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正文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郝铭遥说道:“我们刚办的一个案子中有个女尸还没查清身份。那个女尸身上有你刚说的几个特征,所以我们联想到张樱。当然,同一种情况的不是没有。现在当务之急是你赶紧报案。既帮助公安局查明真相,也能查清张樱的下落。”

陶华咬牙切齿的说:“张樱要是真死了,我非把害她的凶手撕碎不可!”

小朱说道:“怎么报仇是后话。现在应当确认张樱是否死亡,要是被害了,就得确认谁是杀害她的凶手。”

陶华说道:“谁是凶手?百分之百是汪洋!”

小朱问道:“你怎么就认定汪洋是凶手?”

陶华回答道:“这还用问?张樱平时跟谁都说得来,可以说没有对立面。只有强奸过她、让她被迫当小蜜的汪洋才是她咬牙切齿的仇人,凶手不是他是谁?

小朱问郝铭遥:“这个汪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郝铭遥摇摇头“不清楚。”

郝铭遥的话还没说完,进来的胡炎把话说了过去:“我倒知道这个汪洋。他以前是一个普通的民办教员,家里比较穷,一家四口的日子过的紧紧巴巴。后来不知怎么的,竟然一下子弄到了一百万块。”

小朱吃惊地说:“一百万!他怎么弄到手的?”


胡炎不以为然的说:“骗的呗。我有个亲戚在北京的一家大公司里工作。听他说事情是这样的。改革开放后,汪洋不当孩子王了,跑到北京注册一家商贸公司,做起了买卖。工商局年检时,查出他这个公司的注册资金是虚假投资,就把公司给注销了。但是因为没找到汪洋本人,公司的营业执照和公章也没能及时收回。”

小朱说道:“这倒问题不大,公司被注销了,营业执照和公章还有什么用?”

胡炎回答道:“这倒不一定。这个汪洋还真用作废的营业执照和公章干了点事情。”

小朱有些好奇;“怎么干的?”

胡炎继续讲述汪洋的故事:“后来,汪洋想弄一笔钱跑买卖,就找了一个在北京开公司的老乡,请那个公司为他出具了担保书和公司资产负债表,想从银行贷款三百万元。他那个老乡知道他靠不住,就故意没在担保书上的法人代表栏上签字。让汪洋没贷成款。”

小朱说道:“这不是猫咬尿泡——白欢喜了一场?”

胡炎没理她,继续说道:“汪洋没灰心,又找到北京那家大公司的一个毛处长,答应弄到钱后给处长20%的回扣。毛处长砰然心动,答应帮他的忙。他拿着那张无效的担保书和一份假的购销铝锭合同,要求公司的刘总经理,要求借贷一百万元。刘总经理见汪洋是毛处长领来的,挺放心。他看到汪洋拿出来的假文件上有大红印章,就不再审查,大笔一挥,给了汪洋一百万元。”

小朱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那些假文件上的大红印章肯定是用那个作废公章盖的。”

胡炎点头称是,然后接着说道:“后来有人向上级反映了情况。纪委查账时,根本找不到汪洋。结果这笔巨款就一直挂在帐上,成了呆账。公司白白损失了一百万块。”

小朱开玩笑的说:“这么容易,明天我也骗点儿去!”

胡炎对小朱说:“这是几年前的事。那个刘总经理因为随便签合同。给公司造成巨额不良资产。他们公司以他触犯商业玩忽职守罪为由向检察院举报,那个刘总经理也就完成他的历史使命了。那个毛处长也被抓起来了。现在你再想玩汪洋的把戏,那可是邯郸学步,得爬着回去喽!”

小朱问道:“哎,胡老师,您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胡炎似乎有些难言之隐,张口结舌,半天没说出所以然。小朱见胡炎不愿意说,就改口问:“后来呢?后来汪洋又怎麽当上老板的?”

胡炎回答说:“这我还真不知道。”

已经在旁边听了半天的小苟把话接过来:“我知道。”

小朱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小苟回答道;“你忘了?我跟汪洋一样,都是平州人?而且我们俩住的还不算太远,只隔一道小河。”

小朱说道:“你既然全知道,怎么不早说?”

陶华在旁有些纳闷,心说这个人怎么不讲理?你就根本没问人家,怎么还埋怨人家不早说?小苟却习惯了她的蛮不讲理,她没有反击小朱,只顾自己说下去:“我只知道他去北京开过公司,后来又跑到他舅舅家家里呆了两年。。”

小朱说道:“甭问,他肯定是骗钱以后到外地避风去了。那他后来怎么又回平州开公司去了?”

小苟回答道:“他舅舅家位于中华文明发祥地,老祖先们当年在这里纵横驰骋,辛勤耕耘,给后代子孙留下了数不胜数的文化瑰宝。以前,村民们不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物华天宝的好地方,揣着宝贝却不知其价,以至挖出兵马俑还认为碰上了妖怪,非砸碎不可。改革开放以后,村镇里隔三差两的就出现文物贩子来这里踅摸古玩,乡亲们也被这些人骗走了不少宝贝。随着吃亏上当次数的增加,老乡们学精了,不再捧着金饭碗要饭吃。他们把院门一关,拿着专门挖文物的洛阳铲在地上乱挖,居然也能挖出个令人震撼的文物。自己的院子挖完了,就到无主的古墓去挖。技术越来越熟练,挖出来的东西也月来越多。同时,他们也学会和那些文物贩子讨价还价,从被骗卖文物发展到主动找文物贩子们出卖宝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汪洋在那里呆了两年,可能也搞到点玩意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