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在危急十分亮出诗人身份便可以逢凶化吉

现如今,人在危急时分亮啥身份有用,众所周知:“我爸是李刚”,“我爸是公安局长”、“我亲戚是北京公安局副局长”……是也!只要有一个在公安局做局长副局长的爹或亲戚,便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神马都是浮云的时代,公安局局长副局长,却是非常有用的护身符,不是浮云。


那么,时光倒流一千多年,穿越到唐朝,那个时代,人在危急时分亮出啥身份,可以收到类似今天有个做公安局局长副局长的爹或亲戚的功效呢?倘若我直接公布答案,大家一定会觉得匪夷所思,难以置信,脾气急一点的,可能会骂我杜撰撒谎,不再往下看。因此,我不能着急,先转述两则故事:


唐末有个宜春人,名叫王毂,有一定的诗名。他曾经写过一首《玉树曲》:“璧月夜,琼树春,莲舌泠泠词调新。当时狎客尽丰禄,直谏犯颜无一人。歌未阕,晋王剑上粘腥血。君臣犹在醉乡中,面上已无陈日月。”一时间广为传播。王毂没有中进士的时候,一天在街上走路,忽然看见有同学被一群无赖围住殴打。这王毂有心上前救友,奈何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急中生智,只见他冲着无赖们大喊一声:“不得无理!认识我吗?我就是写出‘君臣犹在醉乡中,面上已无陈日月’的人!”要搁今天,无赖们非先来一阵哄笑,然后继以一顿拳脚不可。可是,唐代的事情不是这样的。那帮无赖一听这话,不但当时就停手不再殴打他同学,并且惭愧地向王毂谢罪,然后,灰溜溜地离开了。


还有一个类似的故事。诗人李涉一次过九江去看望他的弟弟,行至浣口西边,忽然遭遇大风。看见有大帆船,船上数十人全都手执兵器。两船相近时,那艘船上有个人上前问他是谁,李涉手下人就回答道:“是李博士的船。”那船上的强盗头子就说:“如果是李博士,我们就不拿他钱财了。因为久闻诗名,只希望得到一篇诗作,钱财金帛不希罕。”李涉当即写了一首绝句赠给强盗头子。强盗头子也礼尚往来,请李涉吃喝了一通,临走时还赠送他不少东西。


(上述两节文字,转引自拙著《歌者的悲欢——全面解读唐代诗人》,电子工业出版社2011年3月)


不难看出,唐代人在遭遇危急的时候,假如亮出诗人身份,便可以使市井无赖羞愧遁去,使江洋大盗手下留情,以礼相待。换言之,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我不知道:唐朝倘若有人在危急时分亮出“我爸是执金吾”、“我亲戚是都指挥使”之类身份,会不会收到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之功效。但是,我们可以知道:今天倘若有人在危急时分亮出“我是诗人”或“我写过某两句诗”,其结果一定会是,在遭到一番嘲笑之后,逢凶遭凶,遇难死难,决无全身而退的可能。


唐朝并非尽善尽美的时代,天空也会有云翳蔽日、乌云翻滚的时候,但是,亮出诗人身份便可以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即此一端,便足以令人怀想,向往!(丁启阵 中国网专家博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