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大曝内幕:普京访华的真正原因!

——普京来了:非同寻常的中国之行主持人 水均益:

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俄罗斯总理普京将于10月11日,也就是明天对中国进行正式的访问,并且与温家宝总理举行中俄总理第十六次的定期会晤。明天我也代表我们中央电视台对俄罗斯总理普京进行一次专访。

普京这一次访华引起了很大的关注,这不仅是因为随同普京访问的是一个由160名工商界领袖组成的“豪华”代表团,最重要的原因恐怕莫过于这是普京宣布参加2012年,也就是明年总统选举之后的首次出国访问。

于是,有专家就认为此次访华是普京重返外交第一线的开始,重要性已经超越了正常总理级的访问。普京此次访问将谈些什么?中俄这两个大邻居的关系将又怎样的发展?我们今天请到了特约评论员叶海林和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的研究员姜毅先生一起来参与讨论。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几个外媒的相关的一些讨论。你像乌克兰的国家通讯社认为说,这只是一次工作访问,但是仍然具有很重要的意义,这是他宣布准备重返总统岗位后首次国外访问。

像法新社认为说,这也没什么希罕的,这普京已经是北京的常客了,从1999年开始,就是以总统、总理不同身份访问过中国多次。法新社还认为这个意义多少有点儿不同,这是因为它宣布要参加总统选举。

另外像路透社认为说,普京肯定是当明年是要当总统了,所以这次访华被看作是处理与中国,对俄罗斯来说富有挑战性的大邻居的关系。姜先生,首先这个评价给我们来解读一下,您认同他这种说法吗?

普京访华非同寻常?

姜毅 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

首先,应该说这个说法不能说完全错,毕竟中俄两国作为一个邻国,同时两国都在迅速的发展,这个中间当然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中间会有这样那样一些利益上的一些分歧。

水均益:一些挑战。

姜毅:对,这对俄罗斯来讲当然可能是会出现一种心理上来讲可能是一个挑战,毕竟几百年来,对于俄罗斯来讲,不管是沙俄还是苏联时期,中国都一直是处于一个弱势的地位,而现在我们看到在30年的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地位迅速的提高。

水均益:对。

姜毅:这对于俄罗斯人来讲,他可能心理会有一点点挑战的意义。

水均益:所以,您认为就是说这也不见得说是有多大的挑战性。

姜毅:对。

水均益:但是可能是心态上的一种挑战。

姜毅:一种心态上的,事实上就是从冷战结束20年以后,中俄关系迅速发展来看,我们两个国家的关系在20年里头是走得最好,在所有的大国关系的调整中间,应该说是走得最好。但是在很大程度上,也可能在心理上潜在的挑战,实际上我们看到变成了一种推动。

水均益:基本上都磨得差不多了。

姜毅:对,实际上变成了一种合作的推动作用。

水均益:那您怎么看这次普京访华的规模?比如说,有的人说160个人,所有的国有的、能源、石油、天然气,所有大公司全都跟着俄罗斯总理来了,而且要签多少多少个单子,我们有数字。但是有的人说,实际这个代表团已经超过总理级别了,是这么夸张吗?

姜毅:是这样。这次有一个特殊的情况,因为这次第十六次总理级会晤的开始的同时,中俄双方还要召开一个工商界巨头的论坛,因此他有很多的工商巨头过来,这是客观的原因。另外一个,当然就是说,也反映出来就是金融危机以后,他对俄罗斯对于开展中国经济合作的重要性,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出来,中俄关系中间现在非常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经贸合作。我们刚才讲20年来两国关系的调整非常到位,两国关系发展非常健康,但是接下来的任务还是要使两国关系怎么样有一个非常坚实的物质基础,怎么样使广大的民众,能够使广大的民众能够使中俄的这样一种合作中间受到好处、受到实惠,这可能是经贸合作非常重要的一个发力点。

水均益:对,我们在这儿也可以来看一下,中俄的双边贸易额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2009年是381.4亿,到了2010年是570多亿,今年截止到7月份已经到了 410亿,突破500亿是没有了。实际上中俄两国已经确定一个目标,2015年要让两国的贸易额升两倍,1000亿美元的概念,那叶先生认为就是说像中俄的贸易额,这一次会不会是普京来访问要大谈的,它的空间有多大?

“豪华”代表团随行 普京要谈什么叶海林 特约评论员:

肯定是一个重点,但问题是双方可能对提升贸易额的细化的门类理解上还是有一些不同。对于俄罗斯来说,他并不希望中俄的贸易从俄罗斯的角度来说只是能源出口。他还是希望他能够多元化的,包括他的工业制成品,包括他的房屋设备等等,但是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从目前中俄的工业发展水平而言,恐怕我们的需求主要还是能源的,这种双方尽管都愿意提升贸易的总量,但是总量中哪些比例到底是什么东西?占多大的份额,恐怕分歧还是有的,双方的期望值会不会一样,我们来看这一次他就要签55亿美元的38项协议。

水均益:对。

叶海林:实际上以中俄两国的经济规模来说,55亿是非常小的一个数字,那就是意味着说这样一个数字说明中俄的经贸关系还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即使2015年实现 1000亿美元,对中俄两个级别,我们考虑到幅员、考虑到资源、考虑到这种战略的这种相互关系,1000亿美元也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一个数字,中俄之间如果真的想做到这种背靠背的友好关系,1000亿美元的基础还是不够的。

水均益:有一个很有趣的信息,可以给两位透露一下,因为我们在跟俄罗斯方面洽谈,采访普京总理事情的时候,当时俄罗斯方面传递一个信息就是说,我们总理希望这一次接受采访更多的谈一些两国之间的经贸,实实在在的一些做买卖、商务这样一些话题。说白了,想谈点实的,想谈点很务实的这种东西,叶先生,怎么解读他这种心态?

叶海林:一方面确实因为现在中俄的贸易额双方都不是很满意,毕竟这么多年了,其实这个数字的增长速度也都是,虽然我们看百分之三十几的增长,但是与双方的期望值还是有距离的,另一方面我觉得这里可能跟普京的身份即将发生转换有关,我们知道这是普京作为总理的最后一次访华。当然是说12年以后或者说6年以后他不当总理了,但是至少在他重新成为总统之前,这是他最后一次以总理的身份来中国。

在这种情况下,普京更愿意去作为总理来谈他最后的那些具体的问题,他会愿意把战略层面的,也就是那些不是那么实打实的,而是更有战略高度的问题,留到他当了总统以后再来谈,那更符合他的身份,我想这种现在的一种比较务实的表态,也跟他具体的当前职务有关,那等他成为总统以后,他的表述方式和他关切的问题的重点肯定也会发生变化中俄天然气谈判或有突破水均益:

姜先生,我注意到今天其他媒体在采访您的时候,您有一个观点就是说中俄现在到了两个大国关系能够有一个新的提升或者说一个叫做新发展的这样一个阶段,而且我们也注意到实际上除了你像能源方方面面经贸的合作,我们现在似乎中俄在国际问题上的这种共识,也在不断的夯实。

姜毅:对。

水均益:有的人就举例子,前不久在联合国安理会对叙利亚决议案两国一致的否决,其实在这样的这种空间,中俄有很多的共同的利益,包括面对西方,包括美国有的时候要搞单边的这个时候,中俄可以联起手来,来维护世界的这种正义,这个层面有没有一些什么样的考虑?作为普京总理或者说未来的普京总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