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掌控 正文 第十七章:暗流涌动(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91.html


松竹商厦四层的服装商场响起了短暂而激烈的枪声,仅仅过了几分钟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声息,此时距离松井再次进入商厦时间刚刚过去十三分钟。由于松井把监视器丢弃在商厦里面了,警方无法得知松井现在的状况。听到枪声,警察们不由得也紧张起来,虽然说刚才看到松井的动作很敏捷,杀人的手法也是干净利索,但是毕竟是一个人。

“喂!你们现在可以上来了,根据我们的约定,我留下了一个活的,但是你们如果上来的太慢,这个活的可能就成了死的了,叫你们的狙击手给我滚开!我不是匪徒,白痴!就是三点钟方位上位于三井百货楼顶的那个笨蛋,不知道用狙击枪的时候不能正面对着太阳吗?!”忽然松井的臭骂声从商厦的宣传用扩音器里传了出来。

反町宗介愣了一下,然后把头转过去,看着特警队的队长,一脸的不善。

“豚鼠,你们可以撤回了,下次不要趴在那么明显的位置,回去叫那个三点钟方位的白痴到富士山野外生存一个月!”特警队队长也不傻,立刻拿起通话器语气严厉的下达了狙击小队撤离的命令,然后一脸我很无辜,我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看着反町宗介。

反町宗介只好无奈的对着天空翻白眼儿,然后撇了撇嘴,用眼睛狠狠的剜了一眼对方之后举起手挥了挥,身边的警察一窝蜂的冲进了大厦。黑色的警察浪潮中还有几个粉红色的小点儿,那是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根据松井所说的情况,如果他们再慢点儿的话,估摸着那个活的也差不多快死了,去晚了估计连录口供的机会都没了。

过了会儿,一身血迹斑斑的松井手里提溜着一支AK晃晃荡荡的从商厦的大门走了出来,经过他身边的警察都很自觉的给他让路--------R国是一个强者为尊的国家,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只要做的事情不是危害人民和国家的,那么大家就会尊敬你。

“松井先生!”大岛友三和小仓玉子迎着松井跑了过去。

“呃?”松井随手把手中的AK递给从身边走过的一名警察之后疑惑的看着两人。

“您好,松井先生,我们是朝日新闻电视台,刚才我们直播了您孤身解救人质的全过程,现在,面对全R国两亿三千万的观众,您有什么要说的吗?您已经成为了一名英雄,相信现在很多观众都想知道您现在的想法。”小仓玉子快速的说道,大岛友三把摄像机的镜头对准了松井。

“呃?玉子小姐,你是说现在是直播?”松井一愣,指着摄像机问道。

“是的,请看镜头,英雄。”玉子提醒松井。

“呃。。。。。。抱歉,这样的装扮就让大家看到了,我应该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接受采访才对,不过,美丽的玉子小姐直接就冲上来了,这还真让我有点儿受宠若惊呢。”松井貌似很尴尬的抓了抓脑袋,拍了一下身上满是鲜血的衣服后,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

“您太幽默了,没有想到松井先生对待匪徒一个样子,平时生活中却是一个腼腆的人呢,观众朋友们,看来英雄也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呢!”小仓玉子随机应变,立刻化解了这份尴尬。

“其实我不是什么英雄,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相信只要是R国的公民,在有能力的情况下,遇到这种事情都会义不容辞的挺身而出吧!我只是R国的后裔,虽然我现在是高卢人,但是我的血管里面流的却是R国的血液!这次回来我只是为了实现已逝父母的遗愿,虽然我很希望回国定居,但是很遗憾,我的签证快到期了。在这有限的时间里面为我的祖国做一点事情,实在是不值得夸耀,谢谢大家对我的赞扬,谢谢。”松井摆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慷慨激昂的说了一番话,至于他的内心?他可没这么想。

“如果不是有任务,那些警察我也顺手一起干掉,这样省事多了。不过嘛,现在正好是露脸的机会,这样可以引起多方面的注意,就更加容易把水搅混了。”这才是松井内心真实的想法。

“松井先生实在是太客气了,观众朋友们,松井先生的所作所为证明了我们R国是一个伟大而荣耀的国家,我们的子民都是这样正义的人,松井先生给我们做出了一个榜样!”小仓玉子顺着话往下接。

“呃,对不起,打扰一下,请问玉子小姐,我现在可以走了么?一身的血很不舒服呢!”松井看小仓玉子那副架势似乎还打算继续说下去,连忙装做不好意思的样子打断了玉子的话。

“啊,对不起,是我太失礼了!”玉子正感觉良好,忽然被打断觉得很不爽,再回头一看是松井,立刻转怒为喜,鞠躬道歉:“松井先生,您已经很累了,请您休息吧,不过,您过会儿可以接受我们的独家专访么?”

“这个。。。。。。再说吧,毕竟我还要给警方一个答复呢,可以吗?美丽的小姐?”松井彬彬有礼的露出一个纯洁的微笑。

“啊。。。。。。好的,您轻便。”玉子一瞬间僵直了,目不转睛的看着松井的背影,喃喃的说道:“帅哥啊。。。。。。好帅~~~~”

“喂喂,玉子,我们在直播。”大岛友三小声的提醒道,不过这段话也被敏感的麦克风给播送进了千家万户。

“啊?啊!对不起!”回过神的玉子大窘。。。。。。

“哈哈哈!看起来这个松井还是很有意思的嘛,小仓玉子这个主持人可是心高气傲的很呐,能让她神魂颠倒,而且还是个孝子,身手又很不错,恩,你们查到了么?这个叫松井的是不是真的没有任何家人了?”御茶彦隆的心情很好,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女儿现在已经安全的脱离了危险,另一方面则是松井的出现让他觉得看到了一丝希望--------如果松井没有什么疑点的话,让他成为女儿的贴身保镖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如果这小子的确不错,让他当个倒插门的女婿也是不错的选择呢!毕竟他已经没有父母了,就算想要自己的家业,那还不是他御茶彦隆的后代继承么?

“组长,松井浩男这个人从各方面的调查来看,的确是完全孤身一人了。根据我们在高卢的人员调查,他的父母在松井服役期间出了车祸意外双亡,松井在这样的打击之下申请加入外籍兵团,通过训练之后经常出现在各个战场,他所执行的任务基本上都是九死一生,如果没有估计错误的话,他申请那些任务只是为了求死。像一名武士一样光荣的死去,我想这可能是松井真实的想法。”御茶彦隆面前的一个幕僚低着头回答道。

“哦?前田,你认为他是这样的人?那么就是说,他其实内心里已经没有了希望,所以才会这样做的?”御茶彦隆板起脸很认真的问道。

“是的,组长,从心理学上分析,他这样的行为只能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是一个杀人狂,享受杀戮的乐趣,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当然,也有可能是一种自我催眠,认为自己是不死的勇士;第二种可能是由于至亲至爱之人的死亡,导致他万念俱灰,但是武士的荣耀又不能让他毫无作为的死去,所以他上了战场,奋勇杀敌,以求光荣的死去,但是往往这样的战士在战场上生存下来的几率是最高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到了现在他还活着。”前田次男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那么你认为如果给他一个希望,给他一个家庭的话,他会有什么样的改变?我看他不是那种以杀人为乐的人,屠夫没有那样纯洁的笑容。”御茶彦隆若有所思的用手轻轻地抚着下巴。

“根据情报反映,如果组长给他一个温暖的家,他将会誓死守护来之不易的家庭。但是,组长,我还是觉得这个人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巧合,在下斗胆进言,组长您的想法要慎重,毕竟一旦接纳他,山口组的未来就完全掌握在他手中了,万一他不是。。。。。。”前田次男谨慎的说道。

“住口!前田,这件事你不用考虑的过多了,你安排人去接触一下这个松井,如果他有意留在R国的话,我愿意帮助他留下。恩,如果这个人没有什么可疑的话,给他安排接触一下静子吧!”御茶彦隆呵斥了前田的发言之后语气缓和的说道。

“是,组长。呃。。。。。。如果小姐她不愿意的话,怎么办呢?”前田转身走到了门口,忽然又转回身问道。

“哼!”御茶彦隆闭着眼睛坐在那里,只发出了这么一个简短的声音。

“是,我明白了,请您放心。”前田次男微微一点头,拉开门走了出去。

松井此刻刚刚在警察的护送下到了自己居住的宾馆,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换下那身沾满鲜血的衣服,此时穿着洁白的睡袍端着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的是西京重案科科长反町宗介。

“嘶~~~咕,哈~~咖啡不错,反町宗介先生,你手下的警员泡咖啡的功夫真好啊!”松井轻轻地喝了一口咖啡,一脸轻松的对着对面同样端着杯咖啡的反町宗介笑道。

“托您的福,这种高档酒店可不是我们一般警察能住得起的地方,这种价格昂贵的蓝山咖啡也不是我们普通警察能够消费得起的东西,不是我们泡的好,而是咖啡本身就好啊!”反町宗介也笑着说道。

“反町宗介先生,我看我们还是不要进行这种不咸不淡的谈话了吧,您有什么事情还是挑明了说比较合适,如果一直谈论天气如何如何,国际局势如何如何的话,我想我们一周之内都不可能说到正题上的。”松井把咖啡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又点上了一颗烟,示意了一下反町宗介,看他摇头之后就把烟盒放回了桌子上。

“实话说吧,我们对您的身份表示怀疑。”反町宗介把咖啡也放回桌子,挥挥手让其他人退出房间之后,坐在沙发上抄着手盯着松井的眼睛说道。

“哦?可否说来听听?”松井的眉毛轻轻地挑动了一下,露出一个很感兴趣的表情笑道。

“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不隐瞒了。”反町宗介没有从松井的眼睛里面看到迟疑和退缩,只好先坦诚的说道,因为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他,眼前这个松井心理素质绝对是相当过硬的那种:“首先,您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巧妙了,为什么在这之前您没有到达事发地点,而偏偏赶在山口组大小姐在的时候出现在她的周围呢?根据我们的调查,山口组的大小姐平时是不怎么外出的,而且去松竹商厦只是一时兴起,如果您不是一直在跟踪她的话,您出现在那里的几率实在是小的可怜。”

“第二,您的入境时间似乎有点儿问题。根据我们的调查,您的入境记录上似乎有被改动的痕迹,您入境的时间应该比记录上的更早一些才对。我们核对了更早的记录,发现您在一个月以前就已经入境了,我不明白是什么人要伪造你的入境记录,很明显的,您的入境是不合法的。”

“第三,您以前的入境记录很可能也有问题,也许您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商场格斗的时候,您拔出了一把丛林王,而这种东西是不可能通过机场安检的,所以我认为您是非法入境。根据以上的疑点,我现在很怀疑您入境的目的是什么。由于您持有外国护照,我们不能在本国将您拘留或者逮捕,但是我们可以将您驱逐出境,所以,如果您有什么事情要办理的话,最好还是和我们合作,在不危害国家的情况下,我们也许不会管某些事。”反町宗介摊摊手,表示自己已经说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