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


在同一天下午。

贞玉觉得很久都没有去采野菜了。

自从上次见了王连长,虽然,没有机会问他自己关心的事。贞玉也没有遗憾。她还是思念王连长。而且,只要做任何事,不管是大事和小事,都无法占据她的心,占据她的人。思恋。就像在河面上的巨石。无法抵挡住激流一样。贞玉尽管太想王直连长。她还是想上山。

于是,她走到妈妈的面前。

此刻,妈妈坐在门口一块石头上,在补衣服。妈妈看见女儿慢慢走到她视线里的脚,就停住补衣服。抬起专注的脸。见女儿心神不定的神态。她就觉得心痛。同时,妈妈也希望女儿与中国志愿军连长王直,在一起。因为,这样的好男人,难寻。

妈妈,我想上山采野菜。“贞玉说。

阿妈妮觉得让女儿出去也好。这样可以缓和她的思念。让她放松自己,可能更适合一点。于是,就说:“好吧,你早一点回来,我们晚饭就吃野菜。”

“妈妈,你一定要多吃些。”

“嗯,我们很久没有吃肉了。”

“这野菜,也不错。”

“好了,不说话了,你快去,早一点回来。”

“妈妈,你等不得了。”

阿妈妮觉得,女儿就一个人去吗?她有一点担心。一个姑娘在山上,太孤单了,应该,多找一个人去。她就想起了英淑。她二婶19岁的女儿。应该叫她和贞玉一起去,这样两个姑娘,有伴,有说有笑。不是更好吗?!

“贞玉,你就带上你二婶的女儿英淑去吧。”

妈妈,你怎么这样说呢?”贞玉没有想起英淑。觉得妈既然提到,就和她一起去吧。然后,贞玉就回到房屋里。从墙角的地方。放着一些木凳等的一边,拿起一个篮子就出门去,找英淑去了。

过了不久,贞玉和一个比她稍矮点,非常苗条,美丽秀气的英淑,就上了山。

这是,一座小山。满是葱郁的树木。还能看见山的一侧,有条小路。通前面的山下,又到远处的另一山脚为止。

今天不是晴天。天上飘动着浅灰色的云,有小块和稍长的云边相交,或者还有重叠在一起灰色的稀薄的云气。耀眼的白光露出淡淡的云层,

气温宜人。让人觉得舒适。

在斜斜的山坡上,长满緑油油的野草,一眼望去,从坡上直到坡下。夏日带着有些热气的山风,吹遍繁茂的野草。野草一边倒地偏着头,时而又抬起头,在微热和气爽的山里。就像緑的色波浪,起伏滚动着一样。并发出有节奏而均匀的声响。这是来自大自然的愉悦的致意。

“贞玉姐,我听妈说,你好像非常喜欢那个中国志愿军连长?”英淑颇有兴致地问。看着贞玉。

贞玉没想到,英淑也知道她爱王直连长的事。可能是二婶说的。因为,她记得王连长从村口小路。回部队时。可能二婶看见了自己的神态。这是无法瞒住任何一个女人的。

贞玉就装作没有这回事。问“英淑,你怎么知道?”

英淑有些笑眯眯,说“别装了,能爱上一个志愿军。真好!”

“你搞错了,没有这回事。”贞玉还要嘴硬。

“啊,要是我能遇到一个志愿军就好了。”英淑一脸的憧憬和向往。而且,不由自主地念叨:“志愿军,勇敢,顽强。打美国鬼子绝不含糊。再加,对人又好。哎,真是太好了。”

看着英淑入迷的神态。贞玉又更加想念王直连长。

这时,她发现前面左侧草地上,有野菜。而且,緑油油的。它的叶子极力向四周伸展,十分的鲜色,诱人。贞玉赶紧对英淑说:“别想了,有野菜。”

仍然处于自己对爱情,真挚向往的英淑。听贞玉这样说话,才想起,她是在采野菜。赶快问。“那有?”

“那不是吗?”

于是,两个姑娘赶快跑向她们前面的位于一颗大树旁的野菜,立刻蹲下。小心地,折断野菜的茎。然后,放在篮子里。之后,她们就这样一直采野菜。她们是非常的愉快,惬意。

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没有父母的限制,唠叨。不放心的叮咛。这下好了。想怎麽样就怎么样。她们轻快都心儿快飞起来。整过人都快浮起来似的。早已忘记了现在是处于战争状态。

正在这时,又5个美国兵正在走向她俩。眼睛在随意地搜寻。似乎他们仅仅是路过一样。不像是一群带给人威胁的凶狠敌人。

她们正在边聊着,边看着地上的野菜。

美军正在走近她俩。但她俩还没有被发现。

然后,美军走近枝叶繁茂的树林中。一会儿,一个美军看见了她俩。此刻,贞玉和英淑背对着他们。还在一手把篮子端在腰间,一边专注,忘我地找寻野菜。

“弗恩,哪儿又两个女人。”一个美军向自己队长说,又意外,又惊喜。一双淫欲的眼睛一边盯着贞玉,英淑,一边看着队长。一副快要流口水的样子。

弗恩队长,一脸淫笑。是啊!,到手的女人,还是两个。“抓住她们!”

于是,四个美国兵冲上去,抓住了贞玉和英淑。。。。。。。

美军会把她们抓到哪去呢?又想把她们怎样呢?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