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付连长挨批


他妈的!你看!你看!你们连队的兵......下车后把情况搞清下午叫他打背包回连队!付团长在车内伸手指着车窗外大叫。


老军人你不得不承认或多或少都有点军阀作风,对于看不贯的事情总要发发小脾气,骂骂人是常有的事。不过谁都不愿意挨骂挨批这是人之常情,都愿意听表扬给嘉奖。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明。对于部队干部战士最想听的就是连队或上级机关给某官兵宣布嘉奖令,在部队是没有金钱奖励的(不知现在是否有)。现在看来都是眼过烟云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也不能完全否定。奖励多证明你在部队干的不错,自己心里踏实感到容光。在军旅生涯中为祖国做出任有的贡献,对得起祖国对得起党对得起家乡父老乡亲。


开头那一幕是付团长来连队检查工作。那时我们铁道兵在修襄渝铁路,我们连队在四川渠县瑯琊火车站、望溪火车站都是我们一个连队管辖区,正站线22.2公里全团数我们连队管的线路最长。瑯琊车站有三个排,望溪有一个排。离望溪火车站1.5千米左右有一座大桥有四个战士在大桥护桥,是重点保护目标,昼夜执勤。靠襄樊方向大桥头下是一条公路通过,是襄渝线第二大桥。并不是长而是高,近五十米高,地形险要,桥梁第一孔就架在悬崖绝壁上。不少人站在桥头往下面看都有点玄晕,有玄晕证的人根本就不敢往下看一眼。


上午团部来电话通知团首长下午两点到我们连队检查工作到望溪火车站,由我们连队首长一起去。我作为连队工程统计员那是也必须要陪同去的,反是工程方面有上级首长来你就不能不去,首长问到工程方面的事你汇报,有什么指示要记好。九月的四川仍然骄阳似火不下30多度近40度。两点轨道车(在铁路上跑的向小客车大小的车,不像公路上的车随便跑,没有时间观念,在铁路上跑要前一天报计划)正点到达瑯琊火车站。就一个司机和付团长,我和我们连队付连长上了车。


付团长山东人中等个子50多岁黑黑的四方脸庞上布满了像月亮上的环形山的坑,密密麻麻大家暗地里都称麻(麻子,天花后疑症,是旧中国医药卫生落后的印记)付团长,实际姓陶。不爱多讲话。我们付连长广东电白县人40多岁小伙方方正正,爱开玩笑与官兵关系融洽。家属来队照样出早操给我做出表帅,做为一个小兵我家属来队我一样出操上班。车不紧不慢在路上跑着大家没什么话可说,到了望溪桥头出现开头那一幕。一个战士背着冲锋枪正与一名年轻女子在说话,所以付团长起了高调,付连长只有回答,是!是!!几分钟到了望溪火车站下车,我们两个人默默的往回返去大桥了解情况。


我们离开车站50多米了付团长也看不见了。今天真他妈的倒煤叫他给吭了一顿,付连长发着唠烧,他也用上北方人付团长他妈的口头蝉。我们俩屁癜屁癜在高温下汗流夹背背来到大桥头。


付连长发话了:谁刚才与那个女的在说话?!你们是什么关系?!


一个老战士说是我!没有关系都没有!是军民关系!老战士回答理直气壮。付连长你看咱这里水都没有的吃,我们四个人自己做饭吃要用水、洗衣服要用水、大家洗澡要用水,连队也没有给我们建水池,这又不是上甘岭,我们天天去桥头对面下边吃人家老百姓的水。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都认识说个话都不行?老兵连珠炮似得回答付连长。搞队像谁也不会光天化日之下我知道那是犯记律的事!付连长无话可说。只说一句话,以后你们要注意影响。!大家好好守桥!


部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对于这方面首长很操心。从修铁路开始7年中每个铁路沿公社有50多到60个女青年跑走了,70年代没有现在人口流动那么大。当时只有婚姻问题可以流动,男劳力是不能顺便不去干活的。


我和付连长开玩笑,付连长今天是你军旅生涯中最黑暗的一天。哎!啥也别说了......认倒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铁道兵很辛苦的,我姐夫也是铁道兵,每次探家回来都是黒不溜秋的,身上脱皮,手上老茧.在全国到处跑,他那是一个加强营,修铁路,打隧道,什么苦累工程都干.直到78年在四川达县以营级转业为止.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