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毫不知情踏入了多铎设下的致命陷阱中的朱由栩此刻正充满了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与大明完全不同的国度,在打量的同时考虑着自己让大明的那些和尚为了他们的佛祖西征天竺时能不能让这里成为大明佛教西征的后援地,正在他思考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伏击圈中,在远处一座茶楼临街的座位上偷偷观察着他们的多铎点了点头,他身边的侍卫立刻就向正在屏气瞄准的刺客们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汗巾,三十几名和朱由栩有着血海深仇的男子化装成的僧侣和小贩就开始向大街正中的朱由栩挤去。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就在最外围的侍卫发现这些已经挤到了自己身边眼神中充满了怨毒的人的时候有人拉响了自己身上捆绑的手雷,一时间爆炸声四起,街上乱成一团。

“保护王爷和王妃。”成放歌在被慌乱的人群冲散的护卫圈中放声大喊,可惜他的声音被汹涌的人潮所吞没,紧跟着埋伏在屋顶上的后金刺客将手里的掷弹筒和步枪施展开来,到处都是爆炸声和枪击声,混在人群里的刺客们一个接一个的拉响身上捆绑着的炸弹加剧了大街之上的混乱,居高临下的刺客们一边肆意的杀戮着街上的平民一边追寻着着朱由栩的身影。

在一听到爆炸声的时候大玉儿就立刻挣脱了身边的侍卫逃进了街边的小巷里,躲在暗处惊恐的看着街面上的人群互相拥挤踩踏,很多人被挤到之后就立刻被无数的脚从身上踩过去然后变成一堆看不出形状的烂泥,随着爆炸声越来越密集街上的血腥味也越来越重,大玉儿被吓得花容失色颤栗不已,就在她恐惧的看着街道之上的时候有人在她背后轻轻的一拍大玉儿吓得大声尖叫。

“大玉儿姐姐,别出声。”多铎一把捂住大玉儿的嘴等到她平静下来:“大玉儿姐姐,赶紧换衣服,现在就是你逃离朱由栩的最好的机会,明天所有人都会以为你已经死了,过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和我哥团聚了。”

“什么?你说什么?”大玉儿愣愣的看着眼前一脸得意的多铎。

“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替身,在体形上和你极为相似,你赶紧脱下你的衣服让我们帮你的替身穿上,还有我也给你准备好了换装的衣服,你就先将就着穿上这身黑水海盗的衣服咱们先混出去再说,快一点,用不了多久郑芝龙和朱由栩的人马就会赶来包围这里,到时候咱们就走不掉。”多铎急促的催促道。

“我不走,你都干了些什么?”大玉儿嚎啕大哭,她的计划已经被多铎彻底打乱。

“你不走也无所谓,方正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一次朱由栩死定了,为了可以给朱由校一个交代锦衣卫一定会彻查此事,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查到你的头上,到时候你们科尔沁将会面对狂怒的朱由校和他那如狼似虎的辽东军,你现在已经没有第二条路了,只能和我们一起逃出去。”多铎阴笑着威胁着大玉儿。

“我知道了。”冷静下来的大玉儿别无选择的将身上穿的外衣脱下来换上了多铎递给他的黑水海盗的衣衫,虽然已经是八月了,但是锡兰炎热的气候仍然与夏天无异,内里只穿着一些贴身内衣的大玉儿曼妙的身段显露无遗,多铎贪婪的打量着大玉儿的身体,他的目光让大玉儿浑身不自在。

“好香啊,就这么扔了还真是可惜那。”多铎接过大玉儿换下的衣服深深的嗅了一口陶醉地说之后随手扔给身边的侍从:“赶紧给里面那个替身穿上再在她身上绑上两颗手雷然后赶紧推到大街上,咱们走。”

“是,贝勒爷,可是屋顶上那些兄弟那?发信号让他们一起撤吗?”侍卫利索的将一直扛着的麻袋打开,里面捆绑着一个身形和大玉儿极为相似的女子,两个侍卫不顾女子的挣扎将大玉儿的衣服给她套上之后将那名女子狠狠的推入了大街之上,慌乱的人潮立刻将她远远的裹了出去,没走几步人群里再次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之后多铎的侍卫询问多铎要不要领着屋顶上的兄弟撤退。

“不用给他们发信号,他们今天早上喝的酒里我已经给他们下过毒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毒发身亡,就让他们在最后的时刻为后金的霸业出力吧。”多铎阴狠的连自己人也不放过:“咱们走,再不走连咱们都要被包围在这里了,快一点。”

就在多铎的计策实行的时候城外半山坡上的靖海侯府里正在和手下策划西进战略的郑芝龙也在第一时间听到了爆炸声:“怎么回事?那里爆炸了?”

“好像是庆典那里,糟了,翼王殿下他今天去参加庆典了,这么密集的爆炸声肯定是有人在行刺。”陈永远立刻打开窗户侧耳倾听,听了一小会后脸色煞白:“侯爷,您立刻点起兵马赶快去救王爷,属下先行一步看看能不能找到王爷把他带出来。”话还没说完陈永华已经纵身而出,话音落地之时陈永华已经几个翻越远远的消失于郑芝龙等人的视野之外了。

“立刻调动所有人马赶快去救援王爷,他要是有个闪失咱们就麻烦大了,快。”郑芝龙已经猜到是谁在捣鬼了但是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将朱由栩安然无恙的救回来,暴怒的郑芝龙拔出挂在架子上的配枪也冲到了门外大喊:“所有侯府里能动的人都给我去救王爷,快。”

使团驻地。

“快,所有人立刻拿起武器赶往庆典地点去救王爷,快。”留守驻地的吕海也红着眼睛挥舞着手枪在院子里大喊,喊完之后第一个冲向了爆炸声传来的地方,使团里所有的人都随手拿起一件能当作武器的东西就跟着吕海向外冲,离事发地越近吕海头上的汗就越多,久经沙场的他实在是太熟悉掷弹筒那特有的尖啸声了。

陈永华出了侯府之后飞速的向爆炸声传来的地方飞奔,半路之上和他迎面而来的人群实在是太多了,陈永华纵身一跃跳到了道路旁边的屋顶之上沿着房顶向前疾行,将近十里地的距离他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当他来到事发地的时候后金的刺客正在居高临下的向人群肆意开火,陈永华二话不说一枪击毙了眼前的刺客,随着屋顶上的枪声其他屋顶上的刺客纷纷调转枪口向着陈永华开火,没有了屋顶上掷弹筒的射击被压制在一间临街屋子中的朱由栩的侍卫立刻松了一口气,成放歌趁此机会带领着几名影卫立刻从后窗户里跃出从后面登上房顶,趁着屋顶之上的刺客被陈永华所吸引也拔枪反击,形式立刻逆转,后金的刺客在陈永华和锦衣卫的夹击之下纷纷殒命,剩下的几个见状不妙就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抓活的,不要全杀了他们。”陈永华见刺客开溜赶紧对着对面的锦衣卫大声喊到,必须活捉这些刺客才能洗清黑水公司的嫌疑,这是陈永华此刻心中所想。

那些刺客在屋顶之上飞跃了几下之后跳入小巷之中试图逃跑,刚转了几步陈永华从天而降:“放弃反抗,你不是我的对手,乖乖的和我回去告诉我你们是谁派来的我保证到时候给你一个爽快的死法。”

“我们是、、、、”刺客惊恐的看着不怒自威的陈永华结结巴巴的说,刚说了三个字之后就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蹲了下去,陈永华一急立刻靠了上去可惜为时已晚,刺客已经七窍流血而死,流出的血中泛着黑色的光芒。

“这下麻烦了,他们穿着黑水公司的衣服我们可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陈永华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

“站起身,不准动,放下你手里的枪,把你的双手放在我们看得见的地方。”就在陈永华苦思善后之法的时候身后传来愤怒的声音。

“我是靖海侯郑芝龙郑侯爷的随从,我们侯爷在侯府中听到有人行刺王爷的时候就派草民前来护卫找寻王爷,你们那边也是一样吗?”陈永华扔下手里的枪转过身面对着浑身挂彩的锦衣卫苦笑一下:“如果我告诉你这些人不是我们黑水公司的人你们信吗?”

“我也相信这些人不是你们黑水公司的人但是职责所在,你必须跟我们走接受我们的调查。”成放歌对眼前人稍微放松了一下警戒。

“王爷现在怎么样了?我们侯爷很是担心,他正带领大队人马赶来。”陈永华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朱由栩的安危,只要朱由栩没事那么自己还有可以解释的机会。

“很不妙,王爷和王妃刚才身受重伤,我们现在必须将王爷和王妃送回使团驻地,可是你也看见现在大街上已经乱成一团了,而且他们的伤太重了我们不敢移动他们。”成放歌懊恼的摇摇头。

PS因为没什么人看所以我决定让这本书在接下来几张里完结,没有留言实在是太让我没有动力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