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战士 正文 第三十三章虎落原之战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0.html


第三十三章虎落原之战四

梁重明带领的辽东军先头部队全歼噶博西罕部之后,快速的向虎落原行军。一路自然是马不停蹄,不多时间,最前方的部队已经开始在虎落原修建工事,挖壕沟、扎鹿角,撒铁蒺藜。对付这些骑兵的方法已经被辽东军摸的透透的,他们抵住疲劳,全力的修筑能保全他们性命的工事。

任谁都知道,骑兵打步兵那是有天然的优势。可是只要让骑兵跑不起来,那么步兵的优势就大了。毕竟长弓硬弩的准确度比起在在马背上射击无论是射程还是杀伤力都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虎落原并不大,也许这里并不是一个最佳的战场。丹真的骑兵摆不开,同时辽东军的兵力优势也发挥不出来。

富诸隆阿的总兵力也不过不到三万骑兵,就这三万也是七拼八凑出来。真正的精锐也就三千多一点,这样的军队号令不一,战术协同也不行。如果是纵横游记可能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攻坚战就不一样了,那是用命去填的!丹真人的总人口还没有京城的多,武威丹真已经是全民皆兵了。死一个少一个,没有补充,还要预防后院起火。可想而知这不到三万人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而现在又少了四千。

可是辽东军不同,不说那八千精锐中的精锐。就是普通士兵也要有五六万人,还不算征发的民夫。只要用人命将丹真人死死的堵在虎落原,不让他们出来。那么时间稍稍的一长,那么崩溃的就只能是富诸隆阿。

富诸隆阿在赌,梁卓义也在赌。富诸隆阿用父子三代积累下来的全部积蓄赌,而梁卓义则是用自己的命来赌。富诸隆阿输不起,梁卓义大不了赔上自己一条命和麾下的所有军队。死了一个梁卓义还有中原无数的官员等着接班了,梁卓义在欺骗了富诸隆阿的探子以后,只是率领一切亲信骑兵,快马加鞭的向虎落原方向赶来,现在就是要看看,梁重明的这两万人能不能将虎落原守住了。

富诸隆阿得到噶博西罕全军覆没喀达喇库所部不知所踪的时候,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五千骑兵纵横,怎么会被步兵歼灭!打不过也能跑的了吧,怎么就全死了!随着探马的禀报,才知道原来梁重明用一万条命将噶博西罕诱进了遍地是鹅卵石的河道。那里战马怎么跑的起来!可是那时候噶博西罕那里会想到,梁重明会有伏兵!

这两万人那里来的!怎么没有探明了!富诸隆阿有一种想把探马军头领砍死的冲动,“两三万人!怎么就没有发现,难道是从天上飞来的还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富诸隆阿暴怒。额尔德木图一思索道“大汗,这些人是不是从海里上来的。您想,那个河道本来就是一条旱河,只有山洪爆发的时候才会有洪水。”富诸隆阿一听额尔德木图这么说怒道“难道我不是丹真人吗?我不会知道这些!”

额尔德木图悲哀的看着富诸隆阿道“大汗!那洪水不就是顺着这条河道直通大海吗!梁卓义早就布下了棋局,他就等我们上钩啊!现在虎落原一定是被布置重重,我们就这么多战士,死了都没有地方补充!不如我们放弃从虎落原出去,就在后面的平原上和他们决战!那时虽然是正面冲阵,可是我们的战士都能发挥出他们的本领啊!”

富诸隆阿怒道“你真是老了!现在我们极速向虎落原行军!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怎么能修理出坚固的工事!传令!全军加速!”传令兵领命而去。

额尔德木图看着自负的富诸隆阿的背影道“你争权夺利的本领那里去了!怎么就不用脑子想一想!现在的我们能和辽东军硬拼吗!”

“下马!休息!”富诸隆阿看着梁重明修建的工事,还有那严阵以待的的辽东军。不得不让战士们喘一口气儿,随后让丹真的工匠们开始组装投石机。简易的投石机虽然笨重,可是拆开了让战马拖着还是运来了数十部。富诸隆阿也知道,光凭战马和战士手中的弯刀弓箭是破不了梁重明的防御的。

还好虎落原还是能让战马跑起来的,如果梁重明在这里筑起土城的话,那么可就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现在富诸隆阿就是在梁重明的防御阵地上撕开一个缺口,骑马作战这里根本施展不开,于是富诸隆阿命令部下徒步作战。丹真人没有战马一样可以战斗,投石机开始轰鸣了。

因为投石机离得辽东军较远,所以投射的石头并不大。但是大约三颗人头大小的石头的威力还是不能忽视的,梁重明没有想到富诸隆阿居然带着投石机。所以在前沿安排的辽东军比较密集,这一通石头砸下来,辽东军顿时倒下了一片。手里的盾牌根本就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可是没有命令谁也不敢后退,后面那些督战队手里的大刀可不是吃素的。

石头砸下来,挨着便死,碰着便亡。那死相的凄惨不用多说,破裂的内脏,到处飞的脑浆子。被砸 的稀烂的尸体,还有那哀号声。梁重明看着死伤惨重的士兵,心里不停的给自己打气,顶住!

终于停了下来,一来是石头不多了。而来毕竟是简易的投石机,损坏的几率还是很高的。数百名手持皮盾的丹真战士高举弯刀开始向辽东军的阵地慢慢的跑过来。他们不可能极速奔跑,要留着体力拼杀。

噶吱吱,辽东军的弓箭手将弓箭拉开,等待射击的命令。“放!”“再放!”前沿的将官大声的吼着,蓬!蓬!蓬!弓箭犹如雨点一般射进了丹真战士中间,在看到箭雨飞来的时候,丹真战士已经用皮盾组成了小圆阵。咄!咄!咄!箭镞将皮盾扎的满满的,有的羽箭射投了皮盾将后面的丹真战士钉死在了地上。

每当箭雨停歇的时候,丹真战士边开狂奔。已经进了弓箭的射程那么就必须快跑了,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倒地不起。终于在里辽东军只有几十步的时候,箭雨停下。“弩机上前!放!”

弩机的射程可能不如长弓,可是穿透力与准确度却极为强劲。最前面的丹真武士成片的倒下,在付出了近半的上网之后,终于越过壕沟开始与辽东军展开了白刃战。

丹真的骑兵优势不能发挥,辽东的人数优势也发挥不出来。最前面的辽东军不过是两千人左右,两百多名丹真武士冲进去顿时混战了起来。而后续的丹真战士已经远远不断的开始向前滚动,一波又一波。就像是海浪一样,让其感觉到敌人是杀不完的,一个浪头一个浪头的往过拍!

前面的丹真战士开始向前推进,后面开始将壕沟填平,没有那么的土就用尸体。巨鹿角被砍到的砍到,拔起来的拔起来。地上的铁蒺藜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丹真人根本就放弃了骑马作战。后续的丹真战士已经用大树枝将铁蒺藜扫到了一边。

梁重明也开始往战场上填人,前面的死光了,后面的补上。再死光了再补上!双方在狭窄的地方展开了拉锯战,这个是梁重明希望的,是富诸隆阿害怕的。这是完全凭借战士的勇气来支撑的,平均三个辽东军才能换一个丹真武士。可是辽东军还有源源不断 的援军,富诸隆阿什么也没有。

“大汗!不能再往里面填了!我们克列部的战士已经没有几个了!”“大汗!短短半天,他们就送进去两千名战士了”听着这些哀求的话富诸隆阿一动不动,富诸隆阿就在赌,赌梁重明先支撑不住,赌梁卓义的精兵没有那么快来!

“少将军!我们宏字营已经死光了!”一个士兵浑身是血,身上还插着几支羽箭。梁重明看着这个士兵,那被鲜血掩盖住稚嫩脸庞。”估计也就十五六岁,也许是他们的将官看的小,想留个种子回来。可是这个时候就拼着一口气,谁要是将这口气松下来,那么谁就先万劫不复!

“少将军!我们宏字营都死光了!”梁重明狠下心来吼道!“你能宏字营都死光了!你为什么还活着!给我死在战场上去!你们都死光了,我就填上去!我死了,我父亲就会填上去!回去!杀!”梁重明瞪着眼睛,眼睛里已经布满了血丝。

“少将军!我们宏字营没一个兄弟是后背冲着鞑子死的!我们将军说别忘了兄弟们的家小!”这个年轻的士兵说完话之后又向着战场跑去!,梁重明瞪着血红的眼睛吼道“山字营!压上去!一个都不许活着回来!全给我死到战场上去!”

“弟兄们!跟着我张大山冲!”又是一千五百人冲了上去,可是他们又能顶住多长时间呢?

“大汗!已经死了三千个武士了!”富诸隆阿听到这个数字身子只是抖了一下,“不要告诉我死了多少,我只要虎落原!”密密麻麻的的人群血花飞溅,在这里生命是那么的不值钱。一个丹真战士刚刚将一个辽东军砍死,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被一个辽东军刺穿了身体。可是这个辽东军的头已经在瞬即被砍掉了,血顺着腔子喷溅着。

尸体摞的和小山一样,已经没有土地了。士兵们全部在尸体上作战,说不定下一刻他们变成了这土地的一员。

就在双方胶着不下的时候,梁重明的后方出现了一队千人左右的骑兵,一张狼皮大旗被竹竿子高高的挑着。慢慢的从小土坡上露了出来,随后一个个穿着简陋皮甲的丹真骑兵一排排的站立在了上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