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30.html


017 县长结盟


这几天,尚义县警察局长汤和林很是郁闷。前几日有警察和保安团士兵斗殴还未平息,今日又发生一起。起因是警察在保安团士兵的眼皮底下殴打老百姓,士兵上前劝了几句,警察未听反而恶语相向,双方交手,后来又各自找来帮手,一场混战,万幸倒是没有死亡,但警察可就惨了:四十多人轻伤,二十多人重伤。而保安团只有十几个轻伤。警察们自己也在纳闷:保安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打了?汤和林也在寻思:怎么平息这件事,真是头疼。原以为赵永刚那小子的靠山走了,自己上面还有人,还可以抖一抖,谁知这小子不知怎么又靠上了秦秘书长,真是憋气带窝火。

正当汤局长窝火的时候,赵永刚在团部是暴跳如雷,对这几个部下大骂:“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训练这么长时间,还被几个黑狗给打伤了,我为你们丢脸,你们不是我的兵,保安团里没有你们这样的孬种。”老文上前劝道:“团长,我分析这几个弟兄被打伤是因为没有使出全力,害怕打死了人,给你惹麻烦。”赵永刚冷冷的问:“是这么回事吗?”其中一个上前报告“团长,那些黑狗也是官家的人,我们是怕……”“怕个屁,以后再是遇到祸害老百姓的黑狗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我兜着。”下面的几个听到此话个个精神抖擞,摩拳擦掌,好像马上出去和黑狗打一架,以证明自己实力似的。老文又说:“团长,这么做,上面知道怕是不好。”赵永刚咬牙切齿地说:“我早就想收拾这个警察局了,好事不做,坏事做绝。这次借此机会……”说着又停了下来“你们几个下去吧,去找卫生队何队长,好好看看。下次再碰到此类事情……”众人齐说:“往死里打。”赵永刚满意的点点头,“你们记得,凡是祸害老百姓的,尽管出手,不必顾忌。”众人脸上露出喜悦之情“遵命,团长。”还有的说“团长,您瞧好吧。”

待众人走后,文参谋长有点担心地说“团长,这样做是不是早了点。”赵永刚沉声说道:“一点也不早,我们想要在尚义站稳脚跟,这些害群之马必须清除,快刀斩乱麻,以势压人,震慑那些宵小不敢乱动,取得老百姓的支持。另外,我这么沉不住气,意气用事……”老文接着说:“上面也好放心。”二人四目相对一切都在不言中。

在赵永刚的支持和纵容下,保安团士兵抓住警察的痛处恨恨地收拾了几次,警察基本上都被打了个半死,这也是文参谋长格外关照的,打可以,不出人命就行。这段时间尚义县街头出现了一个怪现象,以前在街上耀武扬威、为非作歹的警察们突然不见了,代之维持治安的保安团士兵个个和蔼可亲、笑脸相迎,甚至出现了百姓为执勤的士兵端茶送水、问寒问暖的军民鱼水之情。赵永刚也在感叹:只为了老百姓做了一点点应该做的事情,就得到了如此热情的回报,自己也很汗然。为此张垣的《察哈尔日报》还连续刊登了此次事件的专访,报道了《警察如此为哪般?》、《百姓为士兵送水背后的故事》等系列报道,他们走访保安团官兵、地方百姓和政府官员,这些人纷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无一不对保安团官兵赞口不绝。这件事引起了省府主要人物的关注,下令彻查。当然这事是通过政训参谋王正鹄找人办的,赵永刚知道,舆论这事他们办起来最是得心应手,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况且这次主要是为了扳倒警察局长,这个局长清党也是不遗余力的,对方也正好借赵永刚之手拿下他,再换上一个,兴许比他强得多。一支笔,几张纸,就把这事轻松地办了。赵永刚自己通过这件事也意识到舆论力量的强大,作用发挥好了,无疑又添一支奇兵。时隔不久,经过调查确认后,汤局长被调职,省府决定由县政府推荐局长人选。

这不,唐县长急匆匆地赶来,征询赵永刚的意见。他知道,这个位置自己也很想派心腹接任,但没有保安团的支持,那是寸步难行啊,汤局长的下场就是很好的证明。这个人做事周密、狠辣,还懂得利用舆论的力量,不简单。还是合作对自己有利,打定主意,直奔保安团部。

老远地见到赵永刚,唐县长就喊:“打扰赵兄了,唐某有事特来请教。”“唐县长这么说可折杀赵某了,什么事,请说。”唐敬轩琢磨了一下言词,清理了一下思路,说道:“赵团长,由于汤和林的离职,警察局长的位置一直是悬而未决,这对尚义的治安和稳定有很大的影响,敝县也是心急如焚。恰逢上头让我们推荐人选,您看我对这方面不太熟悉,您手下能人众多,是否能推荐一二?”赵永刚心想:老唐这是输诚还是试探?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野心,还是真心想把权力拱手相让?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警察局长是一个县的重要部门,是县长的下属,如今他让自己推荐人选,无疑是想把这个要害地方交给自己,是忌惮自己的实力还是背后的靠山,还是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另外马匪被自己剿灭了,这或许是变相的报答?也不像,还是多观察,多听听他在说什么,再看看就知道了。

“哈哈,唐县长,尚义的治安有保安团在,你尽可放心。兄弟手下是有几个人,但一个萝卜顶一个坑,走不开呀。”唐敬轩听了,心头暗喜,转念又一想,不对劲。什么尚义的治安有保安团在,就可放心,这是在向我示威啊,即使自己的人上了位,没由他的支持还不是像汤和林一般的下场。还放心呢?最令人不放心的就是你,但这话是万万说不出口的,‘有保安团在’这句话才是核心,其他的话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保安团迅速剿灭马匪,全县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力赞保安团在赵团长您的带领下指挥有方,部队战斗力强大,都说有保安团在可以高枕无忧了。这次由赵兄推荐警察局长人选也是众望所归,社会各界的心愿。”唐敬轩此时已打定主意,不再插手武装力量范畴。他也在想:这个赵团长打仗和训练士兵都有一套,几乎是一盘散沙的保安队,在他到来之后,经过调整训练,部队战斗力急速上升,马匪迅速被消灭,由此可见一斑。另外在其背后还有诸多的强劲靠山,有钱、有人、有实力,高升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自己行政管理能力还可以,他在这方面缺人,何不仅仅靠住他,他升上去了,怎么也能拉自己一把。

“多谢各位父老抬爱,赵某实在是受之有愧啊。”都把各界人士抬出来了,这个唐县长还不是不是一般的能说。

“还望赵兄莫再推迟,有朝一日高升,莫忘父老乡梓。”唐敬轩起身一抱拳,盛意拳拳,言辞恳切,同时也没忘点了点赵永刚。

赵永刚狡黠地一笑,什么‘莫忘父老乡梓’主要就是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他唐某人就行,想到此处,起身上前“借唐兄吉言,兄弟有朝一日在堂,定然不负唐兄。”说完站起走到唐敬轩面前,双手相握,四目相对,哈哈大笑起来。唐敬轩的隐晦输诚被赵永刚接纳,二人的心情大好,又挨着坐下来继续研究警察局长的人选。

“赵兄你看……”“叫我子明吧,这样随意些。”赵永刚打断了唐敬轩的话,以示亲近之意。“子明,你看着人选……”赵永刚歪过头淡淡地说“你看叶维道怎么样?”唐敬轩听得眉毛一挑:暗赞,真是高明。叶维道原来是县保安大队长,改编后成为保安团预备营营长,职位相当,又是本地人,人头熟,地方情况也熟悉,最重要的他不是赵永刚的嫡系,刚刚投过去不久,就被委以重任,这是明显的信号,证明他用人不拘一格,不以嫡系为主,这对以后招揽人才作用极大,就是对自己的触动也是很大。另外对上面印象也会很好,至少吃相不是那么难看,不在意别人感受一味发展自己的实力,怎么说也会引起上面的猜忌,此举正好迎合上面的心里,同时对地方也是一种安抚。虽说汤局长为人不怎么样,但被赶走,大家都不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这样一安排,完全消除了众人的顾虑,都会认为是汤和林的个人行为不捡,放任部下而惹怒人家,就不会把怨气放在赵永刚的身上,消除潜在的不良影响。

想到这里,唐敬轩心中折服,站起来鞠了一躬,现在他已完全放下县长的架子,心悦诚服:“团长高明,卑职佩服。”从此决定死心塌地地跟着赵永刚干了,这样的胸襟、心计和能力值得追随。“老唐,客气了。别这么外道了。赵某有敬轩相助,何愁大事不成?”说完伸手虚托,接着又说“老唐,你也知道我想打鬼子,以后政务上的事就麻烦你多多费心了。”这是在交底,也是在告诉对方,只能把精力放在政务上。唐敬轩心神领会:“谢团长,敬轩自当竭尽全力,不负所托。”双方对这次谈话都感到满意,唐敬轩在政务上有了赵永刚的支持会更好施展自己为国为民的抱负;而赵永刚有了唐敬轩的全力协助,会在以后粮食、兵源等问题上顺利得多,通过唐县长的桥梁,可以接触到社会各界人士,可以扩大保安团的影响,还拿到了警察局的实际控制权,方便以后自己行事,可谓皆大欢喜。

到了第二天,叶维道急着求见。一进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哽咽着说“感谢赵团长……”赵永刚断喝:“你马上给我起来。”来自于后世的他很不习惯这样的行为,虽然现在是对方一种效忠的行径,但心理上还是很不舒服。“男儿膝下有黄金,只可以上跪天地下跪父母,我不希望我用的人除了就会磕头,一无是处。”叶维道听到此话急忙站了起来,再不起来就会被看成废物了,这对于自己可是大大的不利。忙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聆听赵永刚的训示。

赵永刚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唐县长已经同意,你作为警察局长的唯一人选上报了。”警察局作为县政府下辖的部门,给予唐县长必要的尊重是应该的,但是最终还是要听自己的,想到这里又说“上面我已找人疏通了,估计问题不大。”叶维道又是一脸感激“感谢唐县长。谢团长栽培,提携之恩没齿难忘。卑职一定好好干。”还行,还知道轻重缓急,一点就透,也没白费自己心思。便懒洋洋地问“打算怎么干呀?”叶维道又是一个立正“还请团座训示。”赵永刚站起来用手指着叶维道“你给我记住了,就二点。第一,不能再祸害老百姓。再有这样的抓住后立刻枪毙。”叶维道听后心里一哆嗦,这活儿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好干呢,万一做了,岂不立马人头落地,还是收敛一些,小心为妙。“老百姓是保安团粮食和兵源的保证,谁要是再祸害老百姓就是和保安团作对,和我赵某人作对。”赵永刚心想:也不用和他讲大道理,说明恰当的理由就行。叶维道连说“不敢不敢。”心想:在尚义的地,那个会吃饱了撑的,和保安团作对,找赵团长的麻烦,那不是寿星佬上吊——嫌命长了嘛。“第二就是做好本职工作。警察是干什么的,就是要保证一方百姓的平安。我为原来警局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那是一帮披着警察外衣的流氓、土匪,尽做些祸害老百姓的事,人人共愤。”叶维道见机忙说“以后一定不会,不会的。”“警察就是要把那些偷盗、抢劫、强奸、杀人、放火之类的罪犯绳之于法,还社会一个安宁,保一方百姓平安。”听得叶维道如小鸡吃米一样,频频点头。“另外还要密切注意鬼子和汉奸,发现情况立即报告。”叶维道犹豫着问:“那赤匪……”赵永刚冷冷地说“注意你的本职工作。”担心这小子瞎想,又补充道:“现在鬼子逼近,大敌当前,有的事儿别做绝了,万一都联合起来打鬼子,以后还怎么见面,睁一眼闭一眼得了。”想想又说“找文参谋长要点人手,新官上任没人帮忙怎么行。”叶维道表示明白,又说些万分感谢、肝脑涂地之类的话语,满意地告辞离去。心想:自打原来的大队长死后,自己由副大队长转正,保安团收编后当上了营长,如今即将成为尚义县警察局长,那可是县里数得着的头面人物,如今更是傍上了保安团赵永刚的粗腿,那可是县长都得低头的人物。以后把这位爷伺候好了,飞黄腾达那是指日可待,想着想着哼着小曲,连走路都轻飘起来。

赵永刚也在想:这二人都需要时间观察,使用侧重不同,唐县长是以利诱之加入的,他是看好自己的发展前景和背后势力。如果自己一路向上,他肯定会步步紧随。假如自己那一天倒下了,那就不保了,反戈一击他这么精明的人不会去做,至少不会再跟着自己了,可以重用但不是信任。叶局长别看人不怎么样,但他会紧紧跟随自己,因为它背后没有什么靠山,局里还有自己派去的人员,不跟住自己,有点风吹草动得先完蛋,可以恩威并用。所以,最为倚重的还是手下的保安团以及陆虎这些军官团。这是以后安身立命、升官发财、扩张势力、抗击日寇的本钱,军权必须时时不能放松。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句话太祖说的太精辟了。委员长也深谙此道,一个黄埔军校使他在中国大陆及台湾统治了几十年。这个年代没有枪,就是一个小瘪三,碰到路人甲看你不顺眼都会踩上几脚,更可况是对手。

县政府的投靠、警察局的掌控,在尚义县赵永刚基本上算是土皇帝了。党、政、军、警、经,五样大权已掌握三样,尚义县现在还没有党部,中统和军统的势力还没有伸进这个偏僻小县,暂时还不用太费心。现在就差当地经济还没有到手,得琢磨经济问题了。土地目前在是不能碰,减租减息工作太敏感了,时机未到,等等再说。垄断矿产业?技术力量和人手又不足。这里贸易的主要对象是蒙古、山西和平津,弄什么东西好呢?切入点又在哪里呢?赵永刚又开始了在屋里转起了圈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