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70.html


信被打开了。信是用那种蓝黑墨水写的,长达数页。字迹非常清秀,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书写者严谨的性格。信是这样写的:

梁山:

此去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逢……

你派人送来的东西,我已看过,太贵重了,真的怀疑是不是你们抢来的。你的勤务兵解释说,这是那些土财主们和地方官们拍马屁送的,说是好让你们去打共产党。突然有一些悲哀,莫非你们这些热血男儿,从军就是为这些地主老财们上前线打共产党?你们的命就值这些?东西我没给父母看。爸爸虽然感叹大学教授的工资不及一个土绅,妈妈虽然抱怨中央银行的金圆券贬了十八倍,可是“外财”他们是不要的。这些东西,以及以往你送来的东西,都原封未动,等你从前线回来自行发落。

我不知道你们究竟打的什么仗。我倒不怕“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我相信你说的“日本鬼子都对付了,打共产党更是不在话下”。我忧虑的不是这些。

梁山,还记得我们初识的那天吗?你们开赴抗日前线,我们学校组织学生去欢送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当时的感觉,真的是令人振奋!那天晴而冷,爸居然也来了,一直在队伍中盯着你看。印象深刻的是两道浓眉,一双有神的眼睛。人家向我介绍你,讲了你在江西、在湖南、在缅甸抗日的战功,我还向你献了鲜花。后来我才知道,你居然也是上海人。而且我还听说,你父亲开的纱厂“八一三”毁于日寇的炸弹,你十八岁投军抗日,战场上杀敌无数,这些都给我留下了好印象。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悄悄的爱上了你。

但是,我也痛恨你们。我的痛恨不是因为上海的大米涨到三万多元一担,也不是因为饭店的鳗鱼涨到了五万七,而是因为这场可怕的战争。这战争让你变成了一部杀中国人的机器,你之所以连连提拔,并不是因为你在抗日战场上的表现,而是因为他们器重你消灭中国人的才能,还有你对付共产党的本事。共产党,听说是很不人道。按照你们的宣传,说他们非常可怕,什么共产共妻,我觉得大不可信。真正可怕的倒是我们的国民政府制造的种种惨案。自你去后,难道没有听说?上海的学生上街游行,要求抗日,要求实现民主,这有何罪?却被他们秘密逮捕,然后被秘密枪杀。还有过去的马叙伦、许广平、周建人,等等,难道这些都是假的不成?如今在上海,很多人都说抗战遥遥无期,内战不可避免,而且并不是共产党要打,是你们国民党一心要打,说什么“攮外必先安内”,真是岂有此理!

写到这里,你又要说我动摇军心。其实,你自己也未必坚如磐石。那天你在我爸那里看到一本有关钢琴的书,你叹口气说:我原本是有志学音乐的,结果偏学会了开枪。晚了!再学也是晚了!梁山,写到这里我想收笔了。如果你真要大打内战,我殷切地希望你当机立断,申请退役,不要再去开枪了。共产党,那终归是我们的同胞,回上海学习音乐不是更好吗?

信写得过于直白,你们的人看到又会摇头,所以不走邮局,由人带交,总不至于被查抄吧?如果你一时无法脱身,我请你在战场上多加小心,不要逞英雄,不要忘了江南有一个人在苦苦等你归来。

握手!

李月红于民国三十二年春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