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0.html

第三十四章虎落原之战五

这一对骑兵正是尼楚贺的哥哥喀达喇库,他率领的白山部和黑水部的联军。在噶博西罕不停他劝告执意要去袭击那些在河道里休息的辽东军时,喀达喇库觉的很不对劲儿,白山部与黑水部就这么多的战士,要是失去了这些男人,那么白山部就要元气大伤了。即使稍好一点的黑水部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于是喀达喇库便领着自己的部下离开的噶博西罕。

果不其然,噶博西罕全军覆没。本来喀达喇库是想去救援的,可是看着疲惫不堪的部下放弃了这个想法。回道虎落原驻守?没有公示,箭矢不足。拿什么驻守,如果不是噶博西罕带走了大部分的箭矢,他喀达喇库还是可以驻守一段时间的,可是现在这一千丹真骑兵人均不足五支羽箭。这仗怎么打,索性喀达喇库便找到一个地方开始休息起来。眼睁睁的看着一队队的辽东军想虎落原方向开进,哎!等待时机吧!。

现在喀达喇库一直注意着梁重明的动态,看着梁重明不停派遣士兵去填补那个无底洞。虎落原,就是猛虎在这个地方也施展不来,终于,前方的战事已经吸引了梁重明的全部注意力。后背便空虚了出来,现在轮到喀达喇库发威了。

喀达喇库将自己的部下分成了三个梯队,这是丹真人常用的战法。进攻的时候骑兵不可能一窝蜂的向前冲,或者队形太密集了。会逐次的向战场上投送兵力,这个世间一定要把握好。间隔不对,时间太长会后继乏力,前面的兵力白白损失。时间太紧,前方的缺口没有打开,后面的上去也是干着急,使不上劲,白白遭受敌人箭雨的打击。

而把握好进攻的阶段之后,就会形成波浪式的进攻,发挥出骑兵最强悍的攻击力。而现在喀达喇库就已经部署好了,虽然人并不多,可是都是自己部落的,命令也好传达。最前面的三百丹真战士开始让战马慢慢的小跑,一点点的加速,不急不缓,一个好的骑手会最佳的保护战马的耐力。

等到冲到敌人面前的时候,战马的速度是最迅猛的时候。阵型一点点的变换着,由于是轻骑兵,所以从原来的齐头并进成了现在的箭头攻击阵型。马蹄呼啸,旌旗猎猎。梁重明已经发现了后院起火了,梁重明咬着牙看着向自己奔驰而来的丹真骑兵。自己的后方就是平原,这里可是最佳的骑兵战场啊。

难道是天佑丹真人?前面的战斗岌岌可危,一丝一毫的松懈就会如洪水决堤一般崩溃。可是现在腹背受敌,怎么办!守不住虎落原丹真人就会在平原上纵横,如果他们拼着老家不要,全心全意的在广阔的辽东平原上杀人放火。那后果不可设想啊,父亲啊!你快来吧!

虽说现在梁重明已经失去了守住虎落原的信心,可是并不等于放弃了。前面的战场一个兵也不能调回来,那么就靠自己了。用骑兵解决骑兵!

虽说梁重明的部队里没有配备骑兵,可是现在吧探马,侍卫、传令兵,以及将军的坐骑集中起来,也能凑出两三百名骑兵来。而这次领兵的就越是梁重明,必须这样才能鼓舞士气。于是梁重明将指挥权交给了副将胡广义,胡广义是原来追随过梁卓义的亲兵,因为作战勇猛,慢慢的升成了五品的定远将军,虽然不高,可是却备受信任。

“少将军,让末将去吧!这里您指挥才对啊!您要是出一点什么事儿,大都督那里可怎么交代啊!”胡广义死死的抓住了梁重明坐骑的笼头,梁重明一鞭子抽打在了胡广义的手术,胡广义的手被抽的起了红棱子。可是胡广义还是不肯撒手,看着越来越近的丹真人,梁重明道“胡广义!撒手!现在是我们报国的时候了,现在本将先走一步,记住我们为国而死,无上光荣!”

梁重明一脚将胡广义踢开,一夹马腹,战马长嘶一声人立而起。梁重明大吼一声“辽东军!杀鞑子啊!”这一声大吼在天际之间回荡着,跟随梁重明冲锋的骑兵也用尽全力嘶吼了起来“杀鞑子!”这就是是绝望声音,他们最后的冲锋了。久久不息的吼声盘旋着。

喀达喇库已经看见了梁重明已经带领着两百多名骑兵冲了出来,喀达喇库嘴角轻蔑的一笑。以为骑着马的士兵就是骑兵了?骑兵是团队作战,一个环节的失误就会导致一个阵型的毁灭。一个阵型的毁灭会造成一场战役的失败,没有高超的骑术和丰富的经验,以及默契的战马。那么一支骑兵也就无从谈起,顶多是骑着战马的步兵而已。

喀达喇库笑道“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骑兵!”喀达喇库对身边的号兵道“吹号,他们布夹心阵!”山顶上的大狼皮大旗开始摇动,跟随着冲锋的号兵们的职责就是看狼皮大旗传来的命令。呜!呜呜!呜!号音一短一长一短,夹心阵,适用于对付小股骑兵。

梁重明的长剑已经高高的举起,身子随着马背开始上下起伏。他虽然从小熟读兵书,可是真正的指挥大战这才是第一次。梁重明全凭借心里的一口气顶着,他不能让自己害怕,他不允许自己害怕。梁重明甚至能够看见向着自己冲来的那些顶着人狰狞的面孔,忽然前面开阔了许多,敌人呢?

从高处看去,梁重明带领的军队就像是一根烧红的通条捅进牛油里一般。本来迎面而来的丹真人犹如被巨石分开的海浪一样,向着辽东军的两边跑去。辽东军则从两队丹真骑兵的中间穿了过去,丹真骑兵手里的马刀已近插进了刀鞘。弓箭已近搭好了,吹战马交错的时候,拉弓、松弦!

一个个的辽东军连敌人都没有碰见,就从马背上滚了下去。掉下去的时候有把后面的战友砸了下去,有的因为躲避箭镞发生了战马相撞的事故。嗖嗖嗖!羽箭破空的声音在梁重明的耳边响起,部下的惨叫声让梁重明心一阵阵的揪着疼,这回梁重明的心软了下来。死的人太多了,真的太多了。

越过辽东骑兵的丹真骑兵没有停留,而是直扑前面的辽东步兵。而梁重明刚刚承受了箭雨的打击之后,有迎来了血腥的碰撞。早在梁重明的骑兵一开始冲向战场的时候,第二队三百人的丹真骑兵已经开始纵马小跑。等到梁重明冲过战场的时候,马速已经大大的减弱了,这时候,冲过来的丹真骑兵的马速已经可以满足冲杀了。这次冲杀却是俯冲,从高击低。

梁重明想要提高马速已经不可能了,可以想象的到。快马冲击几乎呆在原地的马队会是什么后果!

可是梁重明没有闭目待死而后领着残存下来的辽东骑兵开始了决死的进攻!

刀剑相撞,人吼马嘶。一个个落马的辽东骑兵告诉了梁重明一个事实,用只是经过短时间骑马训练的战士来和从小长在马背上的战士作战,那是把自己的命往火坑里推啊。一个辽东军向着一个丹真骑兵砍去,二马交错之际,刀却砍空了。低头一看,内脏已经流了出来。而那个丹真骑兵则是在二马交错之际趴到了战马的一侧,就像是挂在上面一样。在看似这个辽东军以后,又从马肚子底下钻到了另一边,将最近的一个辽东骑兵的头砍了下去。

有时候一看身边的战友,头却不翼而飞。而身子却还牢牢的骑在马背上。一个回合交错而过。梁重明捂着胳膊上的伤口一看,只剩下了三十骑。而且这三十个骑兵个个身上都伤痕累累啊,但是四肢还是健全的。而这时第三波丹真骑兵已经冲了过来,梁重明只能咬着钢牙举起了手中长剑。

梁重明身后的战士开始不停的落马,可是还有几个死死的护住了梁重明。他们用自己的生命为梁重明打开了一条通道,他们的一腔热血也溅了梁重明一身都是。他们也许不知道梁重明为了什么战斗,也可能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战斗。可是在冲锋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个退缩,最后全部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只剩下梁重明一个人了,他身上那华丽的铠甲已经看不是原来是什么颜色了,被弯刀划的破破烂烂的。手中的长剑也缺一块少一块的,但是梁重明却死死将它握着。梁重明身上已经开始颤抖了,不是害怕而是失血过多了,嘴唇也白的吓人。梁重明直觉的很冷,真的很冷。眼睛真不开了,不停的想闭上好好的睡一觉。

可是梁重明不能。他的耳边不停的响起那些,那些士兵的声音“将军!我们冲锋!”“将军!我们营死光了!”“将军保重!末将先走一步”。那一个个鲜活的身影不疼的倒下,他们为了什么!“杀鞑子啊!”他们临死的呼喊!

梁重明眼前有出现了那些丹真人的身影,他们举着弯刀在天上旋转着,他们叽里呱啦的犹如鬼叫的声音。那些狰狞的面孔向着他杀来了,梁重明似乎又看到了身边的一个个战士,他们有的紧张,呵呵梁重明心里想到,这个是个新兵。那些老兵们都在小声说说笑笑,打完仗一定要处罚他们,梁重明将斜插在地上的战旗帮在了身上,有它在,辽东军就在!梁重明笑了。战士们都在,好!跟着我!我们冲锋!

“辽东军!杀啊——!”梁重明高举着长剑,伤痕累累的战马人立而起,而后一下子窜了出去。梁重明觉得身后有无数名士兵在和他一起冲锋。瞧,那高高的大旗!那在风中猎猎的作响,哗啦啦的,那是战士的脚步声啊!“杀啊!”这是梁重明最后的声音了。

喀达喇库用对一个勇士的最高荣誉向梁重明致敬,对待梁重明一个人,喀达喇库却向对待一支军队一样,带着身后的战士迎面冲去。喀达喇库知道,随便一个战士都能轻易的杀死梁重明,但是喀达喇库没有那么做,因为勇士有勇士的死法,无论他做过什么,一个勇士决死的时候是最令人尊敬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