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权 第一部 那年那月 第020章 杨家三儿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77.html



绑着老嘎子的一行人刚刚到村外,就有小孩看见了,小孩跑回老杨家报信,“来了,来了,老嘎子让他们抓回来了。”

致远娘着急的问,“你真的看见了?”

“我看见了,还大绳绑着呢。”

“啊?还真绑着呢。”


老嘎子被几个人五花大绑的押到了老杨家。

孙叔和几个年长的老人已经坐在正屋里等着了,看见老嘎子就厉声喝道,“跪下。”

老嘎子父母早亡,平生就没有跪过人,就挺着脖子不肯跪,“为什么要跪下?跪谁?”

见老嘎子不跪,押他回来的人从后面一脚踢在他的腿腕上,老嘎子就“噗通”一下跪下了。

孙叔威严的喝道,“跪谁?跪浮山所村的父老乡亲们,跪为你的安危睡不着觉的人。跪那些为了找你在风雪中跑来跑去的人,你说该不该跪下?咹?”

出去的人陆续回来了,站了一屋子一院子。

“老嘎子,你给我回过头去看看,你这一走,村子里有多少人为你操心。”孙叔继续说着。老嘎子不再犟了,他没有回头也已经感受到了他背后有很多人。

他的确没有想到,他这一走,惊动了这么多人,老嘎子也是要脸面的人,他知道自己闯祸了,“老孙叔,我……”


孙叔不再理他,站起来走到院子里,对院子里的乡亲们说,“各位乡邻,老嘎子找回来了,这事就算成了,下一步怎么办还要看人家自己的意思,先请各位回吧,这份情谊记在我老孙身上,改日定当报答。”

众人听孙叔这么一说,就逐渐的散了。


老嘎子用眼睛扫了一圈,没有看到致远娘,就有些纳闷了,加上刚才孙叔说的那些话,心里害怕起来,致远娘不会出什么事吧?真要是出事了……,老嘎子不敢想下去,不过,看刚才的气氛也不像是出什么大事的样子。

看到孙叔安排完了众人,回到了座位上,老嘎子就说,“孙叔,我要见致远娘。我有话要说。”

“你还要见致远娘?你还有脸见致远娘吗?”

孙叔这么一说,老嘎子就低下了头,“孙叔,我……”

“你什么你?说啊。”

“我,我不该出走。”

“为什么不该出走?”

“我是怕人家说致远娘的闲话,我住在这里说不清楚,我走了就没闲话了。没想到会是这样。”

“人家致远娘那么对待你,你一声不吭跑了,你是嫌弃人家啊,看你个熊样子吧。”

“孙叔,不是的,”

“什么不是的?说。”

“我说,各位大爷大叔,今天我老嘎子就说句实话,从第一次见到致远娘,我就看出来了,这是个好女人,又听说她是杨兴才家里的,是英雄的遗属,又辛辛苦苦的把致远拉扯大,我就打心里敬着她了,我是真的敬佩这样的女人,去年大年夜里她救了我,我是打心里感激不尽啊,可是,我在这里住的时间长了,村里村外说闲话的多了去了,那话说的叫个难听,可我们是清白的,什么事也没有,这不是糟践致远娘吗?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走,走了,闲话就清净了。”说着,老嘎子低了头,低声的嘟囔了一句,“我喜欢致远娘,我做梦都喜欢她,不忍心伤害她。”

说到这里,孙叔偷着笑了一下,喊道,“致远娘,你听到了吗?”


致远娘就在东厢房里,这是孙叔孙婶他们几个老人商量好的,就是为了让老嘎子说实话,听听他到底咋想的。

几个人在东厢房竖着耳朵听着呢,听得杨向氏眼泪“哗哗”的,不过,她们有言在先的,孙叔不叫她不准出去。

听到孙叔这么一喊,杨向氏再也呆不住了,一下子冲出西厢房,扑到老嘎子眼前,“老嘎子,你跑哪去了?”说着就抡起拳头捶打老嘎子,那拳头轮的,“噼噼啪啪”的高高抬起轻轻落下,就当拍打老嘎子身上的浮土了。

捶打了一会,杨向氏停下来,说,“老嘎子,你回来了?”

老嘎子说,“嗯,致远娘,我回来。”

“还跑不?”

“不跑了,就是打死我骂死我,我也不跑了。”

孙婶也从东厢房出来了,大惊小怪的说,“哎吆,这是谁啊,还绑着呢?”

老嘎子一看是孙婶,就说,“孙婶,对不住了,让您老操心了。”

“这话还差不多,致远娘,还绑着呢,还不松了绑,还怕跑了?”

杨向氏这才破涕为笑,一边解绳子,一边说,“这是谁绑的,勒这么紧?”

众人就说,“呵,致远娘,这就心疼上了,敢情我们给你绑着回来还绑错了啊,得了,早说啊,俺可不费着这个心出这个力呢。”

就有人迎合说,“是呀,这大清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大冷的天。”

七嘴八舌的说得杨向氏不好意思了,“兄弟,算嫂子欠你们的,改日嫂子给你们做好吃的,补回来,行不?”

“嫂子,这话我可当真了,”几个年轻的招呼着,“走了,我们可等着呢。”


众人都走了,屋里只剩了孙叔和几个老人,杨老爷子一直在西厢房抽烟,这也是事先导演好了的。

这时候,杨老爷子从里面走出来,嘴里依旧叼着个烟袋锅子,就坐了上座,旁边是孙叔。

老嘎子被松了绑,还跪在地上,看见杨老爷子过来,就叫一声“大爷。”

杨老爷子“嗯”了一声。

孙叔说,“致远娘,你也给你爹跪下。”

杨向氏就跪在老嘎子身边,两人并排着。

孙叔说,“现在在座的都是家里人和村里的老人,你们说吧,这往后打算怎么办?”

杨向氏和老嘎子对视一下,杨向氏朝老嘎子努努嘴,意思是让他先说,老嘎子不知道咋说,就等着杨向氏。

杨向氏只好说,“听老人的安排。”

老嘎子也连忙说,“对对,听老人安排。”


杨老爷子发话了,“老嘎子啊,你给我说实话,你想和致远娘好吗?”

“嗯,我想。”

“想成一家子吗?”

“嗯,做梦都想来着。”

“那好,我成全你们。”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老嘎子感激的给杨老爷子磕头。

孙叔说,“既然你们两个都说了,听老人的安排,那我就代表几个村里的老人,说说是咋安排的。行不?”

杨向氏和老嘎子一起说。“我们听着老人的。”

“杨向氏也就是致远娘,自自家男人去世以后,坚守妇道抚养遗孤,又寻根还乡孝敬公爹,值得称道,老嘎子为人忠厚老实热心善良,值得赞赏。老嘎子父母早亡,孤苦一人,在杨家这一年的时间,尊重爱护杨家老小,且与杨向氏互有情谊,因此,老嘎子可入杨家,与杨向氏结为夫妻,共同奉养杨老爷子晚年生活。杨兴才之子杨致远依旧随杨姓,如你们二人以后有了孩子,可以随老嘎子的姓。对了,老嘎子,你姓什么?”

“孙叔,我也不知道我姓什么,我没名没姓。”老嘎子想了想,“那我就姓杨吧?叫杨老嘎。”

“好,就姓杨,叫杨老嘎,有名有姓的好。”孙叔说着,转向杨老爷子说,“老杨哥,你看呢?”

杨老爷子早就乐得闭不上嘴了,连忙说,“好,好。”

老嘎子说,“大爷,我敬重兴才哥的英武,兴才哥不在了,我愿意替兴才哥为您老尽孝,听候大爷的指使。”

“嗯,这样好这样好,我老头子有福,晚年又得一儿子。”

“大爷……”

孙叔说,“得改口叫爹了吧。”

老嘎子一听,挺起身子来,说,“我嘎子从小死了爹娘,没有爹娘孝敬的滋味不好受,今天当着村里老人的面,我认您老为我的爹,我就是老杨家的第三个儿子。爹,请您老受三儿子一拜。”

杨老爷子走上前来,摸着老嘎子的头说,“好,好啊,爹认你这个儿子,你是我们老杨家的三儿子,杨家老三。”说着,杨老爷子的眼泪就嘀嗒到了老嘎子的头上。

在场的众人一起说,“好,好啊。”


最疙瘩的问题解开了,大集舒了一口气,老嘎子和杨向氏也如了心愿,继续听孙叔的安排。

“明儿个是正月初八,是个好日子黄道吉日,就是你们成亲的日子。村里为你们举办结拜仪式,正式成为夫妻。”

杨向氏和老嘎子对视一下,挺了挺身子,说,“听老人的安排。”

孙叔说,“好事多磨好事多磨啊,老杨哥,你可满意?”

“他孙叔,你还让我说啥来,这还不满意啊?大喜事啊。”


顷刻之间,杨老嘎和杨向氏要结婚的事传遍了浮山所村。


正月初八,艳阳高照,难得的一个大晴天。

杨家院子里摆宴,虽说是正月里的大冷天,菜上来还没摆到桌上就冻成了冰坨子,可是这几天忙活着的村里人还是高高兴兴的来参加婚礼,整个村子里,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

就连村外开酒坊的掌柜的也来了,还让伙计小车推了四坛子酒,说是添喜来了,搞得好不热闹啊。

杨向氏穿了一身大红衣裳,那是孙婶和几个老人连夜赶缝的,老嘎子新剃了头。

杨老爷子笑呵呵的坐在正座上,接受了新人的礼拜。

婚礼简单而十分热闹。


晚上,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安排妥了杨老爷子和致远在西厢房睡下,两个人才回到东厢房,这里是两个人的新房。

窗上贴了大红的鸳鸯囍字,铺盖上盖了红布,整个屋子红彤彤的,点了两盏豆油灯,屋里亮堂堂的。

杨向氏和老嘎子并排坐在炕沿上,谁也不说上炕。

老嘎子说,“致远娘,你真好看。”

杨向氏就红了脸说,“老噶哥,不兴笑话俺,都这年纪了,还好看啊?”

老嘎子说,“你在俺心里年轻着呢,就是好看。”说得杨向氏歪倒在老嘎子的怀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