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出击 正文 第六章 回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44.html


今年3月份的全国人大代表大会上通过了国防部和国安局联合递交的议案,内容就是以上合组织的形式中国向阿富汗派遣一个旅级别的打击群加入打击全球恐怖势力的行动,上合其他成员也相应出兵。中俄两个重要国家分别派出空陆两个打击群,中国派出的是一支快速反应部队,装备包括99A2坦克、04式履带式步战车等陆战装备、陆航的武直十等陆航装备以及特战大队。

今天像部署在这儿的往常时日一样,高俊明穿着多地形数码作战服、带上厚实的凯夫拉头盔,用布罩住的护目镜显的神秘,臂章上的“麒麟”图案虎虎生威,胸前的白底黑星国旗图案庄严肃穆。接着穿上陶瓷插销式防弹衣,胸前的大容量弹夹袋装的鼓鼓的,两侧腰眼别着急救包和杂物袋,披上驼峰式水袋,依次穿戴护肘护膝套,着装完毕,呈现在眼前的是个英姿勃发的高俊明。他随手拉开房门,一队同样装束、英姿勃发的队员整齐的在门前列队等候,骄阳的炙烤下他们仍站如松,足见他们意志之坚定;军纪之严明;作风之严谨。不愧是文明之师,威武之师。

“连长同志,二排参与任务队员全部到位,二排排长魏卿。”魏卿面向高俊明敬礼汇报道。

“入列。”

“是。”

“同志们,”所有队员成稍息站立,“我们接到情报,有一小股恐怖分子盘踞在A村落,上级决定由二排执行这次歼灭任务,必要时配以空中支援,”高俊明两眼珠在所有队员刚毅的脸盘上游走,“大家有没有信心胜利完成任务?”高俊明大声问道,回应他的是三声铿锵响亮的‘有’。

“出发。”高俊明振臂一挥,所有队员动作敏捷的冲向自己的战车。

车队呼啸着驶出基地,直奔目标飞驰,车上的联络电台充斥着各作战小组联络的通信声音,队员们在载员舱内抓紧时间看熟人手一份的小张村落建筑地形图。

一座不知名的山脚下错综复杂的搭建了些许阿富汗传统民房,碧绿的庄稼地里有些人在劳作,车队沿着曲折的土路驶致村口,队员们鱼贯的从车内下来,成跪姿或立姿在周边警戒。

“我们分三组对村子进行盘查,”高俊明手握彩绘铅笔对放置在车盖上的草绘村落建筑物地图画了三个进攻路线,围在周围的军官点头表示明白,“好,那大家开工吧,”高俊明特别强调,“只有遇到袭击,我们才可反击,另外确保不误伤平民,是否明白?”

“明白。”

“好,出发。”高俊明带着一个班从中路进发,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向目标进发,不给恐怖分子发觉的机会。每一组每隔会互通情况,而装甲车则在外围的重要路口侧应。村落静的有点可怕,有几个村民偶尔会在墙角或在二楼的窗口闪头瞄瞄队员们,脸上表情复杂,不知他们是因为知道自己村子里有恐怖分子,且都已拉好枪栓只等中国军队进入他们的伏击圈而为中国军人担心还是第一次见到中国军人有些害怕,反正村落里的气氛相当诡异。

“大家不要慌,镇定点。”高俊明通过头带式隔音单兵通讯器安抚队员。

“连长,我们会不会已经陷入敌人的伏击圈了。”与高俊明并排前进的2排1班班长警惕的观察周边情况说道。

“看到前面那栋小楼半掩着的门了吗。”

“看到了,连长你有对策了。”班长欣喜的看着高俊明说道。

“恩,”高俊明一面回答他一面在脑中迅速记起建筑地形图,“你们进去后,迅速占领二楼,利用制高点压制周边火力。”

“明白。”

“待会我会向那扇们发射枪榴弹,你们就立马冲上去。”

“是。”班长招呼他那列的战士做好准备,高俊明向他们点了个头后,食指扣于突击步枪枪口下的35mm榴弹发射器的扳机上,已经上好膛的榴弹静静的在枪膛内等待高俊明食指那轻轻一扣,它就立马蹦出这黑咕隆咚的枪膛,快如闪电般奔向那扇虚掩的木门。

他们走至街角,突然从右上首的一栋房子的侧门冲出一个身着阿富汗传统罩袍的阿富汗女子,她嘴里边大嚎着什么边惊恐不安的手舞足蹈的向队员们奔来,她刚奔出不远,一个子弹击穿她的头颅,尸体瘫倒在离队员们不出30米的路面上。看到这一幕,有些队员也楞了一下。

“接敌,隐蔽。”高俊明说话的当下扣响突击步枪,一个点射击中追至门口的那个恐怖分子的颈部,鲜血喷流而出,那名恐怖分子翻着白眼靠着门框慢慢倒下。

所有人就近找遮蔽物或立马卧到向目标射击。

“野人,臭鼬,灰太狼遇敌交火,立即向我靠扰。”跟着高俊明的通讯兵躺在地上蜷缩着躲在扔于地上用做抵挡物的战术背包后面用战术电台联络向两侧的队员。

“野人收到。”

“臭鼬收到。”

“张廖翔,立马带三个人突入那间小楼,我掩护你们。”高俊明被射来的子弹逼在右上手那栋房子的墙角,“武阳,魏贤鸣,到我这边来,你们想做英雄吗?”看见一个轻机枪手和通讯兵躺在地上射击敌人,高俊明边向他们大喊边向他们招手叫他们到自己这边。

“武阳,你先过去,我掩护你,随后就到。”那个机枪手魏贤鸣对通讯兵武阳说道。

“那我们那头见了,自己多注意。”武阳跃起身来拎着背包向高俊明飞奔过来,敌人的子弹立马追着他的脚后跟倾盆而来,也就是在这节骨眼上,武阳竟鬼使神差的跌倒在地,他的大腿被一个子弹咬中。他额头因痛而渗出汗来,脸色也痛的没有血色,他几次想撑起身来,无奈身上的伤口疼痛的厉害又加上敌人见他受伤倒地,成倍的子弹向他招呼过来,他只得双手护着头蜷缩在地上。

这一幕的发生令其余人大吃一惊,都尽量去吸引敌火以解武阳的危机。

魏贤鸣见发生这一幕,立马跃起身来边射击边跑向武阳,他把枪挂于胸前扔去背囊背起武阳朝高俊明跑来,其余战友则拼命为他俩掩护。

两侧的战士也在这刻杀将过来,及时的增援压制住了敌人嚣张气焰。

正当战友们为他俩安全转移至街角而高兴时,一个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现了,那栋二层小楼内射出一枚火箭弹,正好击中高俊明三人躲藏的街角,强大的爆破冲击力将高俊明甩出几米外,而坐在墙根下的武阳和正在为他做急救的魏贤鸣则被炸成重伤,两人都已昏死过去。

这一刻,战士们心中的怒火比炙热的太阳还更烈,恐怖分子负隅顽抗的后果是彻底被肉身消灭。由于两人的伤情严重,在飞回基地的途中不治身亡。他们俩的离去给战友们带来了极大的悲痛,在前线的每一名战士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

“喂,别感伤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古晓铭见高俊明杵在那边半天不出声,眼神散乱,用肩头顶了他一下。

高俊明收回心绪,吸下鼻子说道:“我有你想的那么脆弱嘛,我只是眼睛进了沙子,......。”

“鼻子流鼻涕嘛,啧啧啧,就你这嘴皮子死的也被你说活了,不去做外交部的发言人实在可惜了。”古晓明笑着用手戳了一下他的头调侃道。

“少那我开涮了,你能好到哪?你不也像我样。”

“像你哪样?”古晓铭像个调皮的小孩追着高俊明不断问。

“别疯了,还不快回去准备一下战情报告,要不然倒霉的可不止我一个。”高俊明正经的说道。

“对啊,”古晓铭明白过来说道,“我虽然是主攻政治的武官,但对上面那种唐僧式的说教也感冒的很。”

“那你还杵在那干嘛。”高俊明早已先行几步转过脸来鄙夷的笑着。

古晓铭追上前来,说道:“叫你小子不等我。”用手臂扣住高俊明的脖子夹于腋下,高俊明一时没反应过来,被夹着喘不上气来,用手肘撞击古晓铭的小腹。古晓铭吃痛只得松开高俊明,曲着身子手扶着小腹一手指着高俊明说道:“你够阴的,对我也用这招。”

“这就叫做一切从实战出发,兵不厌诈,”高俊明拍拍双手得意的说道,但见古晓铭仍是一副痛苦的表情,“你不要装了,我知道那一肘连挠痒都算不上。”话是这么说,但仍狐疑的挪着小步走近古晓铭,“你在装......。”

“哇哈哈,”古晓铭见高俊明走近身来,待自己估摸可以一跃抓住他的时候,他大笑着向高俊明扑来,“看你往哪里跑。”高俊明见他向自己扑来,立马跳开转身跑开,说道:“你小子脑子还是很灵光的嘛,现学现用。”

“那当然,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这个当世‘小诸葛’称号也不是糊弄来的。”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两个人还不停的斗起嘴来,活脱脱是两个大小孩。在空地上是两个上尉在追逐着奔向住所,而在营房里,士兵们又在做着什么事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