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称遭逼供与狗同笼续:家属质疑警方销毁证据

“好端端的一个人,被说成是黑社会,关了1年后,人都快废了!”杨金德的妹妹杨金芬在电话里,语气激动地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令她气愤的是,在此事被媒体广泛报道后,河南省南阳市公安局没有作出正面回应,反倒是把杨金德等人遭受酷刑的警犬基地审讯室紧急拆除,她认为这是在销毁证据。


他的哥哥杨金德,原本是河南南阳一家汽车销售公司的老板,还是当地政协委员。去年,因为一起民事纠纷,杨金德对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的处理方式不满,先后带人到法院讨要说法,随后进京上访,后以涉黑的罪名被警方抓捕。今年7月30日,该案一审宣判。唐河县人民法院认定,杨金德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6项罪名全部成立,决定对其执行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40万元。


杨金德的辩护律师朱明勇告诉记者,杨金德已瘫痪不起、大小便失禁近1年,目前仍被羁押于看守所,等待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1个月前,他们向法院提出取保候审申请,但一直没得到明确答复。


10月13日,记者从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宣传科娄姓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该案已进入二审,具体信息不方便透露。而之前杨金德方面提出的取保候审,娄姓工作人员表示,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同意其申请。


对此结果,朱明勇表示不能理解。他告诉记者,杨金德被刑拘后,曾一度被羁押在南阳市警犬基地。据他朱明勇介绍,杨金德称多次被刑讯逼供。9月14日,朱明勇和杨金德的另一辩护律师杨大飞在看守所会见了杨金德,拍下了杨金德描绘警方刑讯逼供的视频。


在视频里,杨金德向律师讲述了被刑讯逼供的细节:他被羁押在警犬基地时,带上手铐脚镣与狗关在一个笼子里面,名为“与狼共舞”……


杨金德的哥哥杨金有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自从7月5日到14日开庭的时候跟杨金德见过一次面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杨金有在去年案发当天也被带进过警犬基地,被关在与杨金德不同的屋子里。他一进去就听说,进去的每个犯人都要被打。杨金有说,他当时也被打了,但毕竟不是“主犯”,比杨金德遭的罪应该轻得多。当时杨金德被关在第一间屋里,每个屋子都拉着帘子,只能听见里面的惨叫,却看不到受刑的过程。“警犬基地在郊区的一片树林中,你喊的声音再大,外面也听不到。”


视频中,杨金德头戴纱布,赤裸裹着被子躺在地上,指甲上包了纱布。杨金德说他已经被打瘫痪了,左眼瞎了,耳朵聋,站不起来,躺了快1年了。他天天打报告要做伤情鉴定,但都得不到答复。


此案一审时,多名被告人指证遭受刑讯逼供。对此,公诉人仅提供了南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第一大队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称该队:“在办理杨金德等人涉黑专案过程中,办案民警在抓捕、审讯等侦查过程中严格依法办案,没有引供、诱供、刑讯逼供等违法违纪的情况。”对于辩护方要求的审讯同步录音、视频等证据,公诉人没有出示。


而就在杨金德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之时,杨金德家人发现,南阳市公安局正在加紧拆除警犬基地审讯室。


各路记者都在采访调查,当地一名记者今天凌晨进入该警犬基地,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警犬基地审讯室正在拆除中。“我们去的时候,还有被拆除的痕迹。其他暗访记者在我们去的前一天看到了粉刷的工人,和犯人的被褥、床等物品,有工人在粉刷墙壁。”而该记者从周边老百姓及一些办案民警处了解到,原来这里人很多,南阳市刑警第一大队、南阳市公安局大案大队两个大队之前都在此办公,关了很多犯人。“这里原来大约有10个房间,每个房间关押4名犯人,基本是满的。”


对此,记者试图联系南阳市公安局警犬基地相关人员,没有得到答复,而南阳市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则表示领导不在,目前无法接受采访。


本报北京10月14日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