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身为局长的马金厚最开始打算在教育系统内挑选一名最佳人选,但考虑到“兔子不吃窝边草”,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另选目标。


他一心想要个儿子


马金厚是辽宁省凌源市人,在凌源土生土长,是勤劳朴实的农民的儿子。他自幼勤奋努力、刻苦好学,经过十年寒窗苦读,终于走出山沟,如愿跨入知识的殿堂。中专毕业后,他成为一名山村教师。


随着时间的推移,颇具才华的马金厚经过不断努力,逐渐由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一步步地走上了凌源市教育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的领导岗位。在他主持教育局工作期间,教育系统的危房改造、楼房建设得以明显改善;教师素质、教师待遇得以明显提高;教学软硬件环境、教学质量得以明显提升。“马金厚”这个名字在凌源市教育系统,乃至凌源市城镇乡村,真可谓妇孺皆知,远近闻名。


不知从何时起,事业上很有成就感的马金厚却觉得自己的人生欠缺了什么,他的人生轨迹也渐渐发生偏离。原来,马金厚结婚后,由于各种原因,结发之妻未能为他生育一男半女。为此,马金厚抱养了自己亲戚家的一个女孩。后来,这个女孩长大成人后结婚出嫁。而此时的马金厚也已经事业有成,经济条件比较宽裕。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句话常常萦绕在忠孝伦理思想严重的马金厚的耳畔。而且,在马金厚的老家辽西农村有一种陋习,如果家里没有男孩,这家男主人去世后都不允许埋进自家的祖坟,只能把他单独埋到坟地一旁。能够有一个自己的亲生儿女传宗接代,就成了马金厚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最大心愿。


马金厚一心想要自己生育一个孩子。经过冥思苦想,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头脑中渐渐清晰起来——找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为其生育子女。


一开始,他想过到歌厅、洗浴中心等场所去物色人选。但他总感觉这些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女孩子靠不住,他一怕这样的女孩子骗了自己的钱,却不为自己生儿育女,最后落得鸡飞蛋打一场空;二怕这些女孩子大部分来自农村,大多辍学较早,文化水平低,即使她们能为自己生儿育女,所生子女智商也不会太高。再说这些女孩子接触面广,结交人员层次多,社会关系复杂,其所生子女很难保证就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接着,他又打算在教育系统内挑选一名最佳人选,但是由于系统内的同事之间相互接触多,都比较熟悉,这种事容易被发现。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作为一名有文化、有素质的局长,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开始另选目标。


目标锁定女大学生


马金厚深知,要想找到心甘情愿为自己生孩子的这样一个女人,自己必须要有钱养得起人家,不然人家凭什么愿意给你生孩子?为了达到拥有自己亲生骨肉的目的,马金厚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进行权钱交易,疯狂敛财。马金厚利用其所管辖的凌源市中小学危房改造、新建楼房等基建项目,在发包工程过程中,向承建工程方的有关人员索贿、受贿。马金厚还利用提拔、调转凌源市教育局所属60多所中小学校长及相关人员的机会,收受被提拔重用以及调转的相关人员的贿赂。


部分在农村中小学工作的教师或因工作、生活需要,或因向往城市优越生活条件,而欲调进凌源市内工作,马金厚利用他们的心理和自己手中的权力,收受乡村进城教师的贿赂。提高教师队伍素质,招考、引进、安置高等教育毕业人才,这样的机会马金厚也不放过,新步入凌源市教育系统的人员的贿赂他也收受。


据了解,仅查证属实的马金厚通过上述手段收受的各种贿赂款就达50余万元。当50余万元揣入腰包后,马金厚感觉在辽西小县城用50万元“借腹生子”足够了。即使遇上“胃口”大的女子再给十万二十万的也可以了,因为距离退休年龄还有11年时间,再敛十万二十万元钱,在他心目中不算什么大事。


积累了相应的物质基础,马金厚开始为实现自己的心愿寻找目标。2007年8月,这个目标出现了——一名就读于东北某名牌大学艺术学院的凌源籍女孩岳某,因为家境贫寒,负担不起近似天文数字的学杂费,于是找到时任凌源市教育局局长的马金厚,表示她想回到高中复读,好重新考取学杂费用较少的师范类学校。


真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望着眼前这个年轻漂亮,又有文化素质的女大学生主动送上门来,马金厚的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他力劝岳某回到艺术学院继续完成学业,并答应岳某在校就学期间的全部学杂、生活等各项费用均由自己足额提供。


不知马金厚如意算盘的岳某对此感激涕零,表示今后一定要好好学习,用优异成绩来报答马金厚的恩情。


私密关系终告破裂


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多,马金厚与岳某的关系逐渐融洽,他开始试探性地向岳某讲述一些自己奋斗的酸甜苦辣,让岳某对自己产生怜悯和敬佩之情。有了这样的铺垫之后,在一次马金厚向岳某提供学杂费的时候,赤裸裸地向她提出了要其做自己的情人,并为自己生育孩子的要求。


面对自己钟爱且即将完成的学业,以及即将到手且不可或缺的学杂费,又面对如此苛刻且有可能断送自己后半生幸福的交换条件,岳某一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但在马金厚三番五次的甜言蜜语、软磨硬泡以及金钱诱惑的进攻下,岳某最终投入了马金厚的怀抱。马金厚也过上了金屋藏娇,祈盼早生贵子的惬意生活。


起初,马金厚为岳某提供学杂费及生活方面的全部费用。岳某在学习期间经常往返于学校和马金厚的“金屋”之间,二人的私密世界着实很甜蜜。2008年7月,岳某毕业了,马金厚在邻近的县城为她租下了住房,两人从此开始长期保持情人关系。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年龄的差距、性格的差异、生活习惯的不同、各自心事的不一,使二人的矛盾不断出现,摩擦接踵而至。2007至2009年间,岳某曾两次为马金厚怀孕,但事与愿违,每一次马金厚都没如愿要到孩子。第一次,因岳某尚未完成学业而做了药物流产;第二次,又因发生意外造成流产。其间,马金厚还多次带岳某到处寻医问药,以便岳某再次怀上自己的孩子,过程中两个人也因各种矛盾分分合合了数次。


时至2010年6月,马金厚亲自起草了一份生子协议。但是,岳某对协议的内容,特别是马金厚为此付给她的补偿费金额非常不满,于是与马金厚发生争执,两人最终不欢而散,关系破裂。


这一次,岳某是彻底被马金厚惹恼了,她一怒之下将马金厚的行为逐级举报到凌源市、朝阳市、辽宁省纪委等部门。2011年6月8日,辽宁省朝阳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马金厚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万元。朝阳市双塔区检察院就马金厚案中暴露出的一些问题,及时向凌源市教育局发出检察建议。国庆节前夕,凌源市教育局将整改工作及建议落实情况向检察机关作了书面回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