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副局长看着倪晓燕,又好气又好笑,甚至还有一种长辈般得怜爱。刚想一挥手说知道了,付瑞已经接上了话:“好的,晓燕同志。这个建议十分及时,我们马上让人去办。你赶紧去休息吧。”说完,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倪晓燕见此,没有再说什么,向外面休息室方向走去。

看着女组长明显有些蹒跚的步伐、疲乏的背影。福瑞对着副局脏感叹了一句:“多好的女警官啊。你们局有这样的同志真是有福气啊。”

副局长同样看着倪晓燕的背影,颇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付瑞已经走到指挥桌前,摁了一下通话器:“请罗培缨同志通话。”

马上,麦克风里传出了罗培缨的声音:“我是罗培缨,请说。”

“罗培缨同志,请你带一名叫做夏旖旎的女子,以及其他随机抽几名状态还不错的女人,去监控室分别对朱斌进行辨认。看是否认识,或者该人以前是否在X市夜总会有过接触。”

“好的,马上进行。”通话结束了。

这是付瑞在听从了倪晓燕的建议后,立刻做出的反应,并且完善了一下。仅凭一个人的确认,是不足以形成证据链的。多数的重合,才是事实的认定。在罗培缨恢复了工作后,付瑞和副局长商议,将审讯和看护夜总会带回来的嫌疑人的任务交给了她。审讯工作被分成几个小组同时进行,副局长抽调的干警力量中,预审员也占了相当比例,正好有针对性的展开了工作。罗培缨便临时担负起领导这个方面的事宜。

付瑞在发出指令前一刹那已经考虑过,虽然,越强有过指示,目前还不允许罗培缨直接接触朱斌。但作为嫌疑人辨认程序,应该不在直接接触范围之内。在他发出指令后,一旁的副局长也并无异议。付瑞、副局长和赵静珠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又研究部署起,如何有效的开展打击毒品行动的细节。

“夏旖旎,出来一下。”罗培缨带着登记本,来到一个预审室,和正在谈话的预审员微微点点头,便直接命令起坐在对面椅子上的女孩。夏旖旎顺从的站了起来,从她的脸色可以看出,已经比离开‘花枝俏’的时候,要好了很多。一个是这里的医护人员给她们采取了控制措施,另一个原因也许就是罗培缨请示了付瑞和副局长后,给了这些女孩子每人一杯牛奶,作为临时充饥和安神作用。

跟在罗培缨身后,夏旖旎走出了预审室。走廊上,已经有三个女孩脸冲着墙站着。几名女警站在她们的身后。罗培缨对着那几名女警点头示意了一下,说了声:“跟我来。”便率先朝着走廊的另一头,监控室的方向走去。

监控室里,罗培缨一个个叫着女孩子们的名字,让她们单独进来,看看玻璃墙那边的一个男人。

朱斌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已经很长时间了。期间,他已经打起了盹,也没有警察来制止他。只是这样的睡觉姿势让他很不舒服,所以,只是断断续续的闭了会儿眼睛。显然,对他的看管已经防松了很多。原先作为禁锢的,两个扶手之间的木板已经取消。虽然,他还带着手铐,但至少活动的范围大了许多。可以不时的动动身体,以让僵硬的肌肉活动一下,让血液的流动也能流畅些。他的脚边也有一个塑料杯,里面的牛奶已经被他喝完了。现在,他只是茫然的坐着,等待着警察们对他的裁决。只是他的内心,在不断的提醒他,他是被冤枉的。他还要为冤死的贾冰临报仇,这个时候,他分外思念他的老连长。同样,他有过刹那的怨恨。但很快,理智告诉他,罗培缨前来诱捕他,也一定是受了‘凤凰’的命令。更何况,作为一名执法者,即使没有命令,他相信她也会这么做。这是一种正确的做法,至少保证了他在公正的环境中,接受合理的调查。

每一个进来的女孩子,在默默看过朱斌后,都分别摇了摇头,说不认识。尤其是夏旖旎,,这是付瑞特意关照要前来辨认的一个女孩子,罗培缨让她多看了一会儿,并且注意观察着她的表情。很显然,这个男人和这些女子无任何瓜葛。所有来辨认的女孩子的表情几乎都是相同的,木然的看,毫无生气的摇头,即使是眯起眼多看几眼,最后的答案还是不认识。

罗培缨记录下这些女孩的辨识表现,并让她们一一签字,红印泥按下了指印后。分别让女警带她们回了原先的预审室。自己则留在监控室里,又看着朱斌。

才几天不见,这个魁梧的男人明显憔悴了不少。虽然,和这个秦浩的战友认识的时间很短。但在几天的时间里,她已经熟悉了他原先的豪爽、开朗的性格。秦浩的介绍又让罗培缨原先对其增加了不少好感。说来,她的内心其实是有一种内疚。

那个已经死去的贾冰临,原本是秦浩在行车路上偶遇的。却阴差阳错的扔给了朱斌去照顾。如果当时就交给警方,如果他们带这个女子回首都。也许后来就没那么多事会发生,也许正好结合了扫毒行动,有了事半功倍的效果,也许那个贾冰临能够从此健康的活着,也许。。。事实的残酷是,已经没有这么许多也许。有些发呆的看着玻璃墙那方的朱斌,罗培缨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悲伤。马上自我警觉起来,一个老练的警官,怎么允许在工作时间中,过于顾及自己的情感。她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这里。但眼光又不由自主的扫向了玻璃墙对面。这回,她知道自己又胡思乱想了。只不过对象是她从来都牵记的爱人,秦浩。

也不知道秦浩现在怎么样了?唯一知道他的消息,便是罗培缨进行测谎程序前,付瑞扔给她的一句话,秦浩也在进行着同样的程序。那就意味着,这件事也影响到他了,对秦浩也开始了甄别。那就肯定得让他从现在的位置上回避,解除权限。罗培缨深知自己的爱人是如何热爱他的工作,更知道他的一片赤诚。让一个战士从战线上下来,并且以一种怀疑的态度进行审查,那将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罗培缨自己经受的一切已经足以说明了一切,更何况秦浩。前一段时间,已经因为工作上的原因,秦浩被变相停了职。其实,至今都无正式的命令和报告,说明他已经恢复了原来的职务。但老首长越强的亲自点将,他还是担负起了重要任务。具体内容,罗培缨当然不知道,但从秦浩出发前的表现,和最近审查前,电子邮件上只字片语,如此熟悉他的罗培缨早感到,那将又是一个为国家安全而你死我活的斗争。本身此点,已经让罗培缨日日担忧。现在,虽然说,人是安全的,可作为心心相通的爱人,她更知道,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是秦浩这辈子的信仰。

罗培缨看着朱斌,想着秦浩。不觉有些动容了,眼角湿润的时候,她才猛然警醒。本能四下一看,还好,没有别人。赶紧偷偷的拈了一下眼角。又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拢了拢头发,让自己看上去更精神些。脚步坚定的离开了监控室。

秦浩此刻却没时间去挂念罗培缨。接受完测谎,他被通知第一时间去越强的办公室。

走进老首长的办公室,越强如以往一般,看了他几眼,让他坐下。他也一如既往的立正,敬礼,然后站着不动,等待接受新的命令。

没有过多的解释,越强告诉他,立刻赶到‘虎门’计划多国联合指挥部,与常光会合,接受任命。便挥手让他出发了。对于秦浩来说,这才是最好的解释,更是一个天大的喜讯。说明他已经通过了审查,并且会继续担任他所热爱的工作。向越强敬礼表示告别后,他强忍着自己的笑意,依旧以严肃的军人表情退出了办公室。但立刻脚步飞快,甚至是跳跃般得向电梯口跑去。连机要秘书都被他的喜悦所感染,大笑着向他热情的招手。秦浩则是用力的拍了他一下,还是那么欢快的继续朝前走着。

他没看见,越强的办公室门口,一个老将军正站在那里,微笑的送他远去。

终于安心了。轰隆隆的直升机引擎声中,秦浩居然美美的睡上了一大觉。直到副驾驶跑到机舱,将他摇醒,告诉他,还有五分钟,直升机将在国境线内降落。他才连忙做起来,顺便做了一下简单的军容检查。去多国指挥部,他得让外军看见一个英武的天可汗国军人的形象。

让秦浩没有想到的是,常光亲自驾车来接的他。检查完了证件,办理了过境手续,两人又飞车开回常光来时的路。一路上,常光简单的向秦浩介绍了一下最新的侦察情况和‘虎门’计划进展。和秦浩有些兴奋的心情比起来,常光显得有些沉闷。开始秦浩还以为,这可能是工作强度过大,造成身体疲劳所致。直到聊了几句后,才觉得,常光的严肃是有道理的。虽然没有细说,但能感觉出,大战就要开始了。一种山雨欲来的心情立刻在他的心里也涌现了出来。

一个多小时的崎岖山路,让秦浩和常光终于回到了指挥部。

走进这个满是伪装网的临时建筑,几个身穿军服、衬衫的外国人朝他们看了过来。常光连忙一个个介绍起来。他介绍秦浩只是天可汗国中校军官,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由天可汗国推荐担任突前行动队队长。当然,向秦浩介绍其他人时,也只是泛泛说明了国籍,和在指挥部中的位置,官阶而已。

秦浩向着每个人一一敬礼,握手,表示出了应有的外交礼节。常光朝着一名身穿便衣衬衫的外国人点了点头。在刚才的介绍中,这位的官阶无疑是最高的,具体为联合国代表兼国籍禁毒组织特派员。但他并不具体负责这次‘虎门’计划。只是作为一个观察员,或者说监督者存在。见到常光的示意,他微笑了一下,走到了电子沙盘前,手上多出了一份蓝色文件夹。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指挥部里所有的人,立刻安静了下来,都将目光投向了这位特派员。

“经天可汗国政府推荐,国际禁毒组织和‘虎门’计划指挥部审定。天可汗国中校秦浩,将担任计划突前行动队队长。具体职责为,率领突前行动队,率先潜入雨林,为大规模的扫毒清毒计划做好目标指引,以及在可行性的前提下,解救被俘人质。”

四周响起了一片掌声。这既是对命令的尊重,更是对接受命令者的一种欣赏赞许。要知道,能被国际禁毒组织认可,并得到多国人员的同意。在一个准军事化的国际联合行动中,担任一支部队的指挥官,这就是一个军人的荣耀。

“是!”秦浩一个立正,庄重的向着特派员敬了一个军礼。一个正步走上前,双手接过了命令。

特派员没有停下来,从文件夹里又抽出一张纸,念了起来:“经缅国政府推荐,国际禁毒组织和‘虎门’计划指挥部审定。缅国中校波刚丁伦,将担任计划突前行动队副队长。具体职责为,配合秦浩中校率领突前行动队,率先潜入雨林,为大规模的扫毒清毒计划做好目标指引,以及在可行性的前提下,解救被俘人质。此外,波刚丁伦中校还将担任行动队向导一职。”

“yes,sir!”同样一声响亮的答应声。在秦浩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身穿缅国军服的军官。个字稍矮,但浑身肌肉紧绷。黝黑的皮肤闪着汗光,脸上的表情极其严肃。也是一个军人的标准步伐,朝前一步,接过命令,又后退一步,与秦浩并肩站着。

特派员又带头鼓起掌来。放下手,脸上挂着笑意,开始发言:“祝贺二位中校。预祝你们行动顺利。”随即脸色一正,再次明确了职务权限:“这支部队军事行动中的最后决定权将由秦浩中校负责。如果行动产生错误,波刚丁伦中校有权记录下来,并向指挥部进行报告。明白了吗?”

“明白!”这次是两人几乎同一时间用英语大声的回答着。

“好,下面将由常光先生向你们介绍具体的行动细节。”说完,特派员退后了一步,礼貌的向常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