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战士 正文 第二十九章大战的序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60.html


第二十九章大战的序曲

“陛下,老臣以为不是扶桑人太强大。二十我军太弱了!”张启躬身对隆昌帝说道。隆昌帝一听张启这么说,并没有生气,知道张启的话还没有说完。果不其然,张启接着说道“陛下,我军之精锐全部部署在九边之地。还有辽东各地,可是那些都是不能调动的。一旦我军稍有松懈,不光是古元人,就是看似无害的丹真人也会不老实的。但是我沿海各地的官兵实在是不堪大用,所以老臣建议,不如在沿海各地练就出一支新军。”

“编练新军?军饷从哪里来?”隆昌帝问道。张启一笑“呵呵,老臣既然这么说,那就自由办法。九边之地的军队是不能用的,那就只有拿梁卓义开刀了。梁卓义拥兵自重,狼子野心!乃是朝廷的心腹大患。听闻他在自己家里供奉冉闵,还铸了朝廷大员的跪像。这就说明了他的不臣之心!故此,辽东军一定要逐步裁撤。而编练新军就是最好的借口,陛下,老臣多言了”。

隆昌帝站起身来走了几步“老师没哟说错,梁卓义已经成了辽东的土皇帝。他不停的向朝廷要钱,说是剿灭丹真人。可是丹真人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吗?不是!一旦挑起战火,不说别的,军饷、粮草就是一大笔的银子。打赢了,犒赏。死了的,抚恤!最后我们得到了什么?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我们要来有什么用!再说有龙山关天险,就凭借丹真人怎么可能对我们有威胁?梁卓义总是再说丹真人又多危险,这分明是养贼自重!”

张启道“陛下说的没错,梁卓义是养贼自重。所以我们要同意他向丹真人的进攻!”“什么?老师不知道这样的后果吗?到时候灭贼之功,拓地之功加起来朝廷那什么封赏他!可是不封赏有人会说朕刻薄功臣,可是封赏呢?他梁卓义有兵权,又有大功难道真的让他自立吗?”隆昌帝愤怒的说道“如果朕杀了他,那么天下人都会说朕诛杀功臣,什么功高震主之言就会漫天飞!朝廷真是有理也变成了无理!”

张启看着气性很大的隆昌帝,摇了摇头。还是太年轻了,心里藏不住事儿“陛下,所以才让他打!辽东的探子已经探明了。武威丹真的富诸隆阿已经召集了一万多丹真武士,正在打造军械。准备统一丹真各部,陛下也知道丹真人勇猛好战,那个费杨塔珲就是一个列子。一旦探明统一了,那么对我们的威胁可比古元人大了。所以此战的目的就是歼灭富诸隆阿这一万名丹真武士,但是富诸隆阿却不能杀,也不能擒。”

隆昌帝道“老师这是为何?”张启摸了摸自己那雪白的胡子道“陛下,此战一在为了阻止丹真统一,二消耗梁卓义的辽东军。三为了裁撤辽东军做前提,不杀不擒富诸隆阿是为了不让武威丹真被其余各部丹真瓜分。一个分裂的丹真对我们最有利,而这也是裁撤辽东军的借口。”

隆昌帝问道“什么借口?”隆昌帝也觉得自己冒失了,在自己的老师面前总是把自己放松了很多。一看张启要说自己,于是急忙道“还请老师明解”。这回又稳定了许多,张启道“梁卓义在和那一万多丹真武士决战时,必然将精锐送上战场。否则不可能得胜,一旦胜利。那么梁卓义的精锐必然损失惨重,而那时富诸隆阿必然是丧家之犬。威望全无,还能对我们有什么威胁。那时就是宣扬我中国以德服人的国策了,那时四夷必然感谢我中国恩德。”

“而梁卓义呢?精锐丧尽,辽东军依然是残破。那时朝廷封赏梁卓义一个爵位,让他回京师养老。而就地解散辽东军,那时辽东军必然以为梁卓义抛弃了他们。那时梁卓义军心已失,已然冢中枯骨亦!”张启自得的说道“到时候陛下少一心腹之患,有恩德了那些不服王化之人。生了一大笔银钱,又可以编练新军打击扶桑人。陛下何乐而不为之?”

隆昌帝大喜“不愧是朕的老师!此计策能成,定要记老师第一大功!”张启也不推辞“老臣谢陛下隆恩!”

辽东都督府,梁卓义沐浴更衣,摆上了香案。一个太监抑扬顿挫的读者圣旨,梁卓义不停的颤抖着。陛下圣明啊,没想到大长公主一回京城就促成了此事。此次东征,必然毕功与一役!大喜的梁卓义大赏了那个传旨的太监。辽东军已经枕戈待旦了很久,随时可以出征。这个太监也是朝廷派来的监军,随行的还有京营的五千战兵。梁卓义虽然看不上这些京城的少爷兵,可是他们带来的银子却是梁卓义喜欢的。

梁卓义这里磨刀霍霍,武威城的富诸隆阿也召集部下。那么大的兵马调动,怎么可能瞒得过探马。“诸位,现在梁老贼已经开始集结兵马。随时可以向我武威城杀来,一个小小的武威城是挡不住梁老贼的兵马。宁输一子,不失一先。与其恋子以求活,不如弃子而得胜。我们各部兵马集中起来,成为一个拳头。等他们杀过来,我们先杀出去!”

富诸隆阿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将领,武威多山。不利于我们的大队骑兵纵横,而越过虎落原之后就是一马平川。而那边却是中原人的地盘,梁卓义后院起火。那里还顾得进攻我们的腹地,就是他想,他们的皇帝也饶不了他!那时候主动权就在我们手里了,是我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我们全是骑兵,而梁卓义只有八千人。其余的全是步兵,两条腿怎么可能跑过我们的四条腿。而我们就是在游击中让他们的骑兵和步兵脱节,而后集中全力歼灭梁卓义这八千精锐骑兵。那时候整个辽东谁是我们的对手?而后我们就可以缴获无数的铠甲兵器、粮草、还有奴隶、女人!而后我们一统丹真各部,而后诸位就是开国功臣,坐享富贵!”

富诸隆阿热血燃烧,而周围的将军们也群情激奋“请大首领称汗!请大首领称汗!”富诸隆阿哈哈大笑。

这时一个魁梧的汉子出列道“大汗!我们是不是先歼灭城外中原的八千人马?”富诸隆阿停下了笑声道“噶博西罕,你说的对!给你两千人,能打下来吗?”噶博西罕道“那些羊一样的敌人,两千人足够!”富诸隆阿大道“好!噶博西罕,这第一大功就给你了!”

武威城外的中原大营中,一个身穿文官服饰的中年人正在桌子上奋笔疾书。旁边一个猎户打扮的人侍立在一旁,这个中年人将毛笔放在笔架之上。在纸上吹了吹,“小李子,你跟随本官这么多年,本官最是放心。这封信是给当朝丞相的写的,还有这个包裹。有了这封信你就能进丞相府,而后将这个包裹交给丞相。丞相必然重重有赏!记住如果不成,你一定要销毁这个包裹。否则你和你的全家必然死无葬身之地!你可记住?”

小李子道“大人放心,小的一定送到。”这个中年的文官道“马上起行,不可延误。走小路,不可让人发现!”小李子大道“大人放心!”说完转身便走出了大帐。

小李子走后,一个将军打扮的人走的进来“大人,末将看他梁卓义分明是想将借丹真人的手除掉我们啊!现在丹真人蠢蠢欲动,而梁卓义没有一个援兵派来。而且还下令不让他们擅自后退,这不是借刀杀人之心昭然若揭吗!”

“本官何其不知道!可是为臣子的自当以死报效国家,本官已经将收集到梁卓义私吞军饷,欲行不轨的证据送了出去。我们现在就等着以死报国了,将军你怕吗?”这个将军拍着胸脯子道“我李章年怕什么!文官死谏武将死战!这是为臣子的本分,可是这八千人都是一些个老弱病残。可战之兵能有一千就不错了,我们那什么来和丹真人死战!”

这个文官道“那就战死吧!”一个文官将武人的气势散发的异常强烈。“我鲁盛虽然是一届文人,可是这一腔子热血却从未泯灭过!内有梁卓义这个奸贼,外有丹真这些养不熟的狼崽子!此时我等不以死报国,更到何时?”

忽然李章年面色大变“不好丹真人果然反叛了!大人末将护送您杀出去!”鲁盛也听见了吗马蹄践踏大地的隆隆之声,鲁盛道“谁退本官杀谁!随本官迎敌!”鲁盛和李章年一出大帐,就看见兵营里乱作一团。鲁盛高举宝剑道“报国之日就在今朝!随本官杀啊!”

鲁盛率先冲出,李章年手持盾牌,另一手拿着大刀。跟着鲁盛向前冲去,噶博西罕带着两千丹真铁骑在大营里来回冲突。马队所过之处,中原的官兵必然是倒下一片。头颅满地滚,残肢冲天飞。

鲁盛带领着数十名亲兵死战不退,高举宝剑呼号震天。自午时开始一直到傍晚,数十名亲兵全部阵亡之后。孤身一人犹自死战。手刃数名丹真人之后,身中四矢三刃。随后倒地不起,李章年一见鲁盛倒下,手持盾牌护住鲁盛。周围的丹真人杀之不尽,大刀已经被砍的蹦了口。

“章年兄啊,我不成了。你突围吧,能活一个是一个。快走吧!”鲁盛支撑着受伤的身子对李章年说道。李章年一刀将一个丹真武士砍下马背,道“哪里话!你有赴死之心,难道我就没有报国之意?今日咱们可是同日而死了!”

李章年再一回头 ,鲁盛已经气绝身亡。李章年哈哈大笑“大将军李章年在此!众儿郎死战呐!”残余的战士纷纷向李章年集结,噶博西罕看着这些明明是不堪一击弱兵,怎么就不肯投降呢?于是下令道“用弓箭射死他们,不要让勇士们在冲杀了”。“用弓箭射杀勇士?”副将不解道。噶博西罕怒道“这是国战!你以为是部落之间的冲突吗?射死他们!”

箭如雨下,李章年与手下的百余士兵全部倒下。李章年身中二十四箭才倒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