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种部队整装待发:灭金三角黑帮易如反掌

现在,云南边境地区除了缉毒的力度相当大以外,缉枪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中国云南武警在214国道和一些省道上巡逻的武警边防支队战士都是全副武装,头盔防弹衣是从不离身的,一旦有不配合检查的人,立即如临大敌地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过来。边境地区气候炎热,当地普通民众打赤膊都还嫌热,每次遇到的这些全副武装武警战士看上去个个都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以至于一些到边境去旅游的游客特别是一些女孩们看到他们总是吓的尖叫,靠近检查的时候这些女孩们都是掩鼻捂口,连连娇叫:好臭好臭~~~~~~~~~真是辛苦了这些为了内部安全的武警官兵们。因此可见以中国武警的严明的纪律,顽强的素质和战斗力,如果对准金三角黑帮开战的话,一句话风卷残云。


13名中国船员湄公河遭劫杀一事的调查目前尚未有明确进展,而缅甸国内纷繁的局势使得案件进一步复杂化。缅甸的特区虽然现在枪支不能公开买卖,但实际上是不禁枪的,一方面是由于历史上的原因,少数民族都有打猎的习惯,禁枪将会普遍引起民众的反抗,特别是民众的生活目前还依然比较困难,上山打猎是改善家庭生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来源,另一方面,从抗日战争开始,这里就再没有被缅甸中央政府在实际上进行过有效的统治和管理,长期是处于分裂割据的状态,各路诸侯互相拼杀,战斗不断,在这里,枪杆子是最有效的保护自己和家庭以及村寨安全的有力武器,特别是在缅共时期,鼓励每个家庭都至少拥有一枝枪,实行全民皆兵对抗缅甸政府军和土匪,使得特区的民间遗留了大量的枪支弹药。


在缅甸多个武装组织此前一天先后拒绝承认与案件有关之后,缅甸掸邦武装一位高级官员出面承诺,将为“金三角”愈演愈烈的毒品走私和敲诈问题的解决助上一臂之力,正是这些顽疾导致13名中国船员命丧湄公河。


湄公河血案后,金三角毒枭瑙坎的名字再度浮出水面。事实上,他并非今日一朝成名,而是早已劣迹斑斑。


有400名武装成员根据亚洲时报在线的一篇报道,在“金三角”湄公河沿岸的大其力(Tachilek)地区,近年来崛起一个以瑙坎(Nar Kham或写做Nor Kham)为首的毒品武装团伙,外界称之为“瑙坎集团”。


瑙坎,今年50岁(一说40岁),原属缅甸大毒枭坤沙集团成员,1995年坤沙投降缅甸政府军,瑙坎也随之“投诚”,他通过贿赂缅甸政府军高层、勾结拉祜族民兵团,在泰、老、缅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地带长期横行不法、武装贩毒、水贼打劫、绑架撕票。


而直到2009年他仍然有着一个被缅甸政府承认的“合法身份”,即他是大其力北部小镇红列镇(Hawngleuk)民兵团的领导人。泰国麻醉品管理局办公室副秘书长Permpong Chavalit称,瑙坎贩毒团伙约有400名武装成员。


然而,包括缅甸政府在内,老挝、泰国、中国都已经对瑙坎发出通缉令,可他却依旧在“金三角”一带岿然不动。接近“金三角”黑社会活动的一些人士都“高度评价”黑帮老大瑙坎的“坚定勇敢顽强”。


当然,有时高层做后台,也难保瑙坎不受打击,2006年1月10日,当时缅甸军政府突然采取“成功行动”,对瑙坎在大其力的仓库、工厂进行“大扫荡”,缴获150件武器以及一条安非他命药丸的生产线。


据称这次行动来自于中泰两国的压力,缅甸警方根据上述两国的卧底人员排摸情况,并且要求缅甸政府采取突袭行动,然而瑙坎却在一些人员的“通风报信”下成功逃脱,等风声过后,他又“安然无恙”重返大其力的家中。


在那之后,瑙坎似乎改变了传统的制毒贩毒“赚钱模式”,他将自己手下70-80名武装毒贩的活动范围迁往更接近湄公河的区域,2007年开始,他的民兵要求过往船只向他“交税”,如果不付这笔买路钱,那么货船就无法将货物转运到他控制的偏远地区。


按照一家缅甸流亡组织所办的掸邦先驱报的报道,瑙坎的毒品定价是每公斤141美元的海洛因,以及每粒2.5-3泰铢的摇头丸,此外他的收入来源还有“合法的”商业货物税。


按照一些西方观察家的说法,2007年,缅甸政府与瑙坎讲和,其证据是此人居住在老挝博胶省(Bokeo)、泰国清莱府附近,而其自己的武装实力较小,如果没有缅甸军方保护,瑙坎不可能这么安然住在缅老泰边境小镇上。


袭击中国巡逻船当然瑙坎最大的敌人是中国。


2008年2月,一支武装突然对湄公河上的中国巡逻船发起射击,根据缅甸流亡媒体以及老挝、泰国政府一些消息人士的说法,那起导致3名中国警员严重受伤的枪击事件,正是由瑙坎集团所为。


他们此举的目的意在示威,因为在目前的湄公河一带数量最多的商船都来自中国。


据称,中国政府当时极为震怒,曾对老泰缅三国施压,要求其逮捕瑙坎,而老挝政府高层也感觉颜面大失,因为袭击发生在湄公河老挝段。


迫于中国政府压力,缅军于当年2月18日再次展开对瑙坎集团的清剿行动,缅军两支轻步兵营对大其力的瑙坎民兵发动进攻。


而在湄公河上的枪战再次殃及中国船只,一艘货船上4名中国人受伤,其中1人伤重身亡。


而根据泰国《曼谷邮报》的说法,中国警方继续与老挝、缅甸的安全部队对瑙坎进行追缉,此人躲过最初的攻击,虽然民兵团元气大伤,手下34人在那次行动中被捕,但他却潜逃至老挝,按照当时的说法是,他已被炸死。


然而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假消息。今年3月佤邦领导人外甥遭瑙坎悍然绑架,支付赎金190万美元后获释。


4月,他再次绑架了13名在金三角经济开发区赌场的中国人,后来他在拿到830万美元赎金后释放了这批人。瑙坎宣称他不为赎金,是一个名叫赵伟的东北人欠其的保护费,此事不过给赵伟上一课。


瑙坎横行湄公河上,肆无忌惮,2009年至2010年依旧悍然击沉中国船只。今年2月开始,瑙坎水贼多次在湄公河上拦路抢劫船只。


据称,瑙坎在金三角地区受到不少民众欢迎,一些泰老缅三地边民认为,中国货物大量运送到金三角地区,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冲击了本地货,因此甚至有许多人支持瑙坎向中国货船“征税”的行动。


另一方面,泰老缅官商勾结的一些行为也刺激了当地人“劫富济贫”的幻觉。


可事实上,瑙坎勾结更深,根据未经证实的报道,他亲自承认,他获得的钱财,与缅军、掸邦军按照三一均分,他只得到最后一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昨天说,中国已经向泰国外交部提出了三点要求:高度重视此案,尽全力调查事件真相并尽早向中方通报结果;对抵泰的云南省联合工作组开展工作提供便利和必要协助;目前尚有中国货船和船员滞留泰国清盛地区,希泰方妥善安置并采取切实措施保障他们的安全。


如果泰老缅不能妥善处理中国公民的安全问题,或许早已按捺不住的中国武警将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扑金三角,风雷激荡,席卷该地区的恶势力。当然,泰老缅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既然他们有心无力那就有精锐的中国武警云南支队联合泰老缅的警方出手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