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铁军 正文 第四章 吃饭洗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85.html

张玉川对滦州县城很熟,怕被穿城而过的新兵连战友看见难以脱身,领着赵离和胡四海钻进了胡同,三拐五拐来到了一家酒楼前。

眼前的酒楼上下两层很是阔气,但吃饭的人却不多。张玉川告诉身边的赵离和胡四海,这家酒楼曾是滦州县最好最热闹的一家,现在被特务队队长李天宝给霸占了,一般人怕惹麻烦现在很少再敢来这吃饭了。

三人进了酒楼,伙计看看三人灰衣土布的打扮,翻了翻眼睛都没过来打招呼,张玉川掏出几块大洋在手里掂量掂量,伙计马上换了一副嘴脸,弯腰笑脸地把三人让上了二楼。

赵离叫伙计把他们领进一间雅间,张玉川把手里的大洋往桌子上一拍,接过菜谱点起了菜。“先来三壶酒,然后烧鸡一只,酱猪蹄一盘,猪头肉一盘,酱驴肉一盘,扣肉……”

张玉川一口气点了十多样菜,全都是解馋实惠的硬菜,伙计刚把烧鸡端上来,胡四海和赵离连筷子都没用,就一人掰下一个鸡大腿啃了起来。

“真没出息!看你俩那德行!”张玉川虽然嘴里这么骂着,但却是赶紧把整只烧鸡都端到自己面前,同时拧下两个鸡翅膀一并塞进了嘴里。

酒菜陆续上齐,三人你抢我夺狼吞虎咽地吃着,谁都没顾得上用筷子。上菜伙计看着这仨人的吃相有些诧异,不过想着这是特务队队长李天宝开的酒楼,又瞧了瞧桌上摆着的那几块大洋,便也没多合计,更也没过来问。

把桌上的十多样菜风卷残云地吃光大半,仨人撑得一个劲地打嗝。张玉川和胡四海歇了一会又有滋有味地喝起了酒,赵离喝了两口嫌酒太辣,找伙计要了一壶茶,边剔牙边喝起了茶。

“我说你小子,怎么喝个酒和娘们似的”,张玉川自斟自饮干了一口酒,转头又问赵离,“哎!说说咱吃完了该干嘛?”

“吃饱了呢……咱再找澡堂子去洗个澡,现在我看天也快黑了,估计那帮子兄弟也该都出去了,咱洗完澡等天更黑点,到时候咱正好出来折腾!”赵离说完又喝了口茶,接着又说道:“不过你说这酒楼是汉奸开的,咱不能就这么走了,一会得先在这折腾折腾,给鬼子汉奸制造点麻烦!”

“没问题啊!我这吃的正撑得慌呢,正好消化消化食!”胡四海听完把酒壶使劲地蹲到桌子上兴奋地回应着。

张玉川把桌上的几块大洋又揣回了兜,三人出了雅间下了楼,没事人似的往酒楼门外走,刚才的那个伙计赶紧伸手揽住了他们。

“哎…哎…兄弟,没给钱哪!想吃白食啊?你可得打听清楚这是谁开的!”伙计见三人似乎有不想给钱的意思,站直了腰抱着肩挡在门口,同时又招手叫过来几个人。

“知道啊!不就那个是什么特务队队长、大汉奸李天宝开的吗?你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吗?”张玉川停下脚,斜眼看着门口的伙计轻蔑地说。

“…你…你是…干…干什么的…的……”

“老子是八路!专打鬼子汉奸的八路军!你听说过八路军来汉奸开得饭馆吃饭还得给钱的吗?”

为首拦路的伙计听了有点懵,旁边的一个听了转身便想问外跑,看样子是想去送信叫人。

赵离顺手抄起了一把板凳猛地砸到了他的头上,板凳在想跑伙计的头上砸成了两半,伙计被砸得吭都没吭出来便倒在了地上,头上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血随即咕咚咕咚地冒了出来。

张玉川飞起一脚直接踢在了第一个上来拦路伙计的裆部,伙计被踢的哇一声惨叫当即跪在了地下,张玉川马上又一拳打在了他的腮帮子上。啪的一声脆响,伙计被打得飞出去三四米远,重重磕在了旁边的柜台上,张开大嘴一个劲地吐着血沫子,两颗血肉模糊的槽牙从嘴里掉了出来。

胡四海从后边抓住了一个欲扑向赵离的伙计,拽着腰带将其抡了起来,使劲猛地向后扔了出去。这个伙计长得较瘦,被身高力大的胡四海扔出去五六米远,正好落在后边的楼梯上,后腰重重地横截在楼梯扶手上,从楼梯上滚下来时,已然昏死了过去。

张玉川和胡四海也动了手的同时,赵离又打倒了两个。趁一个伙计挥拳过来打他时,赵离迅速地抓住了他的腕子,借力打力地往回一拉猛地一拧,这个伙计的胳膊就被他生生扭断了。借把这个伙计甩出去的反向力,赵离后撤身躲过了另一个伙计的攻击,但同时也抓住了他的一条胳膊,还不待这个伙计挣扎,便又把他的胳膊迅速地给扭断了。

“…大爷…大爷…饶命…饶命…”最后剩下的一个伙计见碰上了硬茬,赶紧扔掉了本已抄在手里的板凳,靠着柜台举着手,哆哆嗦嗦地求起了饶。

“去你奶奶的!”张子川一耳光把这个伙计扇到一边,站在柜台前敲了敲柜台把掌柜的叫了过来。

“掌柜的,别害怕!老子知道你就原来在干了多少年了,不是李天宝的人,不会打你!不过赶紧把柜台里的钱给老子拿来!”

掌柜确实不是李天宝的人,而且李天宝霸主酒楼后把伙计都换成了自己的人,他虽然是掌柜但平时很受那帮伙计的气,今天看那帮子被痛打了一顿,多少有点害怕,但心里更多地还是高兴。听张玉川一说,赶紧把柜台里的一叠子日本军票和几十块现大洋都放到了柜台上。

赵离把桌上的几十块大洋装进上衣兜,张玉川把那一叠子日本军票揣进了怀里,胡四海见钱和大洋都先被他俩拿了,迟愣寻思了一会,抱起了柜台上的两坛子烧酒。 三人大摇大摆地出了酒楼,赵离见不远处路边坐着个衣衫褴褛骨瘦嶙峋的讨饭老人,走过去俯身把十几块大洋放进了老人的讨饭破碗里,看那边还有一群站在街上向行人乞讨的小孩,又抄起十多块大洋扔向了这帮讨饭小孩。

乞讨小孩们抢地上大洋的举动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赵离站到街正中把剩下的大洋抛向了空中。大洋落到地上发出的清脆悦耳声,几乎把半条街的人都吸引过来抢捡,借着街上的混乱,三人趁鬼子汉奸还没赶到之际,跑到了一条僻静的胡同里。

“我说,你不嫌累啊?整着这两坛子泡酒干嘛?”张玉川停下脚喘着气,回头看胡四海一手一个还抱着那两坛子酒。

“你俩一个拿钱,一个拿大洋,我要不抱两坛子酒,你俩又得笑话我啦!”胡四海不服不忿地说。

“行了…行了…老胡!你抱着那两坛子酒,一会咱怎么杀鬼子啊?赶紧放下吧!咱还得找地洗澡去呢!”

经他们这一折腾,鬼子汉奸已经出动了,不过凭着对滦州县城的熟悉,张玉川在街上还没戒严之前,钻胡同领着赵离和胡四海来到了一家澡堂子。

刚吃完一顿好饭,现在又泡在了热水里,三人觉得非常舒服。先在水里美美地泡了半个多小时,然后把澡堂子伙计叫过来挨个搓了澡,之后又回了池子里继续泡着。

这时突然进来十多个穿着黑色裤褂的特务队特务,领头的是一正一副两个特务队的小队长。把泡在池子里的人挨个叫起来盘问了一番,又将洗澡人脱在外边柜子里的衣服拿出来翻了一遍,并没发现什么可疑,敲了澡堂子老板一笔竹杠,两个小队长打发其他特务继续去别的地方继续搜查,他俩却留在了澡堂子偷懒洗澡。

经过这么一折腾,正副两个特务队小队长还要留在这洗澡,其他的洗澡人都吓得穿好衣服离开了,池子里只剩下了赵离、张子川和胡四海三人。

两个小队长脱光了衣服走进了澡堂,可能是怕万一遇到危险,两人的手里还都拎着装在皮枪套里的枪。

“滚滚滚……没他妈看爷来了啊!还他妈还在池子里泡着,赶紧滚出去给爷腾地方!”其中一个小队长见赵离、张子川和胡四海三人还泡在池子里,扭着脖子不耐烦地骂了起来。

“凭啥啊!凭啥你们来了就给你们腾地方,这池子这么大,又不是放不下你们俩!”张子川毫不示弱的说。

“凭啥?就他妈凭这个!”另一个小队长晃着手里装着枪的皮枪套说。

“少他们跟他俩送废话,赶紧滚出去,要不爷把你送特务队给你灌两天辣椒水,让你知道知道爷是干啥的!”头一个说话的小队长边说着,已经走过来站到了池子沿上。

“你知道老子是干啥的不?老子是八路军,你听说过八路军进澡堂子洗澡,还得给你们这些二狗子腾地方的吗?”

听到“八路军”三个字,两个特务队小队长吓得一哆嗦,赶紧伸手去枪套里摸枪,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赵离抓住了站在池子沿上特务的脚脖子,一下子将其拽进了水里,随后揽住他的头压池子里,在水里面扭断了这个特务的脖子。胡四海跳出水扭住了另一个特务的脖子,张玉川也跳出了池子夺过了特务手中装着枪的皮枪套,随即便从枪套里掏出手枪,对准特务的头就要扣扳机。

“老张…老张…等等,不能在这开枪打死他!”赵离赶紧阻拦住了张子川,“在这开枪打死他会给澡堂子人找麻烦的!再说外边戒严了,咱们一会上街还得借助他这个活口!”

制服这个特务,叫他穿好衣服,又给那个被赵离扭断脖子已然死掉的特务也穿上衣服,张玉川和胡四海架着死掉的特务,赵离拿枪压着那个活着特务,穿好衣服出了澡堂子。

找了个没人地方的臭水沟,把死了的特务扔进臭水沟捡了点树枝盖上,压着活的特务继续往前走。路上倒是遇上几伙在街上巡查的鬼子伪军,但因为有这个特务队小队长被迫着给三人打掩护,都很顺利地蒙混了过去。

“现在咱去那?”来到了一条没人的胡同,张玉川回头问赵离。

“那鬼子最多?”赵离从特务口袋翻出一包烟,点上一根抽了两口说,“去个鬼子最多,在那折腾能给鬼子制造麻烦最大咱就去哪!”

“那就去城北的滦州火车站,那都是鬼子,不光鬼子兵还有很多其他日本人,今天就去哪,老子到那非把狗日的小鬼子火车站给点了不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