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51.html


第六十二章 走访村子探病

三人来到大厅,燕子夸道:“逍遥你真厉害,把孩子的病治好了”。

逍遥摇摇头说:“不;孩子只是退下高烧而已,瘟疫之病还没有治愈”。

燕子转喜为忧问道:“嗄~~~这么说孩子现在还是很危险咯”?

逍遥点头说:“是的;我们得尽快想办法治好孩子的病才行”。

无痕问道:“这奇怪的瘟疫需要用什么方法才能医治”?

这时小紫也走出来到大厅坐下。

逍遥解释说道:“根据我的了解;瘟疫是由一些病变引起的传染病。一般由天灾造成气候的变化引起动物产生病变或导致人们直接染病”。

小紫也说道:“没错;据书籍记载:‘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四时皆有疠疾,春时有痟首疾.夏时有痒疥疾.秋时有疟寒疾.冬时有漱上气疾,季春行夏令;则民多疾病’。瘟疫一年四季皆可发生,原因之一是由于时令之气的不正常,是由“非时之气”所造成”。

无痕问道:“医书上有没有记载如何治疗瘟疫的有效方法”?

逍遥接着说:“昨夜我翻看《黄帝内经》查阅,里头说道:五疫之至,皆向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厥阴不退位,即大风早举,时雨不降,湿令不化,民病温疫,疵废。风生,民病皆肢节痛、头目痛,伏热内烦,咽喉干引饮。只要“正气存内”,就能“避其毒气”。《黄帝内经》虽有防止瘟疫之方,却无治疗瘟疫之法”。

燕子说道:“不管怎样;我们都要把村民的病治好,总不能视而不见吧”!

逍遥同意说:“这个当然;我会尽全力把村子这奇怪之病弄个明白”。

无痕问道:“那么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逍遥扇着扇子说:“我们先到村子里去走走,看能不能找到瘟疫的病源。一来防止更多人染病,二来好进一步观察瘟疫的情况”。

老村长走出来问道:“几位是要出去吗”?

逍遥回道:“是的;我们需要到村子里走走,以了解更多瘟疫之事”。

老村长拄着拐杖说:“既然这样;老朽带你们去吧”。

小紫回道:“不用麻烦村长爷爷了;我们自己去就可以了,您还是留下来照顾小孙子吧”。

老村长接道:“孩子喝了点粥已经睡下了,你们初来乍到,对我们这里不熟。还是让老朽带你们去方便一些”。

四人听老村长这么说,倒也没错。于是老村长带着四人离开家门,开始走访其他村民家。

路上逍遥问道:“村长爷爷;请问村子里饮用的水源来自何处”?

老村长边走边说:“我们整个长寿村吃的水,都是村里的井水打上来的”。

逍遥又问:“全村有几口井呢”?

老村长回道:“全村上下只有一口井”。

无痕问道:“我们要不要先去看看井水”?

逍遥摆手说:“既然全村只有一口井,我们就不用去了。若是水源有问题,应该是全村的人都会染病才对”。

众人一起点点头表示逍遥分析得有道理。走了一会;大家看到不远处有位先生打扮的年轻男子正愁眉苦脸地坐在院子前。

老村长说:“他就是老朽昨晚所说的钟书生,走;我们去跟他打个招呼”。

众人直往钟书生的院子走去。

大家走到院子大门,老村长开口对钟书生问道:“钟书生;怎么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坐在这里呀”?

钟书生见到老村长回道:“老村长好;不知近来身体可好”?

老村长笑着回道:“有劳钟书生挂念了;我这身子骨还算硬朗。怎么你好像心事重重呀”。

钟书生低头无奈说:“唉~~~许姑娘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老村长连忙给大家介绍说:“哦;对了,这几位是从东土大唐来的。这位就是钟书生,平日里专门教导村子里的孩们们学习”。

逍遥合上扇子对钟书生行礼说道:“原来是夫子先生;晚生逍遥生,您称我逍遥便可”。

无痕介绍说:“在下水无痕,先生叫我无痕就行”。

小紫说:“我叫赵紫姻;先生我小紫就是”。

燕子也说:“我叫雲菲燕;先生叫我燕子吧”。

钟书生也回礼说:“哪里哪里;我也只是个学习生而已,只能教孩子们一些简单的知识。谈不上什么夫子先生”。

老村长接着说:“逍遥公子可是位大夫,或许可以帮忙看看许姑娘的病情”。

钟书生听村长说逍遥会医术,高兴问道:“既然逍遥公子是大夫,可否给许姑娘看看”。

逍遥回道:“当然可以”。

钟书生说:“你们跟我进来”。

众人进入屋子,来到许姑娘的房间,许姑娘的病情和老村长的孙子一样。

逍遥给许姑娘诊断了一会,之后对大家说:“许姑娘的病情和村长爷爷的小孙子相同,仍然在发着高烧,看来是同一种疾病所致”。

老村长对钟书生说:“逍遥公子可厉害了;昨晚我的小孙子服下他抓的药今早就醒过来了”。

钟书生一听脸色大悦说:“请逍遥公子也开几幅药给许姑娘服用吧”。

逍遥点头说:“嗯;不过这只能让许姑娘的烧退下而已,并不能完全治愈这疾病”。

钟书生说道:“这样也无妨,总比什么都不治好些”。

逍遥明白回道:“那先生现在就跟我们去抓药吧”。

钟书生说:“抓药之事不用麻烦几位跑一趟了,公子只需开个药方我自己去抓便可。我虽不懂医术但是对于药材方面也略知一二,所以公子不必担心”。

大家这会才想起老村长昨晚说过钟书生会抓药之事。

逍遥点头说:“这样也好,就有劳先生亲自抓药了”。

钟书生礼貌回道:“哪里的话;该是我多谢公子替许姑娘诊病才是”。

逍遥回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逍遥给钟书生开了张药方,之后大家话别就离开了。

老村长边走边给四人介绍说:“那家是村子里的铁匠铺;那家是本村的布店;再往前面一点呢,是村子里的酒馆。不过后来因为瘟疫之事都没有开张了,所以如今的村子显得有点冷冷清清的”。

无痕说:“村长爷爷不用担心,相信这一切都会过去了”。

老村长说道:“但愿如此吧,不过几位的到来倒是让老朽宽心了不少”。

逍遥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现在村子里染上瘟疫的人,此时都应该在发着高烧”。

燕子着急说:“那我们赶紧去看看其他村民的病情,给他们开药退烧吧”。

大家走到铁匠铺,老村长说:“我们进去看看祥铁匠怎么样了”。

老村长敲门问道:“祥老板;祥老板在家吗”?

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回道:“是老村长啊;进来吧”。

大家进屋后看到一些耕作的铁具用品,一个大火炉建铸在墙角位置,已经有几天没烧过火了。一个满脸胡茬的男子边咳嗽边从房间里走出来。

老村长问道:“不知祥老板的身体可有何不适”?

祥老板边咳嗽边回道:“这几天是不太舒服,大夫又不在了,没办法呀”。

说完祥老板又咳嗽起来。

老村长说道:“这几位是从东土大唐来得,逍遥公子是个大夫,让他给你看看吧”。

祥老板一听高兴说:“真是太好了;有劳大夫了”。

逍遥礼道:“祥老板客气了”。

说完逍遥给祥老板把了一会脉,把完脉逍遥说道:“祥老板只是染上风寒,并无大碍。晚生给您开几幅药,服下后便可痊愈”。

祥老板谢道:“多谢大夫了,可惜我这连茶水都没法招待你们,真是过意不去”。

无痕回道:“祥老板言重,眼前的状况我们能够理解”。

逍遥说:“那我们就不打扰祥老板歇息了,药稍后我们便给您送来”。

祥老板送道:“有劳大夫了;几位请慢走”。

众人离开铁匠铺走在路上,迎面跑来了一位姑娘。

姑娘对老村长问道:“老村长;我听钟书生说我们村子里来了大夫,是真的吗”?

老村长给姑娘介绍说:“没错凤凰姑娘;这位逍遥公子就是大夫”。

凤凰姑娘对四人行礼道:“凤凰见过几位;我爹的病现在越来越言重了,请大夫帮忙看看吧”。

逍遥听后点头说:“好;请姑娘带路”。

众人跟着凤凰姑娘往她家里走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