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求职经历,就像相亲

公元二零零八年九月五日八点,我开始走遍这城市的各个角落去相亲,公元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三点,相了个完美的亲.

求职,跟相亲再相似不过了.我拿到了平生第一个offer,也是自己最喜欢最满意的offer.

我的经历也许再普通不过了,只是千千万万求职路上的其中之一,但是独一无二.

九月的日子,距离校园招聘会也是越来越近了,我开始准备自己的简历和装备,也开始去了解那些所谓的公司,收集各种各样的招聘会网站和面经之类的东西.


十月国庆后,校园招聘慢慢的多了起来.那个时候只要有招聘会我就会和同学们一起去投简历,然后等消息,慢慢的就没有了回音.很多的公司要网投,现在网投成为了一种趋势了,大部分企业都要求网投.我每天再什么前程无忧啊,中华英才啊这些网站去投简历,有的时候一天投好几份,但也是有选择性的投递.


到了招聘会渐渐多的时候,我天天盼望着自己的手机能出现一个陌生的号码,那种感觉就是期望邂逅一段暧昧感情的心情,每天总会无数次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着黑黑的屏幕发呆,可是那半天也不亮一下,我期待能有个公司给我个电话,或者只是一个猥琐的短信,我就能获得那种满足的快感.收到的第一个电话是美的的笔试通知,我接了电话,一个很性感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呼唤我的名字,我当时很紧张,手心里面都是汗,脸涨的通红,声音一直在打颤,毕竟这是我的第一次嘛.我最后很有礼貌的跟他说再见了.挂了电话之后,我马上深呼了一口凉气跑到卫生间去洗间了个脸,坐了好半天才缓冲过来.因为距离笔试时间还早,就没有去在意,每天依旧是有招聘会就出去,后来收到的第二个笔试通知是三一的,三一笔试的那天很冷,我走进华科空旷的教学楼的时候直打哆嗦,笔试分为专业题和综合素质题,综合题有语文数学历史政治,还有逻辑推理,图形推理,数字推理等等考察IQ的.还要填写一份申请表,真麻烦,最后还出几个问答题给你做,问你为什么来我们公司啊,你的职业规划是什么啊,你的优势是什么啊,你大学最成功的是什么啊,一些垃圾的要死的题目,有些题目的答案我都背过了无数遍了,最后还要写上你爸爸妈妈的名字.这些题目是我最喜欢的,所以我花了一个半小时就搞定了所有的题目,还有半个小时他不让交卷,所以我就在那里无所事事了,我记不清楚我申请的职位是什么,所以涂改了几遍,卷面已经很烂了,管他了该咋的就咋的.坐着也是无聊的要死,又不能东张西望,有不能开手机,我就只好托起个下巴在那里看那两个女监考了,其实她们都是华科的学生,华科的女生真的不敢恭维了,我好多哥们长的一表人才如今还是孑然一身,最主要是不想虐待自己.好不简单熬过去了,已是九点的晚上了,头疼的发昏.


过了几天,惊讶的收到三一面试的通知,我的处女面试当然得好好得准备一哈了,早上起来又是梳头又是洗脸,最后整上一套西装,我靠!还真有那么回事,提前四十分钟奔到武汉理工大,那天在下雨,所以有点冷,我到达面试地点的时候已经很多人了,都是职业装,不过跟我一组的有个穿牛仔裤的染黄毛的,这小子不知道是不是认为我看起来比较的MAN,像找到了知音拉着我猛侃一阵,我本来不紧张的,这小子问着又问那像个八婆,严重影响了我的情绪.一组五人进行初试,开始是一个接一个的进行自我解剖,到我的时候我说话说的很快,我避开我的学习不谈,因为我旁边坐着的几个都是他妈学习超级变态的那种,而且不是华科的就是武大或者理工大的,我感到蛮有压力,所以我就跟他谈我的个性和一些实践活动,反正就是瞎扯淡.面试官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还蛮友善的,问我是不是喜欢唱K,我说我更喜欢参加团体的演唱活动.随便问了几个问题就叫我们出去等通知进行下一轮面试,我以为自己是没有希望的,因为发挥真的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结果侥幸还是过了.悻悻的跑去复试,又是五个人一起上,又是自我介绍.然后面试官提问,我总是抢先举手来回答,而且表现的很积极,发挥出自己最大的能力去争取,本来感觉不错的,可是没有通过,我一个朋友和我一组的通过了,不得不承认他的学习很变态,我的学习只是下三烂.最最客气的说也只能勉强说中等吧.没通过也没有感到什么郁闷的,也是把这当一次排练吧,华科的那萎人说上了也不去只是来混面经的,真想抽他,手里拿几个offer不想签到处和我们竞争,这很残忍.


断断续续的几天,美的给通知去面试,是九个人小组讨论.又是几个华科的武大的理工大的,我还真觉得我们有缘,居然又碰到那去三一的华科胖子了,在场的可以说都是有些技术含量的,否则过不了笔试这关的,小组讨论我也表现的很活跃也很积极,华科的两个估计学工科的脑子便秘了,只会做题不会说话,坐在哪里就是屁都不放一个,偶尔插两句也是结结巴巴搞不清他要表达什么,真想把坨纸塞他嘴里.四十分钟到了,面试官要我们总结一下,我们推选了个华师的女生总结,反正我的感觉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抓住重点,一伙人只忙着搞什么方案设计什么的,但是忽略了面试官的意图,其实面试官根本就不在意你能设计出一个什么方案,他在乎的是一个小组的团结协作能力和成员的领导技能,以及说服力和问题解决的能力.我感到是没有希望了,最后我很诧异的是那华科的两二轮子上了.我班上的同学也去了不少,而且有些表现的真的不错,但是别人不选择我们,依旧是华科武大的,所以回来我们总结说美的的面试,我们是给人家捧场当陪衬,本来我们是准备去相亲的,结果无意之中成了伴娘.


五校联合大型招聘会第一场,我门班人五点钟就跳起来了,我是被拉起来的,结果停水了.问题不年轻,不可能不洗脸不刷牙吧,这可是正式场合,突然听见外面哗啦啦的响,我跑出去一看,我靠!一大坨人把消防栓的开关打开了在接水,等我去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我马上提个桶奔到三楼去,提了桶水就往寝室奔,往盆里一倒,昏死,黄色的像马尿一般还飘着油液.耐着性子洗了个头,搞了个精神的发型出发了.风风火火的赶到华科,还没有进校门,就看见队伍一直派到外面的小吃店了.没见过的也许不信,那条队至少一千米.好不容易挤进去了,人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根本走不动,大概4个小时投了6份简历,有几个公司我排了大概半个小时,别人看了我得简历之后说:很不好意思,你们学校不再我们这次招聘得范围之类.其实你们也有你们的优点,是很有发展前途的.....这种下流没创意的话我听了无数遍了,听的心烦,听的也心痛,更是心酸......中午我接了个面试的电话,现场一篇的混乱,只听得到一个女的要我2点去什么地方面试,也不知道是什么公司,想着难得进来一次抓紧时间多投几份简历至少希望大,一点半的时候买了两个包子就打的赶去面试.面试的是个五十岁的男人,迟到了三十分钟,还跟我们大谈素质,说你们大学生啊素质那个差,然后吃痴呆呆的望着我们傻笑.最后发了张卷子让我们做,我很快的做完了然后等他通知面试,由于人还是很多的,所以都是五个五个的进去,等我哪组的时候天都黑了,我又冷又饿还头昏,他说了两句话."这份卷子不是考查你们成绩的,考查一个态度问题,你们留下电话就可以走了".他停下来问我们有没有什么要问的,一群人都呆在哪里沉默,我站起来问他:还有别的问题吗?他说今天就到这里.我真的是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了,我说:先生,我专门从招聘会现场赶来面试,几个笔试的机会都没有了,我打的也花了二三十,等了好半天,你来了就说了两句话,我大老远的跑来我容易吗我...我把手一伸,"把我简历还我,我没兴趣了"我拿了简历就走了,肚子饿的要死好不容易找了间面馆吃了碗不知道啥味的拉面.


基本上以后的日子就是每天在武大华科理工大旋转,我个人是对公交车上面的恶心气味极为敏感的,每次坐车都会恶心,每天旋转在这几个学校的招聘会啊面试啊笔试啊,让我身心很疲倦.早晨八点我开始自己新的一天,中午随便买点吃的就继续赶路,累了就找个教室或者报告厅躺一会,晚上拖着疲乏的步子往学校赶.那么一段时间,我都不希望自己早晨醒过来,好像赖在床上,好想今天没有招聘会,好像给自己一个合适的理由不出去.

大学四年,于我,有太多的遗憾,学习没有太努力,我希望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我就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笨鸟先飞,谁都懂,但做一只合格的笨鸟太难.<阿飞正传>我看的不是很懂,我很喜欢里面的一句话-------世界上有种鸟没有脚,生下来就不停地飞,飞累了就睡在风里,一辈子只能着陆一次,那次就是它死的时候.


我这么大了,妈妈有时候还会提起以前我爱哭的样子,她一边说一边笑,我总是在妈妈的话语里寻找那些难忘的时日.现在我很坚强,不是个爱哭的男孩了,同样还是妈妈眼里的乖乖仔.找工作的日子里,我仿佛记得那天我很不坚强的湿了眼.那天我很早去武大的广州宣讲,是几个垃圾的企业,已经是十二点的样子了,我知道理工大有一个招聘会还在,我是步行过去的,见到了很多同校的同学,其余都是理工大的学生,有的人在现场签约,我看到我们学校的简历另外放在一边,我也放了一份简历上去了.坐在那里等着,十二点半的样子那个招聘的人说公司有规定,我们学校不再招聘范围之类,很多人开始撤了,我觉得我应该留下来等着.等着,等了大概半个小时,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拿起自己的简历走过去.我笑脸看着那位年老的先生说"先生,我是**学校的,请你看一下我的简历吧,希望您给我一次机会,谢谢"他没有接我的简历,停顿了三四秒的样子开口了"同学,别为难我了,我们公司有规定的,我也没有办法,其实你们学校不错,学生的能力也很强,但是这是硬性的规定,你还是另谋高就吧......."我刚开始看着他,最后我的眼睛不敢正视他,死死的顶着我的简历,两只手有点发抖,突然鼻子有点酸酸的,我用手摸了鼻子好几下来掩饰我的窘迫,对于后来说的话我都听不清楚了,我只是低声的说了几个嗯字,我努力的说了句谢谢很快的转身走出门外,我拎着我的公文包,穿着我的求职装,却是满脸的惆怅,在出门口的一霎,两个女生拿着协议书有说有笑的走进来了,她们转头看了我一眼,我侧过脸很快的出了门.只是觉得当时鼻子酸酸的,眼睛有点湿湿的,我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我对自己说"没事了,更好的会等着我".我连机会都没有,以前的面试没有通过我没有感到任何的打击,心态很平和,而这次我遭遇了一次重创,彻底的说是一次歧视.两点,我要去笔试,现在还有四十五分钟,我才发觉自己还没有吃午饭,我跑出去在附近的小点买了四个包子,在那个公交车牌下狠狠的吃了,那天风很大,站在外面真的好冷,全身直打哆嗦,这样的时刻我好希望有个人给我一个电话,她是不可能了,我也不愿意在看到她的短信.在公交车来临的一刻,手机响了是条短信,我好不容易挤上来车,翻开手机原来是10086,要我去选秀.我哑然失色.


后面的笔试很简单,然后又去了一个面试,已是晚上六点的样子了,在全国最美丽的大学里面,我总是形单影只的,没有校车,我是问路问出去的.晚上的武汉街是很热闹的,只是这份热闹和喧嚣不属于我,我已是身心疲倦,只想着能回到我的寝室睡觉.过马路的时候,我是被人群簇拥着过去的,一不小心把鞋给人踩掉了,我惶惶然然的蹲下腰扯鞋,突然发觉自己头脑发昏,好像是没有任何感觉和情绪了,是一种凄然和迷茫.我没有坐车,一直从武大走到理工大了,我想走着,一个人走着.街道两旁的夜市霓虹灯闪烁,酒吧门口的漂亮小姐冲我微笑,可惜我难以回报她美丽的微笑,身边是一群放学的孩子,有位妈妈牵着她的孩子好开心的从我身边走过,我想起了那好久以前妈妈不也是这样吗?妈妈送我上学,接我回家,找不到妈妈我就会哭,妈妈说我长不大,可是好多年后妈妈说那个不太坚强的孩子不见了.妈妈你知道吗,你家的小孩心情很复杂,为了争气往上爬,累了又想躲回家,请不要为我太牵挂......


后来几天的几个面试都没有谈成,去华科的那天已是中午十一点了,我赶过去的时候人都散的差不多了,我投了三份简历两份被退回来,原因是华科专场.我已无心呆在这里了,可是又放不下.也许是一次机遇,我空着肚子等到下午一点半,终于在这混乱的现场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份offer,最重要的是我喜欢的工作.签完是四点了,我走出体育场的时候声呼吸了一口气,扔掉了所有的简历和复印证书,我给爸爸打了一个电话,他问了一些东西,最后强调了三句话:让我珍惜机会,努力工作,照顾自己!


那天是十月八日,是我回学校最早的一天,我一身的轻松,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一路走了过来,感受很多,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我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个学习下三烂的人,所有我起步比人早,我需要更努力的去抓住机会.

人心总是不平衡的,很多的人会感叹世事不公,居然让我拿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是他们的遗憾.但,这是我的努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