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公河杀机背后:中国投入很大 却无力应对凶险

湄公河杀机背后:中国投入很大 却无力应对凶险

惨剧发生的船只(世界新闻报图片)

中国为打造这条“黄金水道”投入很大,但对部分流域的复杂凶险形势无能为力

蒙头、反绑双手、被枪杀沉河……十几名中国船员在泰国清莱府湄公河上惨遭杀害的消息让国际社会震惊,更令中国民众感到气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10月10日表示,云南省已暂停当地中国籍客货船只在湄公河的航运,敦促有关国家抓紧调查,力求早日查明事件真相,缉拿罪犯,维护澜沧江——湄公河航运的安全。中国驻泰国使领馆已开展前期调查,并及时跟踪事态进展。中国警方工作组已赴泰展开工作。《世界新闻报》特派记者也于10月12日专程奔赴泰国北部清莱府靠近“金三角”地区,亲身探访中国船员喋血异乡的案发现场。

本报记者目击河上搜救

《世界新闻报》记者抵达泰国清莱府清盛码头后了解到,惨案发生后,滞留在泰国的中国船员自发前往出事地点搜寻遗体和失踪人员。来自西双版纳海事处的人员也一直在现场协调搜救、亲属善后、滞留船员回国等事宜。然而,当地泰国警方只是从旁协助搜索工作,动作“不够积极”,这导致部分中国船员情绪比较激动。由于受客观条件限制,中国船员只能用橡皮艇充当搜索船。记者随船参与了一次搜索行动后,发现该船仅能乘坐五六个人,但中国船员仍旧坚持利用归国前的时间多找几次。

惨案发生后,仍有28艘中国商船以及164名中国船员滞留码头,此前一些船员因担心安全问题不敢启程回国。对此,专程从国内赶来协调工作的云南省西双版纳关累海事处处长奚永清介绍说,现在滞留船只都已开始装货准备返程。据称,中国商船返程事宜正在积极协商和联系当中,相信能很快回国。《世界新闻报》记者还了解到,湄公河沿岸各国政府将会展开合作,在沿岸一些高危地区派兵护卫,以保证中国商船顺利安全回国。

截至记者发稿为止,加上11日下午打捞起的一具遗体,已打捞出14具遗体,其中12人确定为中国船员,另外2人是被泰国警方击毙的毒贩。现在还剩下最后一名中国船员,也就是“玉兴8号”的船长仍然下落不明。

湄公河杀机背后:中国投入很大 却无力应对凶险

10月11日,“玉兴8号”货船停泊在泰国北部清莱府清盛县的湄公河水域。(新华网图片)

“黄金水道”的凶险

澜沧江-湄公河(以下简称“湄公河”)发源于中国青藏高原唐古拉山北麓高海拔的冰川地区,干流全长4880公里,在中国境内流经青海、西藏、云南三省区,出境后经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最终注入南海,是亚洲著名的国际河流,有着“东方的多瑙河”的美誉。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云南省政府和老挝交通部组成澜沧江-湄公河国际航道考察团,得出了发展湄公河航运“技术可行、经济合理”的结论。试航成功后,中国累计投资逾上亿元人民币整治了云南省境内的澜沧江航道,并于2000年同老挝、缅甸、泰国签订了更广泛的合作协议,最终将湄公河打造成拉动沿岸各国经贸往来的“黄金水道”,有效带动了中老缅泰四国农业、轻工、运输、造船、商贸、宾馆服务等行业的协调发展。可以说,开发湄公河,中国功不可没。然而,“华平号”和“玉兴8号”两艘货轮上十几名中国船员在湄公河上惨遭杀害的事实提醒人们,这条“黄金水道”并不太平。

与中国境内的风平浪静相比,湄公河流入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交界“金三角”区域后则显得暗流涌动,甚至潜藏杀机。山高林密的“金三角”地区不仅存在多股地方割据武装势力,也是一些反政府武装和贩毒组织的天然大本营。湄公河日益繁盛的航运贸易让一些武装势力和贩毒组织分外眼红。对商船进行勒索、抢劫以及武装贩毒成了湄公河上的两大痼疾。

湄公河杀机背后:中国投入很大 却无力应对凶险

10月11日,“玉兴8号”货船停泊在泰国北部清莱府清盛县的湄公河水域。(新华网图片)

据泰国媒体猜测,此次中国船员在湄公河上遇害可能就是武装毒贩下的黑手。

泰国《曼谷邮报》报道称,泰国警方曾与占据商船的贩毒分子交火,随后从船上搜出了几十万粒“冰毒”。报道据此认为,这可能是贩毒分子武装劫船运毒。还有媒体报道称,2008年也曾发生武装分子袭击湄公河上中国巡逻船、商船造成中国警员、船员伤亡的事件。显然,湄公河一直存在不稳定因素,而且很大一部分与“毒”有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问题研究所专家宋清润在接受《世界新闻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毗邻湄公河的“金三角”地区经济、农业不发达,贩毒武装活跃、各派武装势力较多。一些武装势力、贩毒集团“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导致违法犯罪活动频发。这样看来,湄公河跨国航运贸易繁荣的背后一直潜藏着不小的风险,此次中国船员遇害事件真是这种风险的血腥体现。

多方势力纠缠其中

随着经济的稳步增长,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经贸往来日渐繁荣。与较为单纯的双边经贸往来相比,以湄公河为依托的跨国航运贸易则复杂得多。中国在积极推动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的同时,也不得不面对纠缠其中的多方势力和矛盾。

目前,缅甸境内的民族割据武装派系林立,一些武装组织不仅同缅甸政府长期对峙,还因毒品等问题同泰国军警长期交恶,湄公河因便利的地理条件也就成了其拓展生存空间的工具。

中国船员遇害后,泰国媒体就援引泰国军方和警方的表态指出“由缅甸佤邦毒枭瑙坎手下的贩毒集团是在湄公河枪杀中国船员的幕后黑手”。

不过,缅甸佤邦随后声称,“事发的湄公河区域在泰国境内,属于佤邦人无法涉足的管制地区,此事件与佤邦联合军无关。”该组织发言人甚至反咬“泰国警方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并愿接受中国调查团调查。

湄公河杀机背后:中国投入很大 却无力应对凶险

被打捞上岸的被害人遗体(新华网图片)

活跃于“金三角”地区的另一股民族武装力量掸邦军也表示“愿意配合”。掸邦军于10月11日通过其所谓的新闻机构——掸族先驱新闻社表示出“愿意对湄公河上的袭击事件提供帮助”的意向。

由此可见,流出中国后,湄公河就面临多国共管、多方势力插手其中的复杂局面,这确实增加了中国商船的航行风险。

事实上,湄公河沿岸国家对航运安全问题并非不重视。泰国、缅甸和老挝就曾提出在“金三角”联合加强武装力量巡逻。宋清润对《世界新闻报》记者指出,这并非沿河各个国家(维护安全的)意愿不强,而是湄公河通航河段较长,尤其是靠近“金三角”地区的河段属于各国管控相对薄弱的区域,一旦出现突发事件,各国也是鞭长莫及,恐难及时到位。

宋清润进一步建议,湄公河沿岸国家应尽快建立并完善沟通机制,通过联合巡逻、分片巡逻或划定巡逻区等模式,通过加强合作让“黄金水道”既通又畅。

跑船客人心惶惶却难舍黄金水道

10月10日,中国方面暂停了中国籍客货船只在湄公河的航运后,出现了一些关于湄公河航运前景的悲观论调。一些老船员甚至将湄公河上某些匪盗活动猖獗的水域称为“魔鬼地区”。不少湄公河上的中国“跑船客”表示要改行,还有外贸公司想放弃水运。还有滞留泰国的中国船员对《世界新闻报》记者表示,虽然大部分在湄公河航行的船只都遭遇过打劫和恐吓的事件,但是类似这样的惨剧还是第一次碰到,许多人都因此而受到惊吓,表示“如果这次能够安全回国的话,再也不会从事(湄公河)河运工作”。不过,也有人认为让“跑船客”完全放弃湄公河上的饭碗也不现实。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问题研究所专家宋清润在接受《世界新闻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考虑到湄公河流域陆路运输条件差、空运又不现实等因素,湄公河航运仍旧是最方便、性价比高、物流量大的途径,具有不可替代价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