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沙场之话说三野 第一卷 黄沙百战二十二军 第十八章 二打枣庄(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2.html


但徐班长只爬了十几步就中弹,只见他晃了下,头就伏在了地上。战士管义德又冲了上去,但很快也中弹倒下,连长刘文会急得冒火,刚喊了声“下一个准备!”只见管义德又动弹了,人们欣喜地叫着:“小管没牺牲!”这时徐政文也费力的抬起头来,两个人一个推,一个拉,小车向碉堡*近,当爬到电网前时,管义德终于爬不动了。


身负重伤的徐政文咬紧牙关,艰难地将炸药包送到了敌碉堡的枪眼跟前,用肩扛住炸药包,拼尽全身力气往下拉导火索,炸药包冒出了一缕火花,捻子燃起浓烟。许升堂急得大喊:“三班长,往下滚啊!”但徐政文一动不动,用肩死死抵住炸药包,战友们知道,徐政文回不来了。只听一声巨响,碉堡飞上了天空。这是又一个陈金合式的爆破英雄。


带领突击队的是副连长轩广盛。轩广盛在抗战时的一次战斗中负伤,敌人围上来时,他引爆身上的手榴弹,居然最后活了下来,被称为铁人。这时他手提一把大铡刀,冲在最前面,迎面撞上反扑的敌人,他双手抡起大铡刀,一连砍翻三个。三排长刘忠元也冲进了敌阵,刚刺倒一个,又上来两个敌人,刘忠元顺手枪托一甩,挡开敌人的枪口,迅速调转枪身又捅倒一个,当他正要向第三个敌人扑去时,腰上也被敌人刺中。枣庄战斗,一连副指导员宋继善牺牲,指导员杨万章身负重伤。此战一连共伤亡人多少没有记载,但受伤官兵达72人,加上阵亡的官兵,一连伤亡过半是肯定的了。


当一连首先突破后,接连攻下三座大楼,继续向大井方向发展,这时二营五连也上来了,冲在最前头的是二排,二排排长名叫安保全,是鲁南军区赫赫有名的孤胆勇士。


安保全老兵新排长,这话怎么说?还是在电影《南征北战》里找话茬。有个老大娘,遇见一个在她家养过伤的连长,得知他当营长了,也很自然地说:“又进步了”。如果问你,从军十年,你以为能当什么官啊?抗战八年,当团长的也不乏其人,八师参谋主任马冠三就是三八年的兵。安保全是山西临汾人,平型关战斗胜利后不久参的军(一说是三七年七月),再早几天就是当红军了。


安保全虽然是老兵,但“进步”却是不快,你也许会说,张思德牺牲时也只是班长,这我懂,张思德是中央警卫团的班长,在身边工作,差不多就是部队机关的公务员工作,没有可比性。安保全是在作战部队,主力团仗打得多,伤亡大,基层干部提升得也快。但说来安保全“提干”不过半年,足足当了八年大头兵。人与人不好比啊,具体情况和环境也有不同。安保全14岁参军,红小鬼一个,还有个成长过程。但话要说回来,前面所说的所谓“进步”只是一种习惯说法而已,就如今天的“成功人士”,难道有宝马有别墅就是成功?要是作为“标杆”就无厘头了,成功什么!真是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