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96年,年仅14岁的她随学校的一名保安回到他的住所,随后开始10年被囚禁的生活,沦为性奴,吃喝拉撒睡都在一个小房间内。2006年,坦娅逃离保安的住所,最终将涉案保安告上了法庭。不过,案件的诸多细节一直没有公布。


坦娅直言,自己被囚禁时是一名问题少女。父母离异后,她和父亲一起生活,但父亲并不关心她。“我父亲甚至忘了他还有一个同一屋檐下的女儿。”


无法感受家庭温暖的坦娅决定离家出走。当她在学校楼梯上遇到身穿制服的学校保安托马斯·胡斯之后,坦娅觉得自己找到“归属感”。随后,坦娅“很听话地”被胡斯带回了家。


当时,坦娅非常信任胡斯,“他就是我能产生信任感的那种人”。她觉得“完全可以同比自己大25岁的男人建立某种关系”。


常常吃剩菜


胡斯的家距离坦娅的家只有3公里左右,他和父母以及儿子住在一栋两层小楼里。


坦娅随胡斯直接来到二楼,那是他的卧室。胡斯给她染发,起了新名字,自此,她每天几乎24小时就在这里生活。“那真是太可怕了,每周只有一次机会下楼洗澡。”坦娅说,吃饭的话“大部分时间我只吃花生酱三明治外加一根香蕉,还有一听汽水。有时,胡斯也会偷偷摸摸把家里吃的剩菜带上楼”。


频繁下楼上厕所是不可能的,胡斯给坦娅准备了一个用来“方便”的塑料桶。坦娅回忆称:“当时我被洗脑了,现在当然觉得那是一种侮辱。”


平时,胡斯的父母上班,家中无人,所以坦娅的生活相对开放一些。对她来说,最困难的就是假期。她记得一到圣诞节,就被胡斯锁在一个大衣柜里。“他伤透了我的心,我开始想家了,如果家人还记得我的话,我想回去。”


“每周两次,在寂静的夜晚,他把我带到地下室,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发生性关系。第一次我觉得很好,我认为我恋爱了,觉得这是我应该为爱胡斯做出的牺牲。”


“胡斯是魔鬼”


当胡斯觉得坦娅变得顺从之后,开始给她更多的活动空间。她甚至可以出门,但是胡斯警告她,“如果要跑,就会杀了你。”胡斯还对坦娅实施了“攻心战”。他说,坦娅是没人要的孩子,失踪这么多年已渐渐被人遗忘。


坦娅觉得这种生活同最初的“理想”相差太远。2006年的一天,她利用外出的机会,同附近一家商店的老板逐渐熟识,并对其讲述了自己的经历。老板得知这个瘦弱的女孩就是警方几年前搜索的失踪女孩之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随着警方的介入,坦娅获救。2007年,胡斯被法庭判处5年监禁,罪名是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干扰了儿童的健康成长”。


坦娅现在提到胡斯时,“恨得咬牙切齿”。在她眼中,胡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胡斯的父母在得知自己家中曾有一名性奴被囚禁时,感到“非常吃惊”。那10年,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察觉。



少女讲述十年性奴史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