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佤邦女孩:我们不会归顺中国

缅甸佤邦女孩:我们不会归顺中国

一个缅甸佤邦女孩看中缅边境战略

大家好,我是缅甸佤邦女孩Nawani。

首先我要介绍一下我们佤邦,然后分析佤邦和中国的关系以及边境战略问题等。缅甸第二特区(佤邦),东北面与中国云南省临沧地区的耿马县、沧源县,普洱市的澜沧县、西盟县、孟连县、西双版纳州的勐海县接壤。北面与缅甸第一特区(果敢)相连。南面与缅甸掸邦第四特区相邻。西面至缅甸第二条大江—萨尔温江(怒江),与滚弄、当阳等城镇隔江相望。面积约1.7万平方公里。人口约40万。南面地区与泰国接壤,面积约1.3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0万。佤邦的领导人绝大多数是佤族,来自当年(1989年)缅共解体时各个军队实力部分。

佤邦事实上是一个半独立政权存在,拥有自己的民族武装UWSA佤联军。税收、政府运转完全独立。其中北佤负责与中国的边界防护,打击走私任务。南佤负责与泰国的边界防护,打击走私任务。中国是佤邦的一个重要战略支援地,提供了绝大部分商品,电信,金融,交通服务。我们识中国为主要贸易对象。中国事实上也有很多在佤邦资产。

这是我,一个一样有着和中国普通女孩梦想的佤族女孩。

我们勇猛,善良,艰辛卓绝,为的是有一个美好的民族生活和延续。

中国的边境管理最近几年急促收紧,为的是防止日益紧张的“佤邦-缅甸中央政府军”冲突,可能会重蹈2009年88果敢事变覆辙,带来难民潮。但我们佤联军的战斗力不是果敢同盟军可以比拟的,缅军2个师兵力压进南佤171军区,我们也从来不惧怕。

但是中国的单方面关闭佤中云南边境,中断双边贸易,使得我们对于中国朋友的信任和尊重受到了伤害。自从边界关闭,中国过来的客商急剧萎缩,邦康的市场也萎缩了,人们的日子不好过了。事实上,犹豫的心态应该是占据了边境管理者的思维。请相信我们,佤邦的战士绝不会让缅军侵犯1989年以来的每一寸属于佤邦的土地,即便是会死伤一些佤邦儿女也在所不惜。

重新开放自由的边境通道应该是双方都一直期盼的美好将来。让佤邦的优质宝石和橡胶自由流通到中国,让中国的技术和资金自由流动到佤邦吧,造福于边境双边的儿女。

防范可能的军事冲突。采取鸵鸟政策是你们中国官方长期的惯例。怕就不要。可是这会伤害很多当地儿女的具体利益和对中国的尊重。

我们佤族的基础设施很落后,这是事实。最大的城市就是首府邦康特区了。我们佤帮儿女只要上下一心,摒除外界干扰,努力吸取外界优秀资源,发展民族特色经济文化社会建设,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有飞跃发展的。60万儿女有这个信心,因为祖先赐福我们脚下有1.7万平方公里土地和勇敢地文化。

关于风土人情,我们佤邦的人很淳朴,实际关心的其实只有自己生活圈子,过好,过得平安就好,不希望有太多的外界烦劳干扰我们。热情不用讲的啦。佤族男人好酒,喝酒那是千杯不醉,要把客人喝高兴。酒原先有自己酿造的粮食酒,不过这些年都是买中国云南拉过来的商品酒了,白酒,啤酒。不知是进步还是什么。吃的和云南人差不多,喜辛辣,鲜辣。米粉是一个广泛的爱好了。

住,我们这里城乡差不是太大,本身城市规模不大,除了掌兵的人和政府人员有机会修筑自己的别墅外,其他的普通人还是很困难的。家庭很简陋,物品也不多。乡村就更不用提了,草屋,脚楼是最常见的建筑了。脚楼其实有很多好处,大家猜猜吧。

说起我们佤邦,我也不想避讳,毒品是比然要谈起的事情。佤邦的鸦片种植和毒品加工,一直得到全世界特别是联合国禁毒署关注。有一篇Kathryn Theobald and Hui Hui Ooi于2010年撰写的论文,研究了一些问题,发表在“The National Strategy Forum Review”,题目为The Wa State, Burma。以我作为本族人来看,还不够深入探究,只是介绍一些表面现状。主要关心的是美国和联合国应当对佤邦的禁毒局势的关注和策略等。其中提到魏学刚司令的审判问题,这个对此我不好发表意见。

我要重申一下,我们佤民族的政治立场:Independence=In-dependence;不依赖缅甸中央政府--大缅族沙文主义军人政府。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发展社会,经济,教育和改善佤族儿女生活,吸收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优秀资源,投资佤邦。我们有信心和力量,因为祖先赐福我们脚下1.7万平方公里土地,这里有山岭,水流,沃土,森林和勤劳善良的60多万佤族儿女。2万最优秀的佤族儿女扛起枪保护我们劳动果实,其余的建设自己的家园,何罪之有?

历史上,缅甸中央政府没有给予多好我们投资和建设,我们只想在缅甸中央政府那里要一个承认和保证名称就好。而缅族军队试图多次蚕食我们的土地,袭扰我们的民众。

这是佛祖和祖先留下的财产,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她,为了我们当代人和子孙后代。我们善待自然,尊重自然,因为我们珍视他是我们的自己的命脉。不忍任何人来践踏和破坏她。

中国朋友不是一样有这样的情节吗?!

郑重声明:

1,我只是站在我是佤邦儿女一员的角度,讲述我的民族发展,对外交往的策略看法,不代表任何官方确认观点。这些看法当然主要是涉及到和中国以及缅甸中央政府。自由的思想表达不是诸位都很推崇的吗?!

2,请大家在发言的时候尊重讨论的朋友们,大家聚在同一个话题下是多么美好的缘分,为什么要相互恶毒攻击和谩骂诋毁呢,何况你们是同宗同族人?!

3,大家如果在情况暂时没有知晓时,最好有委婉的口气,而不要用揣度的诋毁伤害我们的努力。佤邦已经彻底摈弃鸦片种植(至少在政府实际控制区域),全面采取替代种植(橡胶、茶叶、大米、热带水果),这个项目已经成熟运转几年了,老百姓的收入比原先高了,不要担负恶名了,您觉得我们还会去做伤天害地之事吗?

4,比较因为历史原因,我们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整个佤邦全面建设还是比较落后的,相对于中国内地和其他周边地区,特别是泰北地区。这正是我们要大力宣扬我们建设现状的缘故,让世界上更多的友善朋友了解佤邦,理解佤邦,投资佤邦,支持佤邦。

5,我们从来没有谋求在政治上脱离缅甸中央政府,只是愿在和平尊重的前提下谈判解决一切争端,实现民族和解,自治。为佤邦的明天,缅甸的明天,东南亚的明天,受中华文化影响族群的明天,世界的明天做出地球子民的贡献。

佤邦女孩Nawani回答中国网友的提问实录:

我的中文名字叫 娜瓦尼。 谢谢大家关注。 我们不想涉足到中国和缅甸之间的政治角力中去,只想有一个自己的独立自主的,安宁祥和,幸福充裕的民族文化持续发展。 民族之子当为之奋斗,虽然我是一介女流,可是我是我们佤邦少数去过仰光,清迈,沧源等大城市学习过文化的佤族儿女。我应该为我的民族做出贡献。

My chinese name is 娜瓦尼。 Thank you all very much for caring about our 600,000 Wa people. Actually, we do not want to disturb into the mutual political relationship. The only hopeness of our people is the independence and autonomy, peace and welfare,happiness and richness, longstanding of our special culture. As a member of it, who are among the rare ones studyed in Roogoon, Chiang Mai, and Cang Yuan, I pledge to jion the establishment of this centry dream at last.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中国没有当老大的气魄 做事瞻前顾后如同小脚奶奶 被国内的汉奸忽悠的只知道听美国的 美国在给中国挖坑呢知不知道? 本来还有几个朋友 被中国自己抛弃了只知道到处撒钱 人家瘦了钱还补一句“SB” 本来面点和中国关系很好 美国怎么渗透进来呢?在稳定越南后,老挝毫无悬念的倒向美国,在渗透面点的过程中遇到很大的阻力,损兵折将。美国浴室就放风要攻击面点首都,迫使面点迁都内陆 迁都是容易的事儿吗? 激化了矛盾 亲美派趁机抬头和反对派遥相呼应,对政府施压 面点担心中国不甘心放弃在面点的实力 不同意离开中国,反对派浴室就制造果敢动乱夺权,想先把水搅浑,激化矛盾再说。谁知中国更本不管果敢死活 只是收容难民了事 任由还乡团在果敢烧杀,打压亲中国一派,果敢沦陷,中国威信大损,这下谁都知道中国靠不住,纷纷寻找新靠山,讨好新主子靠什么?投名状啊 13颗大好头颅就这样被血淋淋的送到美国主子手上,有一就有二三 停建大坝也是面点政府给美国的投名状 可以预见 南亚将兴起新一轮的反华排华高潮 中国在南亚经营数十年的威信 利益 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中国有这么好的条件占领缅甸分化缅甸却步利用,一旦得缅甸,中国很多战略上的劣势就迎刃而解。上可收复藏南,下可绕过马六甲。应该全力扶持果敢我们这样的汉族政权,对于佤邦这样的民族独立政权也要开放支援。缅甸投靠美国的步伐越来越快,军政府都开始民主选举都开始像美国靠拢了,水坝,释放政治犯,留给中国的时间不多了。想到这个该死的政权占着茅坑不拉屎,不维护民族利益,连封建社会都不如,皇帝老儿至少会当中国是他家的,现在可好我们是被一群老婆孩子都是外国人的垃圾管理着,中国的权利根本没有人维护,就算中国亡国了,他们和五毛摇身一变就成外国人就成带路党了!

12楼sanv

果敢是中國漢族,原來被緬甸人迫害,改名叫果敢的

其地區屬於中國地區,(該死的麥克洪馬線)

應該將支持果敢地區收回

至於佤邦多支持就好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