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超级药丸”夜鹰曝光 服1颗3天不困

解放军最高军事医学科研机构的军事科学医学院建院60周年成果展上展示了600多项新技术新成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种叫做“夜鹰”的蓝色药丸,服用后可以保持72小时不困倦并且能够维持正常的思维和体能,最大用途将用于部队特殊任务。

以下为文字实录:

作为我军最高军事医学科研机构的军事医学科学院,在建院60周年成就展上集中展示了近些年研发的六百多项新技术、新成果和一批卫勤装备也首次亮相。

小到一粒药丸大到医疗房舱,整个展区涵盖了放射与辐射医学、防化医学、野战卫生装备和生物技术等数十个学科的研究成果。

这个蓝色的药盒里装的是他们为军队特殊研制的药品叫“夜鹰”,服用后可以保持72小时不困倦,并且能够维持正常的思维和体能。

王林(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员):最大的用途就是我们部队在完成军事任务的时候用,比如说我们部队的抗震救灾,防洪抢险,以及特殊情况下进行一些特殊的任务,要保持长时间不能睡觉,而且要保持正常的认知能力。

这个形似担架的设备叫移动式生命支持系统,用于平时战时重症伤员的现场综合急救。

孙景工(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员):这地方有供氧、有通气,还有呼吸、有输液,这些生命体征的监护,整个一个急救室。

担架虽小却是一个浓缩的重症监护病房,这个系统在汶川地震救援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简单便捷的野战装备,不但战时为部队提供多种卫勤保障,和平时期还广泛应用在各种突发情况下的救援和训练。

这是一个战伤救治训练模拟人,主要用于急救技术的培训,包扎、止血、通气、固定、搬运包括一些生命支持技术都可以通过它来模拟。

这是一套从单兵到班排乃至大型集团野外使用的净化水装置,它可以将野外水源变成可饮用水或医用纯净水。

孙景工:这是我们刚灌的泥浆水,你看看,还浑,还浑浊得很,经过这个过滤,就可以变成纯净水。

科研人员为我们展示的是单兵净水器。

记者:这水确实很清亮的。

孙景工:可以饮用,可以直接饮用。

这座野战房舱医院采用模块化设计,可以根据需要进行组合,展开后相当于一所二等甲级医院,可以同时进行四台手术,床位可达200张。曾在汶川、玉树地震救援中救治伤员六万多名,被群众誉为“生命方舟”。

首次亮相的生物检验机器人灵活机动,能够对特殊环境中的空气、水源、土壤和动物等进行采样与处理,现场完成化学毒物、病源、微生物的快速检测。

曹务春(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员):这是一个采样头,空气采进来进行浓缩,这一块我们可以有机械手,如果是固体的样品,机械手可以伸出来之后采集,水也是可以的。

除了陆地生物检验机器人,他们还研制出了生物侦查飞行机器人,它除了能够用于生物危害事件中的空中采样和侦查,还可以实时传输地面遥感数据进行高空搜寻。

央视新闻频道《新闻直播间》10月15日播出以上节目。

本文内容于 2011/10/16 10:44:47 被小编a3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与冰毒的药理是相同的,只是不良反应较轻,但久用也会上瘾,这个外军也都有。

 以下是引用sleepber 在第55楼的发言:
脱氧麻黄碱,即苯丙胺,俗称为“安非他命”,是一种神经中枢兴奋药,持续服用的人会明显地自信心增强、爱冒险、精神集中,同时,饥饿、口渴、疼痛等感觉也会减弱,甚至不想睡觉,目前多数国家已经将其列为毒品.

1938年,柏林的泰穆勒制药公司向市场推出,这种药物在纳粹国防军医院中的代号叫“OBM”,包装上贴着“兴奋剂”字样的标签,说明书上则说“吃1至2片,就可以不用睡觉”。1941年7月1日开始,该药物在纳粹国防军中被列为“限制使用药”,

报道这个的记者是白痴么?

这药的药理成分是什么您还真清楚哦,您砖家的很哦,张嘴就骂,您确定就是安非他命啊,您TM就是所谓真相帝哦,鄙视~!!就你啥都懂哦,如今能上网了,流氓也上个网白个度就是有文化的流氓了哦!!

我估计就是一种毒副作用相对小的兴奋剂,肯定对身体有坏处

不过对于士兵这样的特殊群体,在特殊时候服用,保证完成任务,副作用倒不重要了,要是打败了,当时就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后来的副作用

战场上,副作用的东西多了:心理方面的焦虑,恐慌,和悲痛,以及炸弹的声波气浪,就是这个都不算,漫天的灰尘烟尘对肺也不好……相对说,这个兴奋剂的副作用可以忽略

该用就用吧

321楼ml30348

这东西男人吃了女人受不了,女人吃了男人受不了,男女都吃床受不了,吃多了地受不了。

放心吧,军事医学科学院费老大劲搞出来的东西是要经过大量的数据分析、试验、观察的。兴奋是必然的,要不然成安眠了,只不过是平缓的、安全的兴奋,你死我活的关头起点辅助作用,不会让人发狂的,安全性和实用性是这个东西最基本的。

题外话:抗美援朝二次战役时,志愿军38军穿插敌后,长途奔袭,昼夜不停,在没路的大山中行军,大部份战士疲劳得走路中都能睡着(有一些战士因此跌落深谷),最后给敌人致命一击,扭转了战局(详见记实片《断刀》,很给力的,有当年老兵的亲身叙述)。当时没有这个东西,如果有的话就可以减少不少的损失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