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狼烟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栽赃除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79.html



至此,枪法就算练成了,至于精益求精,那得有时间的保证,得在将来在对敌中慢慢来完成,因此上急性子的老四夏雷急着要找鬼子报仇了。他有一阵子没摸飞刀了,总感觉打枪没有飞刀过瘾,因此上他第一个提出来,到了和鬼子大干一场的时候了?

唐小龙也认为可以离开了,不过他觉得应当找个适当的机会再走,比如找个打鬼子的好机会,也就是说最好临走时可以狠狠的给鬼子一家伙,那样才不枉鬼子“培养”他们一场;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他们暗暗寻找着可以狠狠敲打鬼子的机会。

只是没想到,机会还没等来,他们就差点出了事,迫得他们只好先“自卫还击”,离开的事便暂且搁浅了起来。


这天早上,唐小龙才起床,那个他救过的伪军全永平就悄悄来到他的身边,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很怕别人注意的样子?而他往下神秘兮兮对唐小龙说的话,则如惊雷般将他一时震得呆住了:“小队长,孙队长怀疑你是内奸,正准备向皇军告密呢?”

原来,全永平有个表弟叫潘利广,也在这个伪军里,是孙奎胜的心腹,只是他们平时不怎么来往;他得到信说孙奎胜要向唐小龙下手,因看全永平这阵子和唐小龙走的挺近,就好心的来提醒,让他离唐小龙远点;说唐小龙没几天好日子了,蹦达不了几天了,孙队长要收拾他了?让他看清形势,别跟着唐小龙受牵连,受连累。

而孙奎胜为什么要向唐小龙下手,正是因为他多事的救下了曹春生和全永平。

那天唐小龙救下曹、全二人后,孙奎胜觉得很没面子,感觉很窝囊,不但到手的四个大洋给唐小龙退回去了,还挨了小本太郎一顿臭骂。

回去后,他借酒浇愁,一边想着,这唐小龙近来“异军突起”后,他在皇军眼里的地位是每况愈下,小本太郎已好久未用正眼看他了,而这才是他寝食不安的地方,“这些没有人性的鬼子,最好卸磨杀驴了,哪天自己一个不小心,得罪了他们,弄不好就会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想到这里,他更加觉得惶惶不可终日,“怎么办呢?”他颓然的坐在椅子上,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愁眉苦脸的想着,就想起前几天无意间听手下说的一件事。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前几天孙奎胜从手下一个伪军的口里听到,说附近百姓传扬,前些天神秘失踪的一个班的鬼子其实是被四个天神杀了!他当时听了不以为然的摇摇头,真有天神,还能只杀一个班鬼子就罢手?干脆把这一个小队,不,干脆把天下的鬼子都杀了不就结了,省得老子还得天天战战兢兢的侍候着他们?

“四个天神?”孙奎胜迷蒙着眼睛自言自语道,又仰脖往嘴里倒了一杯酒,“没有空穴来风的事,难道是四个中国人干的事?”

“四个天神?”孙奎胜一拍大腿,“唐小龙那几个小子正是四个人?”

孙奎胜这么一想,越来越觉得唐小龙等几人形迹可疑,“有可能是他们干的?以前怎么没想到,现在怎么看怎么像他们?”

联想到他们以前的所作所为,他们当初是主动“自投罗网”的,目的不言而喻;关键是他们到这里后和我们这些人根本就不一样;看不到他们欺压百姓,鱼肉乡里;看不到他们吃喝嫖赌,坑蒙拐骗,无恶不作,这是最大的疑点!还有,打游击队那几次虽然他们都是貌似张牙舞爪,可根本就是雷声大,雨点小,不,根本就没有一点雨点?依我看,游击队就是被他们多次有意放走的!

他们是抗联,他们肯定是抗联!

想到这里,孙奎胜惊出一身冷汗,他赶紧将一个心腹喊进来,告诉他从今天起,派人严密监视唐小龙等四个人的行动,一有可疑之处赶紧向他汇报。


要说唐小龙混进伪军另有目的不假,但要说他是抗联可真是冤枉他了,他现在可是跟抗联一点瓜葛都没有。


伪军住地内,在送走全永平后,唐小龙右手背在身后,左手敲起额头,在屋子里转起了圈子,从他的脚步中可以看出他的自信和沉稳以及与年令不相称的老练;在转到第八圈时,他心里有了计较:“先下手为强。”

“姓孙的小子,我不弄死你我不姓唐?”唐小龙信心十足的冷笑道。


晚上,唐小龙在与师弟们做了一番精心准备后,猪八戒败阵——倒打一耙,先去小本太郎处告孙奎胜的状了。


“太君,太君,不好了,出大事了?”唐小龙似乎还挺有表演天赋,他一进小本太郎的房间就佯装惊慌失措的喊道。

“怎么了,唐君,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小本太郎不以为然的问道。

“孙队长,孙奎胜是土八路。”唐小龙上来就告状道。

“什么?孙队长是土八路,不可能!”小本太郎坚决的摇摇头。

“真的,他真是土八路?”唐小龙言之凿凿道。

“唐君,你的开玩笑,以后不要这样了,我知道你是在觊觎孙队长的队长的位置?你们中国人这点很不好,窝里斗,过些日子我给你提为副中队长就是;不过,前提是,”他哈下腰,神秘的说道,“得等你消灭游击队之后。”

“太君,我真没开玩笑,请听我说?”唐小龙急迫的说道。

“唉,那你就说吧?不过就像如若他来我这告你状一样,你们谁说谁的坏话我都不会信的。”老奸巨滑的小本太郎奸笑着说道。

“太君,为什么伪军没有战斗力,为什么他们总是作战不利?孙队长难疚其责?”唐小龙由轻到重,一点点点拨道。

“太牵强附会了,”小本太郎微笑着说道;他现在突然对中国人整中国人感到很有趣。

“为什么我们伏击游击队时,他们事先得到了信,从而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逃脱了?”唐小龙又污蔑出一条。

“这?”说实话,这个问题小本太郎一直没想明白;那次他们本可将游击队堵在山洞里一网打尽的,可不知为什么他们却跑了出来?而且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掉头又与他们迎头而遇。

“太君,孙队长即使不是土八路,他最少也是墙头草,两头倒,在给自己悄悄的寻退路。”看小本太郎默不作声,唐小龙又说道。

“空口无凭,你?”小本太郎疑惑的问道。

“我有证据,这一阵子我就发现他鬼鬼祟祟的,经过我的观察,发现了他们一处老窝,那地方可能是他们的活动据点?”

“什么地方?”小本太郎眉毛动了一下,有些感兴趣了。说孙奎胜是土八路,打死他也不信;可若说他脚踏两只船,他有些信,因为那时许多伪军都是这样子的。其实孙奎胜近期鬼鬼祟祟的,他多少知道一些,知道他不外呼是在偷偷吸大烟以及找女人,怕他发现给抢去;而纪律严明的鬼子兵一般对吸大烟不感兴趣。

“本村地主高康焕家。”唐小龙煞有介事的说道。

“扑哧”小本太郎忍不住笑出声来,暗道,“栽赃你也得会栽啊?姓唐的小子,你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高康焕就是想投奔八路,人家也得要他啊?他可是不折不扣的汉奸,他这辈子想当八路是没门了,他成分太‘高’啊!”

“太君不信,咱们去去便知?今晚我已得到消息,他们今晚上要在高地主家密谋,孙奎胜想另立山头,和游击队共同抗日。”唐小龙言之凿凿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