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午夜时分,在自己的车里竟遇见了一个陌生的女孩。一番纠缠,知道了背后的原因和真相。“我”的好心,以及在正义和良善之下,帮助了女孩,以及她遭受了苦难的哥哥。有的时候,人生就是因缘聚会的场合。文章情节一波三折,语言流畅,问好,写文快乐!

我打开车门的瞬间被吓了一跳,我遭遇了午夜惊魂!

在陕北奔波一周,终于带着一身的疲惫于午夜时分回到西安。我开着那辆和我一样倦怠的“伙计”,打盹似地慢慢行进在早已安睡的鱼化街道。一路狂奔,都感觉精神还算可以。快到家门口了,反而困意袭来。想抽根烟,打发下困意,却发现烟盒早已空空如也。远远看到前面不远处还有一家商店的灯亮着,很是庆幸。于是把车靠在路边,下去买烟。

商店的老板是一浓装艳抹的女人。看起来三十五六的样子,看我走进店去,一副媚态,在微弱的灯光下分外妖娆。不知怎的,我突然有点不寒而栗。或许,是在午夜时分的缘故吧。接过女人手里递过来的烟,我飞快的拆开烟盒,抽出一根点燃,深吸一口,感觉好了许多。在她“倩女幽魂”般的注视中,我走出商店,朝着车子走去。

谁料今夜的遭遇就像上演一幕幕的“惊魂片”。一惊未平,一惊又起!

拉开车门的瞬间,我差点晕倒。副驾驶座上,居然坐着一个披着头发的女孩。“对不起大哥!我吓着你了。我求您别赶我下去好吗?”看我吓得够呛,那女孩儿用乞求的眼神和几乎要哭的声音哀求道。

“不是,你是人是鬼啊?大姐!”我那会儿真想给她磕头。奇了怪了,一会儿功夫,她怎么会坐在我车里呢?难道自很早她就坐在我车里?我的耶稣!我的头皮又一次发麻。我是一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可一转眼的功夫,在我的车里突然坐着一个女孩,还披着头发。你说,那一刻要我还继续信奉“唯物主义”,我容易吗?哈利路亚!我的耶稣!

鬼,都已经被缠上了,害怕何用?我一屁股坐在车里,再一次抽出一根烟来压惊。

“你什么时候坐我车上的?”我用最具男儿阳刚之性的声音问她。

“就刚刚上来啊。你去商店那会儿……”她低着头用很胆怯的声音回答我。

突然想起,刚才去买烟忘了锁车。我终于松了口气。至少说明她没有跟随我一路。

“那你坐在我车上干吗?”我又一次厉声逼问。

她把头埋得更低了些,支支吾吾道:“我,我……我今晚陪你可以吗?”

什么?!我的耶稣!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突然明白了,也不害怕了。可以肯定,我遇到的不是幽灵。但我又震惊了。震惊之余我差点哭了!老天也太眷顾于我了吧!即使眷顾也没有必要这么“隆重”吧!

我苦笑不得,这次是我用乞求的眼神加几乎要哭的声音哀求着问她:“姐姐!我明白你是干什么的了。可你怎么就瞄上我了呢?你看我像是那种人吗?”

“大哥,我知道你是好人,所以才敢上你的车。”我晕死。这孩子是专挑好人欺负啊。

看来我得给她点颜色看看。我在后视镜里照照,确定自己已经摆出了一副骇人的表情。严肃地对她吼道:“你从那里看出我是好人!我把你卖了你信不!赶紧给我下车去!否则对你不客气!”完了还补充一句:“听到没!”

“反正就觉得你是好人。你别赶我好吗?大哥!我求你了!”我的耶稣!她居然一点都没被吓到。我崩溃到了边缘!

“我求你了行不?我出差回来很累。你赶紧下车找别人去,我有女朋友的!即使没有我也不会干这种事儿的!明白不?”我几乎要疯掉!

“你肯定没女朋友!大半夜的,我怕遇到坏人!”天!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没有女朋友?再说,像你们做这工作的,服务坏人和好人不都一样?有区别嘛?”我没好气的说。

突然,她就哭了起来。她把头埋进胳膊,整个身体都在抽搐。

我和所有的爷们一样,最怕女人在我面前哭泣。看她伤心欲绝的样子,我突然就心软了。再在心里想想,或许,她也有自己的苦衷。反正家里有几个房间呢,收容她一晚,大不了再同情一下,第二天给点钱让她走。深更半夜的,刚被吓得半死,我可不想再让她的哭声吓到别人。

“好了!别哭了,我收容你一晚吧。不过被我女朋友揍了可别怪我哦!”我很无奈的说。

她抬起哭花了的脸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大哥?”

“真的!”我没好气的对她说。

她停止了哭泣,可整个人仍然还在极度的悲伤之中。我瞟了她一眼,才发现她那张被头发遮挡的脸上没有丝毫风尘女子的那种俗媚。相反,却是看起来很干净、很单纯。而且我发现,她似乎比我还小。我在长期的职业敏中锻造的洞察力告诉我,这个女孩或许是被逼无奈。罢了罢了,管那么多干嘛。反正只是收容她一晚而已。

我太累了,我急需回到家里休息。于是,加快了马力。不到几分钟,就到了家门口。

我停好车后,就带她上楼。我一边走,一边折过头去问她:“你还真不怕我女朋友揍你啊?"

“大哥,你别吓我了。你肯定没女朋友。”她很淡定的回答我。

我无言。好像我脸上写着“光棍”两个字儿似的!

开门进屋,我一屁股坐倒在客厅的沙发,感觉疲惫的要死。她站在茶几旁边环顾着我的家,像是要在家的摆设与装饰里看出点什么才罢。我让她随便坐。她只是点点头,目光却是继续寻找搜寻着什么。

我说:“随便坐吧。”

她点点头,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

我有个习惯,就是在特别累的情况下必须喝会儿茶。要不就会陷入一种睡也睡不着,做事又没精神的状态。于是,我插上茶具的电源,准备喝茶。

“大哥,你的家里感觉很不一样。”她突然看着我很认真的说。

我问她有什么不一样的。她说:“感觉到处都是书香味儿,很高雅。”我一边喝茶,一边不时的瞟一眼眼前的这个女子,怎么都无法将她和那种“风尘女子”联系在一起。我多么希望,她只是我生活中的一个朋友。我多么希望,我和她认识的方式不是以这种方式。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她是以这种不堪的方式和我相遇。哎!我无奈叹息。人生,有时候真的是很荒诞、很可笑的。

我给她也倒上一小杯茶,她端起来如喝酒般泯了一口,继而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直说茶真香。不知为什么,我有种不敢看她的感觉。因为,看到她那清澈的眼睛,我总会突然感觉难过。如花的年龄,应该正是在大学的校园里追梦的季节,可为什么,她竟会走上这条不堪的路?我心里这样想着,突然想狠狠地骂她一顿。可又一想,每个人的人生都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遭遇与无奈。或许,她也有自己的难处吧。

看我喝得差不多了,她站起来说:“我先去洗个澡吧。”

我给她指了指浴室的门说:“好的,你去吧。”

不知是我实在太累了的缘故,还是她洗澡的时间有点长,我竟斜靠在沙发上很快睡着了。睡眼朦胧中,我看到她穿着浴袍站在我的面前,静静的看着我。我又被下了一跳,一下子惊醒了。我揉揉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觉得她很美。

她说:“看你累的,你也去洗吧。”

“哦。”我一边应着她,一边指着我妹以前住过的房间对她说,“你去那个房间睡吧。那是我妹以前住过的房间,挺干净的。”

“那你呢?”她吃惊的问我。

“我?我当然是在我自己的房间睡啊!”我比她更吃惊。还真把我想成那种人了。

“你嫌弃我啊?我是第一次才出来做,很巧就碰到你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脏。我求你了,你别这样。我急着用钱……”她几乎要哭了。

“我不是在来之前就给你说只是收容你一晚吗!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天!我真是艳福不浅啊!

“可是,可是我真的急着用钱。我求你了……”这次,她真的哭了。哭得很伤心,眼泪顺着好看白皙的脸颊一滴滴的往下掉。那种样子,比乞讨更凄惨。

“你好好去休息,等明天我给你钱不就完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她仍然流站在那流泪啜泣着。很显然,她是不相信“天下会有免费的午餐”这种事情的。

“大哥,你就成全我吧。”突然,她掀掉自己身上披着的浴袍,径直向我扑来。

我的火这下一下子就上来了。我一把推开她,一边严厉的对她喊:“你给我自重点!坐好!”

我平时一般不怎么发火,可没想到一发起火来还比较有震慑力。她被我喝得一下子就僵了。我趁机把自己的衬衫给她披上。我的火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看我脸色不再那么可怕了,她自己乖乖的把衬衫的纽扣系上。然后紧紧的用胳膊抱着自己的身体,不知是无助、无奈、还是确实被吓着了。

看她可怜的样子,我的心又软了下来。我对她说:“你去洗把脸,把头发扎起来吧。女孩在夜里披着头发,我有点发毛。”

她咬着嘴唇点点头,边抹眼泪边往洗漱间去了。我坐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一抹额头,才发现被折腾的大汗淋漓。我在心里想,等她出来一定要好好劝劝她,让她千万别走上这条不归路。因为我相信她说得是真的,我相信她是第一次出来做。没有原因,只是感觉,就这样没有理由的相信她。

一会儿,她出来了。扎起了头发,洗去泪痕的她一下子精神明媚了许多。灯光下,她秀气的轮廓,娇美的身材,加上那清纯的气质,显得格外的美好动人。看我盯着她看,她这会儿倒是有点害羞了。她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故意避开我的眼光。

我起身给她倒上一杯水,笑笑说:“你看,这不多美好的一个女孩。”

她也淡淡一笑,低低的说:“那是你心里美好,所以看什么都美好。”

“嗨!你这话还有点哲学的味道昂。”我想尽量把气氛调得轻松一点,这样好和她好好谈谈,完成我对这个女子的“拯救”。

接下来的事实证明,我这两年的记者生涯还是没有白混。很快,她就如我的一个采访对象一样给我讲起了她的一些故事。

她说她叫邢晚,今年21岁,在R音乐学院上大三。本来还有一年的时间她就可以读完大学,去实现自己美好的音乐梦想。可是就在一个月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使她的人生彻底的颠覆。万般无奈,只好准备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可巧了,刚一出来就遇到我了……

她就这么简单的给我讲了个及其简单的故事。可我依然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当我问及她所遭遇的具体变故,她又开始流泪,欲言又止。我不想再一次揭开她心里的脆弱,我让她什么都没再说。

我掏出300块钱给她说:“你先安心的去睡觉。也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你到底有没有已经到了走这条路的地步。你这是不归路。如果我能帮得到你,我会尽量帮你。”

她点点头说:“谢谢你,我已经想好了。再苦,我不都会走这条路了。老天对我还是眷顾的,因为它让我今晚遇到的是你。是你拯救了我,我会永远记住的。这钱,算我借你的。”

听她这么说,我的心里安慰了很多。再看她,眼泪又下来了。我赶紧催她去房间休息。就在她起身的时候,她穿的我那件衬衫里的记者证突然掉到了地上,她捡起来一看,很惊讶的几乎跳了起来:“啊?你还真是记者啊!”

“什么叫我还真是记者?难道你之前已经猜到我是记者?”我被她给逗乐了,于是这样笑着反问。

“嗯、嗯。”她使劲的点头,眼里突然是一种很灿烂的神色。

我问她何以就在之前猜到了。她说一进我家就发现到处都摆的是和新闻传媒相关的书籍,她就想我肯定从事的是新闻传媒方面的职业,而记者是最有可能的。我不得不佩服她的观察推断能力。她拿着捡起的记者证翻来覆去的看着,完全沉静在一种喜悦之中。不知道她是因为自己的推断猜想是对的而高兴呢,还是因为发现我确实是个记者而高兴。我想,两者都有吧。

那会儿我发现,这个叫刑晚的女孩真的是很可爱、很美好的。我也有点莫名的庆幸,庆幸自己刚好遇到她,让她可以迷途知返。庆幸归庆幸,折腾半宿,一身的疲惫还是袭来。我收起记者证,催她赶紧休息去。

“是!大记者!”刑晚顽皮的给我敬个礼,灿烂的笑着进屋去了。

我的耶稣!我终于可以休息了。我粗略的洗了个热水澡后赶紧熄灯休息。实在是太累了,很快我就沉沉进入了梦乡。

睡梦里,似乎有人一直在敲门,而且越敲越急。“你能起来一下吗?出事儿了。”大约一分钟后,我被成功“敲”醒。睡意朦胧中,我听到刑晚在外面焦急的喊。

我看看表,凌晨2点半。我的耶稣!刚睡下才不到屁大会儿功夫,也不知又怎么了。我看我上辈子是欠这孩子什么了。我在心里暗暗叫苦。

“又怎么了?”我穿好衣服出来埋怨的问。

只见邢晚神色焦急,像是天塌了一样。她又一次哀求:“你现在能开车送我去X医院吗?我哥快不行了!”

去医院?现在?她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吗?我被完全整懵了。

“我来不及给你细说了,去了你就知道了。我求你了,快点走,好吗?”一听到人命关天,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下楼开车送她去X医院。

一路上,邢晚不停的要我开快点、再快点。我看她急得眼泪汪汪的,只好舍命陪君子,使出最大马力,直冲医院而去。还好半夜路上车辆不是太多,这就大大的提高了速度。30分钟后,我随邢晚来到了X医院。

看着重症监护室里躺着的那个虚弱的男子,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我第一次深刻的理解了什么叫“逼良为娼”。

那个全身都被禁锢在石膏里的男子是邢晚的哥哥。要不是刚才医生抢救及时,或许,邢晚就再也见不到这个她唯一的亲人了。

邢晚的父母自很早就相继去世了。那年,邢晚12岁,刚上初中。她哥哥16岁,刚上高中。双亲相继离去,只留兄妹辆相依为命。面对生活的遭遇,邢晚的哥哥只能辍学。因为邢晚自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音乐梦想,而且很有天赋。他要帮妹妹完成梦想。

于是,邢晚的哥哥进城务工,供邢晚上学。时光如梭,几年的时间很快过去。邢晚如愿以尝的考上了这座城市最著名的R音乐学院。为了供邢晚上大学,她哥哥也来到这座城市打工。眼看着还有一年邢晚就可以毕业了。可是,老天无眼,就在一个月前,她的哥哥在建筑工地的脚手架上不慎掉了下来,颅骨和胸腔严重受损。要想保住命,必须尽快做一次很大的修复手术。可是,这需要一笔8万元的手术费用。而那个黑心的工程包工头又以各种理由拒不承担任何责任和费用。8万元,对于别人来说或许不算是个大数目。可对邢晚来说那就是个天文数字。哥哥命在旦夕,邢晚一个弱女子走投无路,只好准备用自己的身体来给哥哥筹集手术费。

“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他是牺牲了自己的前途和青春供我实现了梦想的哥哥。这样的恩情,我怎么报答?”听着邢晚给我说着她的遭遇、她的无奈,我心如刀绞。

我想,我该帮她做点什么。第二天,我取出我这两年全部的积蓄,5万块钱,又找几个同行朋友东拼西凑了三万块。给她哥哥凑够了手术费。

我把钱交到刑晚的手里对她说:“先赶紧准备给你哥哥做手术。其他的事情暂不要想。”

刑晚惊讶的接过我手里的钱,看了半晌。继而伏在我的肩上嚎啕大哭。这次我没有劝她,我知道她心里苦,我知道她心里难受。我就暂借一下自己的肩膀让她在泪水中轻松一下吧。

刑晚的哥哥很快就做了手术,而且很成功。我找了个律师朋友,一块儿找到那个黑心的包工头。在正义和法律的面前,包工头很快就自认理亏,而且乖乖给刑晚的哥哥赔偿了一笔数目相当可观的医疗费用和精神损失费用。

看着刑晚的笑容一天天明朗了起来,我打心眼里高兴。她哥哥康复出院的那天,我开车去接他们。刑晚的哥哥感激涕泪,不知如何谢我。我笑笑对他说,我要是图报答我就不帮他了。倒是刑晚却在一旁故意顽皮的说:“哥,咱不谢他了。谁让他是记者呢,记者就应该为我们这些弱势做主嘛。”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没良心呢!”她哥哥赶紧厉声的批评刑晚。

我倒是很愿意刑晚这么说。于是哈哈笑着说:“大哥没事儿,我知道这丫头顽皮,故意气我呢。再说她说得还是很在理的。”

回头再看邢晚,阳光下的她笑得很明媚。

在我要走的时候,邢晚突然说要我一样东西。我问什么东西,她走过来在我耳畔说要我给她那晚穿过的那件衬衫。

我很好奇,就问她要我衬衫干嘛。她一副撒娇的样子,很神秘的说:“不告诉你,我就是要,你给得给,不给也得给。”

“是吗?那我还偏不给。”我也故意逗她。于是,她让我开下车门。我不知道她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就给她开了。结果,她从车里拿出一件衬衫来,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我一看,正是我那件。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转移到车里的。但是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看得出,那件衬衫在她心目中是珍贵的。

我笑笑对她说:“真拿你没办法。”

听到我妥协的话语,刑晚又一次明媚的笑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