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99%美国人的那些占领华尔街人的迷茫 – 铁血网

代表99%美国人的那些占领华尔街人的迷茫

大批美国人在美国各个城市闹事儿,自称他们代表99%美国人的看法,已经折腾了快一个月了,而且有越闹越大的趋势。看到很多专家都说,这件事儿闹不大,原因是这些人的主张都很模糊,不足以形成一个具体的诉求。对闹事儿的原因,多数专家认为是美国中产阶级情况恶化,财富越来越向少数富人手里集中,引起了对前途迷茫者的不满。无论闹事者还是专家们都分析到美国政府与这些金融大亨之间的关系,说这些大亨的利益左右了美国政府,政府与大亨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究竟怎样左右的,联系是什么样子,也语焉不详。




其实问题的本质在于美国政府搞了一次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最严重的一次腐败活动。本来,他们为了救助美国经济,动用了纳税人几万亿美元的钱进行了一次规模巨大的国有化运动,把几乎大部分美国金融业已经变成了国有企业,把包括GE在内的一批制造业变成了国有企业。但是他们用了一套巧妙的方法依然不改变这些企业的性质,让少数大亨依然控制这些企业,享用其中受益。这是一次典型的出卖公权给少数人,让公权为少数人所得而私的行为。这才是问题的本质。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格林斯潘很清楚的告诉大家政府将搞件什么事儿:“我们可能需要暂时把部分银行国有化,急速进行有序的重组”,也就是说让银行“暂时国有化”。危机发生后,美国政府承诺将出9.9万亿美元来完成这件事儿。到2009年3月已经花出2.2万亿美元救助大公司。什么是“救助”?救助的本质是政府把钱给了私人企业,这些钱要么是直接置换了股份,要么是相当于借贷。实际上,无论持有股份还是借贷,如果这些“救助”资本超过了这些被救助私企老板的资本,或者这些资金已经成为最大的资本,那么逻辑上已经让这些私企成为了国有企业。因为政府作为投资者已经承担最大的风险,也就是说这些企业应该归公权支配,接受公权对管理,包括利润分配。




到2009年,美国最大的制造业GE公司60%股权变成美国政府的;世界第一大房地产投资公司房利美和房地美的债务已经完全由政府承担,实现了国有化;上万亿美金投入到银行业,“让这些银行重新运作的资金,远远超过超过它们的市值”(《信报》2009年2月24日)。美国花旗银行和美银两家市值不到300亿美元,两家银行分别接受了美国政府450亿美元的“援助”现金,而且为花旗承担了3060亿美元问题债务的担保。这些银行还能叫私人银行?2009年美国政府已经持有花旗银行34%的股权,成为最大股东。实际上,到现在为止,如果按美国政府投入的数万亿资本计算,美国几乎所有大银行的最大老板都应该是美国政府的,也就是说应该已经国有化了。虽然格林斯潘说是“暂时”的,但只要原来的老板还不起钱,退不给政府,就该是永远的了。




但是有意思的是,美国人信仰的是市场经济,是政府不干预企业经营。美国政府虽然花巨额资金对私营企业进行了国有化改造,但从来不承认这是国有化改造,而且美国民众也拒绝承认这是国有化运动。投资变成了“救助”,即使这个救助也许是永远还不了钱的救助。




美国政府动用公权和全体美国人的钱,虽然实际上控股了美国金融业,控股了一批大公司,承担了这些公司的财务责任,但依然将这些公司的实际控制权交给私人,让他们管理,让他们依然自己决定给自己发多少“花红”。这是一次与中国上世纪九十年代国有企业改制方向相反,但本质一样的腐败行为。




AIG到2009年3月接受政府1700亿美元资金,80%的股份已经为政府所有,但当月AIG照样给高管发放1.65亿美元“留任花红”。这件事引起美国公众愤怒,国家竟然只能让国会通过一个限薪法案来控制本已是自己资产的管理者私分国家财产的行为。薪酬只是一部分,国家实际控股了的私人公司依然让私人经营,能保障经营者血管里流淌“道德血液”,为公共利益服务?




因此,纽约街头的闹事者还是有点脑子不清楚,他们满脑子还是自由市场经济的道理,想不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15日扩大到整个西方世界也是有道理的,英国、西班牙等各个国家都存在美国一样的问题。只有法国好一些,为什么?法国大银行原来就是国有银行,产权清晰,政府怎么救助财务上都没问题,那叫拨款。




看到很多专家都在诠释美国街头的闹事,满嘴冒泡。原因在于他们的认识水平与美国街头上那群人长着一样的一个傻脑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