就行了,干嘛要搬上来。”

唐清正骂道:“你真是个笨猪,要是晚上下雨涨水怎么办,都冲走了你赔。”

赵长生恼火地:“我没想到嘛,你才是猪呢。”

吴天浩见李朝阳已经扛起三根木头跑下了河滩,便提起筛子冲两人说:“你俩是来淘沙的还是来吵架的,还不快干活。”

赵长生和唐清正赶紧拿着簸箕和耙子跑下了河滩,三人帮着支好三角架挂上筛子,然后争着去河边浅水里挖沙淘沙,在李朝阳的指点下把大的鹅卵石丢掉,筛沙时又吵着自己要先学,李朝阳哭笑不得只好分别教三人轮流筛沙,由于是简单的操作三人很快就掌握了要领。俗话说人多力量大,四人分工协作一人淘沙两人提沙一人筛沙,细沙堆也就愈堆愈高,再加之赵长生和唐清正动不动就发生争辩,安静的河滩上就有了欢声笑语,中午没到把筛好的沙子挑上公路时就装满了大半板车。

吃中饭时吴天浩三人瞧见李朝阳的饭盒里只有土豆丝,便想把自己的煎鸡蛋分给他一些,但被他坚定地拒绝了,这种施舍不能太强求,否则会伤害他的自尊心,三人也就只好默默地吃饭,可鸡蛋吃在嘴里却难以吞食,因为两下一对比就好似穷人与富人之间的差别。吴天浩忍不住问道:“朝阳,你爸爸过去是干什么的,他又是怎么去世的?”

李朝阳吃惊地瞪着他,但又扭头望着河水没吱声。

吴天浩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种愤恨,赶忙小声地说“对不起。”

李朝阳伤感地说:“十年前我爸爸在建筑公司工作,他是在河里救人时淹死的。”

赵长生惊讶地:“啊,他、他是救人时淹死的?”

唐清正敬佩地说:“舍己救人,你和你爸爸都是大英雄。”

李朝阳“腾”地跳起身吼叫道:“他不是英雄,他死了,被救的人却跑啦,大家都不相信我说的话。”他禁不住放声大哭,痛苦的往事一旦被人触极,他心灵深处的悲愤便喷发了出来,这是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

吴天浩起身气愤地说:“当时在场的人为什么不出来作证,太没良心了。”

李朝阳悲痛欲绝地哭吼道:“没有,当时沙滩上没有别人,只有我和那个喊救命的男孩,可他跑了,没有人能证明我说的话,我爸爸白白死啦,他死得好冤啊。”

赵长生气得吼骂道:“妈的,要是知道那个男孩是谁,我一定要活活打死他。”

唐清正叫道:“要是知道是谁,朝阳爸爸也就不会白白牺牲了。”

吴天浩上前搂着李朝阳的肩膀说:“朝阳,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这事。我们真没想到你们家竟然遭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同时更没想到你背负着心灵上的阴影仍然下河救我们,但不管怎么说你爸爸肯定是英雄,你也一定是这样认为的是吗?”

李朝阳抽泣着点了点头,抬手抹去泪水把没吃完的饭盒包好放在一旁,默默地走到河中继续淘沙。吴天浩三人也没心情吃饭了,收起饭盒继续干活,但心情都沉重得不知如何安慰李朝阳,直至中午过后一车沙子全部装满了,李朝阳才高兴地说:“这是一个多月来淘沙最快的一天,我们洗一下澡吧。”

“好啊。”吴天浩三人的心情也就一下子开朗了,四人迅速脱掉衣服光着屁股在河里洗澡,但都不敢再去深水区,昨天死里逃生的恐惧心理一时半会恐怕难以消除。洗完澡收拾好工具,拖车回城时平路上就由吴天浩三人轮流掌舵,上大长坡才由李朝阳领头,由于时间还早回到家里后对母亲说了一声,吴天浩三人推着自行车又帮李朝阳直接把沙子送到了建筑工地,回到十字路口才分手回家。

李朝阳拖着空板车来到大桥上时没想到风云突变,天空中乌云滚滚大风吹拂,他气喘吁吁刚刚跑回家,电闪雷鸣中大暴雨铺天盖地下了起来。

母亲赶紧用毛巾为儿子擦汗,然后站在门口瞧着天空中飞泻而下的瓢泼大雨欣慰地说:“朝阳,今天多亏有他们三个帮忙,不然你不仅会淋成个落汤鸡,而且也淘不了一车沙子。对了,你谢谢人家没有?”

李朝阳笑了笑没吱声。

母亲责怪道:“你呀,心里的话就是不愿说出来。不过,今后不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能以救命恩人的身份要求他们帮你,救人只是一种巧合,他们今天能主动来帮你,说明他们一是感谢你,二是他们真的人很好,所以你也应该真心实意地待人家。”

“妈,我知道。”李朝阳瞧着大雨失望地说:“看来我的计划要泡汤了,这雨一下起来河里就会涨水,沙子也就淘不成了。唉,一天就是一块二毛钱,好可惜。”

母亲笑道:“钱赚不尽的,反正就要开学了,你就借下雨好好玩几天。”

李朝阳苦笑着说:“不玩也得玩了。”

这场大雨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都没停,李朝阳起床后就在屋檐下踢打着沙袋,母亲忙着喂鸡和煮早饭,猛然敲门声响起的同时吴天浩三人的喊声传来:“朝阳,快开门。”

李朝阳一愣,赶紧顶着雨跑去打开院门,奇怪地盯着三人问:“天浩哥,下雨天不能淘沙,你们怎么也跑来了?”

“进屋再说。”吴天浩撑着伞搂着他的肩膀跑到屋檐下,冲站在厨房门口的母亲说:“李妈妈,早上好。”

母亲也奇怪地问:“下雨不能淘沙,你们来干什么?”

赵长生笑着说:“我们知道,刚才来时在桥上看到河里发大水了,我们大清早跑来是要请您和朝阳去我们家做客。”

李朝阳立即拒绝道:“不去,我从来不去别人家。”

赵长生不高兴地叫道:“哎哎哎,什么别人家,我们是你的哥哥儿。”

唐清正也说:“是啊,朝阳,你要是还把我们当做别人家,那就太见外了。”

“不去,就是不去。”李朝阳冲到沙袋前咬牙一下接一下打着。

母亲赶忙过来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朝阳自从他爸爸去世后就再也没去别人家玩过,他性格又倔,你们就别逼他了。”

吴天浩笑着说:“李妈妈,其实这几天我们已知道朝阳的性格,他不去我们也不会强迫。只是今天是礼拜天,我们的爸爸妈妈都在家休息,他们提出想见见您和朝阳,我们也觉得四家人在一起联系一下感情才同意的。我们是他的哥哥,又不会害他,要是连我们都不相信,那他今后怎么走上社会,何况与陌生人交往只是迟早的事情,他如果老是封闭在自己的家庭中不见得是好事,您说呢?”

母亲想了想瞅着儿子说:“朝阳,你天浩哥说的对,今后你什么样的人都要打交道,不可能同妈妈一辈子都在一起。再说妈妈的病是有今天却不知道有没有明天,要是我突然走了你就再也没有亲人了,你叫妈妈如何放心。你能把三个哥哥从河里救上来,这可能是天老爷可怜我们母子,让你从此又多了三个亲人,一旦妈妈真的走了,世上还有三个哥哥和你在一起,妈死也瞑目了。”

李朝阳慌忙地:“妈,别说了,我去。”他的孝顺迫使自己违背意愿,这说明在他的双重性格中善良起着主导地位,还这种本性不论他将来的人生如何改变,他都始终会把亲情放在第一位,因为他对亲人有着一种思念的情感,这也是父亲的突然离去造成的心灵寄托。

吴天浩三人见李朝阳答应去家里做客,都高兴地拉着他的手笑了。

赵长生更是兴奋地说:“朝阳,我爸爸知道我成了你的哥哥时还教训我说,今后我要是敢欺负你,他就会一脚踩死我。哈哈,其实我那敢欺负你,从你刚才打沙袋的劲道上看,肯定已经练了好多年,怪不得那天你一拳就把那个流氓打倒在地……”

李朝阳慌忙叫道:“妈,我们快点吃饭,别让天浩哥他们久等。”

母亲严肃地盯着儿子说:“你别扯开话题,你是不是同人打架了,说实话。”

李朝阳慌张地:“没、没真正打起来,只、只是……”

吴天浩瞧着他为难的表情赶忙说:“李妈妈,你别听长生乱说,大前天是有个二流子想欺负朝阳,我们三个正好在场看到,所以就一起上去把他打跑了,不关朝阳的事。”

唐清正也急忙说:“对,有我和长生在,谁也不敢欺负老实人。李妈妈,您和朝阳快点吃饭吧,我们的爸爸妈妈还在家等着呢。”

母亲只好警告似的说:“朝阳,妈从小就告诉过你,不能同任何人打架,更不许骂人。你现在已经是男子汉了,如果要是在外面打架斗殴,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妈,我那敢跟别人打架,我帮您去做饭。”李朝阳赶紧跑进了厨房,母亲也只好跟了进去。

吴天浩生气地伸手扭着赵长生的耳朵,小声骂道:“你说话怎么嘴上不把门,朝阳被人欺负和打架的事能随便说吗,要是李妈妈一生气,朝阳肯定就不会去我们家了。”

赵长生痛得求饶道:“天浩哥,我错了我错了,轻点轻点,耳朵快掉了。”

“扯掉了才好,你早就该得到教训了,哈哈!”唐清正开心地笑了。

当吴天浩三人领着李朝阳母子顶着大雨回到家里时,正在杀鸡宰鱼的父母亲们赶忙热情地迎接,李朝阳也就按哥哥们的叫法,称呼长辈为某爸爸和某妈妈,大家再三感谢李朝阳对儿子们的救命之恩,然后母亲们亲热地互叙家常和笑说着孩子们的成长经历,父亲们一边忙着做饭菜一边不时地插上几句孩子们调皮的往事,但谁也没提起李朝阳父亲的事,以免引起母子俩的悲伤。李朝阳虽然很少说话,但在大家的交谈中了解到,吴天浩三人的父母都是外地人,当兵复员时一起分配在武江市最大的国营企业钢铁厂工作,三家的住房也都是厂里分配的公房,在一起做邻居已有二十多年。吴天浩上有一个哥哥,赵长生和唐清正都有一个姐姐,由于孩子们从小在一起长大,相互之间都是以兄弟姐妹相称,这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关系让李朝阳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亲情。下午,都已参加工作的大哥和两个姐姐下班时,李朝阳也跟着吴天浩三人亲切地叫着大哥大姐二姐,家里顿时又热闹了起来。

傍晚,雨终于停了,吴天浩三人提着家里买的一些水果坚持送李朝阳母子回家,三人瞧着李朝阳小心地搀扶着母亲行走的模样,心底里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思绪,那就是做为儿子应该如何孝顺父母,有了这种思考也就真正证明他们长大了。

两天后洪水退去,李朝阳四人大清早拖着板车来到小沙滩上时高兴地跳了起来,因为大洪水带来了一层厚厚的河沙,只要用簸箕装好筛一下就可装车。

赵长生兴奋地叫道:“大家快点干,我们上午装一车,下午再来装一车,不仅能把这几天的损失补回来,而且今后也可以天天送两车,那就挣大钱了。”

李朝阳说:“不行,经理伯伯只答应我每天送一车,我们不能送两车。”

赵长生吼道:“你傻呀,你一个人当然只能送一车,现在我们是四个人肯定能多送,难道还怕王伯伯不收你的,一车一块二毛钱,有钱不知道要真是个大傻瓜。”

李朝阳也吼叫道:“我是傻,我是个大傻瓜又怎么啦,经理伯伯是为了照顾我家才让我每天送一车河沙,我为什么要贪心送两车?”

唐清正赶紧阻止道:“别吵好不好。长生,你有话难道就不能好好说,非要扯着个破嗓子吼才能说出来嘛,原来只有我们两个天天吵死的一样,现在又加上个朝阳,今后我们之间恐怕难得有安宁了。朝阳,你喉咙也小一点,既然经理伯伯要你送河沙,多送几车又有什么关系,何况前几天下雨又没送,难道就不能补回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