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战士 正文 第三十章虎落原之战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0.html


第三十章虎落原之战一

噶博西罕见到李章年倒下之后,纵马上前。将李章年与鲁盛的首级砍下,用木匣子盛放好了。“将这个两个中原大官的首级送到大汗那里,告诉大汗,中原的八千人马已经全部被歼灭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出兵了”。旁边的副将道“那些俘虏怎么处理?”噶博西罕道“全部处死,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粮食养着他们!”

富诸隆阿受到噶博西罕的捷报之后大喜,连忙将鲁盛与李章年的首级传阅三军。俘虏的两千余名中原的官兵,全部杀死祭天。并且传令出兵,富诸隆阿各部兵马集结起来共有将近三万人。这已经是武威丹真所有能上马背的男人了,富诸隆阿看着数不清的战马从眼前奔驰而过,一时间豪气冲天。

其实这大约三万人的丹真骑兵大部分是刚刚集结起来不久的,没有经过什么训练。真正精锐的是富诸隆阿身后的三千人,这些人背着弯弓羽箭,腰上挂着马刀。全是精铁打造,而且这三千人身上穿着坚固的皮甲。富诸隆阿其实也就只能武装这么些人了,就这个已经是积攒了很长时间才打造的。

这三千人就是富诸隆阿的本钱,也是决胜的关键,其余的人马全是从各个部落召集起来的。打顺风仗还行,可是一旦失利,那些部落的族长们就会保存实力,他们不会将部落的所有男丁损失掉,否者这个部落就只能成为别的部落的附庸,或者直接被吞并掉。

富诸隆阿雄心勃勃,先下手为强。只要冲出虎落原,那么梁卓义的辽东军就只能跟着他的马屁股后面吃吐了。一马平川的辽东平原,正是骑兵纵横的最佳战场。富诸隆阿可以任意打击辽东的每一个地方,那时梁卓义的后院到处着火,看他怎么救!

辽东军,大约一队三千人左右的人马正在急速的向虎落原方向前进。领兵的将军是梁卓义手下的一员骁将,名叫林彤,所以率领的部下三千也叫做彤字营。

本来梁卓义已经将所有的人马已经安排就绪了,只等一声令下便可以直扑武威。而后就能将富诸隆阿堵在家门口打,可是千算万算忘记了,富诸隆阿也是早有准备。在辽东安排的探子,不比梁卓义在丹真安排的探子少。

而梁卓义也忽视了富诸隆阿的一样法宝,那就是海东青。大陵城的探子将消息绑在海东青的爪子上,可比梁卓义的快马迅速多了。等到梁卓义得到富诸隆阿已经出兵的时候,他的军队才堪堪出了大陵城。

中原出征的仪式极为繁琐,再加上那个监军的要严格按照仪式走。无奈的梁卓义也只能同意,这下倒好。别富诸隆阿抢夺了先手,大惊失色的梁卓义急忙命令,各部兵马不论先后,赶到虎落原就是大功一件。

守住虎落原连升三级,这一切都是只为梁卓义的主力部队赶到虎落原决战而争取时间。梁卓义何尝不知道,这样一点点的向虎落原输送兵力,那就是典型的添油战术。就象给油灯添油,一次不够、再加点还不够、再加,次次不够。最后将自己的有生力量全部慢慢消耗掉,但是不这么做也得这么做,现在争取的就是时间。

但是辽东军的骑兵就那么多,是辽东军没有马吗?不是!而是养不起这么多的骑兵,一个骑兵最少也要训练三年以上,而且必须参加过数次战斗之后,活下来的才能称作是一名合格骑兵。而且每一名骑兵最少也要有一匹备用马 才能在战斗中发挥战力,不说这个就是战马所需要的饲料也不能是青草。

必须的是添加豆类、麸皮、谷物、盐巴等一些食品,以及保管等繁琐的程序。梁卓义挪用了辽东大部分的军费才堪堪组建了一支八千人左右的精锐骑兵,而丹真却是个个都是骑兵。但是现在丹真骑兵也不是最佳的作战状态,现在正是春夏交际的时刻,马匹需要繁殖,而且饲料的储备全靠去年秋天的储备。

本来秋天才是富诸隆阿准备作战的时候,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双方的意图全部被打碎了。这就要看谁的战斗意志强盛了,比的就是谁先支持不住。

林彤不停的催促部下极速赶路,哪怕是掉队也在所不惜。林彤的部队现在是大军的最前方,如果他没有在丹真人的前面到达虎落原,那么辽东军就会处于被动的状态。

可是林彤的部队大部分是步兵,少数的骑兵也是全部作为了探马来用的。三千人的部队,赶到虎落原的时候已经不足两千了,大部分已经掉队。而且这两千人也是个个疲惫不堪,就在林彤松了一口的时候,轰隆隆的马蹄声已经在耳边响起了。

“站起来!站起来!列阵!列阵!”林彤骑在马背上不停的呼喊着,下级军官用鞭子不停的将那些已经站不起来的士兵抽打起来。一时间乱哄哄的,士兵找不到伍长,伍长找不到什长,什长也找不到屯长。建制完全被打散了,林彤骑着一匹黄骠马,不停的在队伍中来回奔跑,指挥者士兵列阵。

“有盾牌的站在最前面!长枪手居后!弓箭手列阵,准备放箭!”林彤的嗓子已经喊哑了,手下的军官也找不到自己的队伍。士兵们茫然不知所措,不停的原地打转。阵势还没有列完,丹真人已经来了。

一时间队伍安静了下来,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响。就像一串串的滚雷从耳边划过一样,最少有五千名丹真骑兵向着林彤他们冲来,大地被马蹄践踏的不停的哀号。小石子儿不停的从地上挑起来,士兵们可以看见大地在上下起伏。

“稳住!稳住!弓箭手准备!弓箭手准备!长枪手下蹲,稳住阵脚,敢于逃跑者就地正法!”林彤的汗水顺着脸颊不停的流淌,喉咙就像着了火一样。骑在马背上的他,已经看见了那黑压压的一片骑兵向着自己冲来,那些只是穿着兽皮的丹真兵,他们已经越来越近了。

其实丹真人的骑兵奔驰的并不快,虎落原的地形根本就不可呢让五千人的大队骑兵展开。最前方的丹真骑兵也不过是连三百人也不到,但是就是这样给这些林字营的士兵极大大压力。他们的身躯不停的在颤抖,喉结不停滚动,捂着武器的手已经颤抖的不成样子,汗水顺着手往下滴着,就像武器被攥出水来一样。

“弓箭手!放箭!”林彤大声的吼着,声音已经嘶哑了。他个人勇武是不假,可是和军队的气势比起来,他现在也胆怯了。慌张的弓箭手的羽箭不少的从手中滑落,飞出去的羽箭只有寥寥几支而已。那些羽箭落到丹真骑兵中间,连一朵水花也没有溅起来。而从丹真骑兵中飞出来的箭雨却遮住了天空,林字营的士兵们傻傻的看着天空。

惨叫声顿时响彻了起来“我的眼睛啊!”“哎呀!”林彤的脸颊也被射出了一道血痕,血珠慢慢的渗了出来。林彤顾不得擦自己的伤势,因为丹真骑兵已经冲过来了。骑兵打步兵,即使不用武器,用极速奔驰的战马也能将站在地上的步兵撞死。骑兵手里的长矛。马刀现在已经成了附属品,林彤排列的是密集阵。他想用密集是人群消减掉骑兵的速度,慌张的林彤忘记了,这个战术只能是自己的兵力是敌方的几倍时才能短时间内使用,没有援兵也一样会短时间内崩溃。

林彤毕竟只有两千人,而丹真人却有四五千,一个丹真骑兵按照三匹战马算,战马的数量也有一万五千匹。林彤的着两千林字营的士兵简直就是被马蹄子活活踩死的,他们连逃跑都忘记了,等到想跑的时候已经晚了。

林字营简直就像是被龙卷风肆虐过一样,他们没有能阻挡住丹真人的铁骑,林彤也丧命与乱军之中。虎落原已经不可能阻挡住丹真人向辽东前进的脚步了,遍地死尸的虎落原的天空上面已经有盘旋着的乌鸦了。

带着这五千丹真骑兵的将领正是噶博西罕,还有一个是白山部的喀达喇库。喀达喇库正是尼楚贺的嫡亲大哥,喀达喇库带着白山部与黑水部拼凑一来的一千多名战士参加了这次对辽东军的战斗,噶博西罕和喀达喇库看着他们的战果不禁哈哈大笑。喀达喇库一伸手,一只海东青便哗啦啦的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要不是有这个,我们还不知道有中原官兵向这里赶来。”喀达喇库对着噶博西罕说道,一边抚摸着这只海东青。噶博西罕道“中原人肯定不止着一股人马,肯定有更多的人马向着这里开进,趁着他们现在分散而又疲惫。我们正好给他们迎头痛击!让他们以后一听到马蹄声就尿裤子!”“好!”喀达喇库大声应和道。

五千丹真骑兵一出了虎落原,犹如猛虎下山一般。还不知道前面情况的辽东军顿时损失惨重,富诸隆阿得到噶博西罕与喀达喇库已经兵出虎落原的消息顿时大喜,“天佑我丹真啊!只要出了虎落原,一马平川的原野就是梁卓义的噩梦了!传令各部,养精蓄锐,等到出了虎落原之后,我们能够有力气将抢夺的女人粮食扛回来!”听到富诸隆阿的的命令之后,丹真的士兵们极为兴奋,欢呼一片。

“可汗!现在应该命令噶博西罕与喀达喇库驻守在虎落原,我们也因该加速前进。出了虎落原才是值得高兴的事儿啊!”富诸隆阿身边的一个大长老说道。富诸隆阿笑道“额尔德木图长老,梁卓义才刚刚走出大陵城,我们找什么急呢?现在勇武的噶博西罕已经打了出去,将梁卓义派往虎落原的士兵一队队的斩杀,我们又有什么着急的呢?现在是春季,战马的肚子还是干瘪的,我们应该心疼自己的战马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