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在南海布下连环局 专家称掀不起大风浪

钓鱼岛

10月11日,正在中国访问的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同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举行会谈。在谈到南海问题时,双方强调将妥善处理海上问题并保持沟通对话,不使有关问题影响两党两国关系和南海和平稳定。就在同一天,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出访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三国,而他此访的一个主要目的,却是联合东南亚国家推动南海问题的所谓“多边解决”。《世界新闻报》驻日本记者注意到,近一个月来,并非主权声索国的日本,却在敏感的南海问题上表现亢奋,和东盟有关国家打得火热,做出构建“联合阵线”对抗中国的高姿态。有关专家认为,日本对南海问题的介入,长久以来被人们忽视,而事实上,经济命脉和大国之梦均系于南海的日本,早已在这块资源之海布下了一个连环局。

出手南海暗指东海

10月份,执政刚满一个月的日本新内阁,进入了外交活动的忙碌期。新上任的外相玄叶光一郎11日抵达新加坡,开始为期5天的东南亚之行。除去同新、马、印三国加强经贸及新能源技术合作外,玄叶此行最受日本媒体关注的,是他将同印尼方面就“海洋安全保障问题”进行沟通和协商。

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说,日本政府正在筹划与越南和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一起,建立一个有关南海主权问题和保障航行安全自由的协调机构。野田佳彦首相预计将会在11月召开的东亚峰会上提交相关提案。而玄叶将就提案内容同本届峰会的轮值主席国印尼进行前期沟通,如果双方能够达成一致,提案便有望顺利通过。共同社则称,“这意味着日本准备全面介入南海问题。”

在这之前,日本已经自行划入了南海主权声索国的队伍。9月底,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访问日本,两国元首在会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中称:“日菲两国都认为,连接世界和亚太地区的南海的和平与稳定至为重要,需要保障南海的自由通行。为此,日菲两国都希望尽早制定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南海行为准则。”10月7日,日本防卫相一川保夫在会见越南驻日大使阮富平时强调,为确保船只在南海海域的安全航行,日本和越南将加强合作。

长期研究南海问题的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学者张明亮注意到,日本跟越菲两国“越抱越紧”,共同推动南海问题国际化,这种态势是此前少有的。“过去日本介入南海多是事实性的介入,比如参与石油开采,如今其介入方式已经上升到政府层面,这种动向值得警惕。”张明亮对《世界新闻报》分析说,这很可能是日本有意形成南海、东海两翼策应之势,借扩大南海问题的国际影响来给中国的东海政策施加压力。

张明亮指出,当前外界一直在质疑中国在南海与东海问题上持“双重标准”。像日本和菲律宾等国就批评中国在东海问题上坚持大陆架原则,即以大陆架为划分领海及岛屿的依据,却在南海问题上拒绝菲律宾等国提出的大陆架原则,主张以历史所有为依据。“南海和东海有联动效应,从日本的角度来说,将有关南海问题的争议和质疑摆上国际台面,会让中国的海洋政策陷于被动。”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杨伯江也用“策应”一词来分析日本的战略考量,但他认为这种“策应”是为了避免日本在东海陷入孤立。他对本报记者表示,日本近来感到中俄两国在东海频频宣示主权的巨大压力,日本希望借南海问题升温之势转移矛盾焦点,以此牵制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动向。

隐藏很深的重要角色

对于日本而言,南海不仅是缓解海上压力的缓冲区,同时也是价值巨大的战略要地。

南海连接着有“世界海运咽喉要道”之称的马六甲海峡和可以直通内陆的台湾海峡。马六甲海峡——南海——台湾海峡这条航线是日本进口中东石油以及日本与东南亚国家、欧洲、西亚与非洲国家贸易往来的必经航线,堪称是支撑日本经济发展的“能源与经贸大动脉”。另外,南海周边国家中,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文莱等国,都与日本保持着经济贸易往来,这些国家在为日本提供大量原材料的同时,充当着日本产品消费国的重要角色。

张明亮注意到,日本在南海绝不是“边缘角色”,而是一个隐藏极深的重要角色。“二战时日本就侵占过南海诸岛,现在太平岛上还留有日本战时修筑的栈道。而日本在南海采油也有很长的历史了。可以说,日本介入南海的程度比美国还要深。”

中国国土资源部的数据显示,南海有含油气构造200多个、油气田180个。按照最为乐观的估计,南海地区潜在石油总储量约为550亿吨,天然气为20万亿立方米,绝对堪称“第二个波斯湾”。早在1978年,日本就与越南达成协议,就南海海底石油开发进行合作。越南已经开发的白虎油田、青龙油田、大熊油田、东方油田的勘探开发历程中,几乎都可以看到日本石油企业的身影。

有分析指出,相比美国,日本此前较不愿意支持东南亚国家推动南海争端国际化,但近来这一立场有所松动。这一方面是日本配合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表现,另一方面则是日本对中国在东南亚影响力加大的警惕。日本担心在中国的外交努力下倘若南海问题通过双边渠道解决,会影响日本在该地区的利益,所以一定要趁早抢占主动权。

还有分析认为,中国近些年加大在南海的维权力度,是日本介入南海问题的直接动因,因为日本担心中国掐住其航运生命线。

欲将东盟拉进自家体系

分析人士指出,南海不仅是日本的资源命脉,也是日本海外扩张的必经之路,南海周边所在的东南亚国家都是日本开展对外经济贸易的传统重点地区。在南海问题上靠拢这些国家,有利于日本加深同东盟国家的关系,夺取东亚整合的主导权,抗衡中国的地区影响力。

近年来,日本同东盟的关系逐渐升温。数据显示,日本对东盟国家的直接投资一直处于前列,两者间的贸易往来也日渐频繁。东盟与日本在2010年的贸易额达到了约2220亿美元,与2009年的1609亿美元相比实现了迅速增长。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主导的开发援助(ODA)不仅为东盟吸引了众多的日本民间投资,也在东盟培植了重要的“亲日势力”。

为加深同东盟国家的传统友谊,日本近日又提出要在东南亚推行“价值观外交”,以日美同盟为中心,在亚太地区构筑一个较为宽松的合作网络。

杨伯江分析说:“价值观外交最早是安倍内阁时担任外相的麻生太郎提出的,它指的是日本在推进外交方面要高度重视民主主义、自由、人权、法治及市场经济这些普世价值,与拥有共同价值观及战略利益的国家加强合作,其实质是孤立非民主国家。日本要把东盟国家纳入到这套体系中,目的就是要联合东盟国家在东亚孤立中国。”

折腾不起大风浪

虽然日本介入南海心机重重,但专家们均表示,南海问题是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双边问题,日本无权说三道四、横加干涉,也不会折腾起太大风浪。

杨伯江对《世界新闻报》表示,日本插手会导致南海局势更加复杂,但不会带来根本性的影响。其原因,一是,日本不是南海争端的当事方,身份本身就“不给力”,说起话来也自然没有分量;二是,野田内阁要把90%的精力和行政资源投入震后重建,南海问题顶多就是显示一下姿态,目前的财政拮据也不允许政府在南海大手笔投入。

有关专家表示,南海会否成为日本牵制中国的一张“王牌”,现在很难下结论。只能说,日本在迂回地利用南海问题,为同中国的战略竞争作准备,但最终结果不一定会如日本所愿。(驻日本记者/谢宏宇)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