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奇缘 第一卷 初入紫薇 19生枝(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7.html

彭冲心里暗暗嘀咕,这小子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摆明了是要吃掉自己。他心里不住的提醒,越是遇到这样的人,越是要小心。他拉过一个门口的女子,叽里咕噜起来。

旁边的人却忍不住了。一个壮汉,突然冲出来,“呸”的一口脓痰,朝钟凡吐了过去。赵云短刀横排,当空截下

。钟凡嘎嘎叫道:“靠,这么鸟,啊呸。”也是一口吐还,威势却比方才的大多了。那壮汉嘴还未合上,脓痰已是疾若流星的钻了进来,力道又猛,那壮汉吃了一吓,咕咚一口吞了下去。

钟凡哈哈大笑道:“小子,老子的这口滋味如何?好吃的话再给你一口?”

那壮汉弯下腰大声呕吐起来。

祈康和赵云收起短刀,纵声长笑,这等关口,自然要长自己威风,灭他人气势。

彭冲已是反身回来,脸色颇不好看,才这一会功夫,又生事端,心中更生恼怒,冷冷的道:“朋友,他只不过推你一下,你就这等毫不留情?还要赔偿?”

钟凡道:“那是自然。老子好好的走路,本来有要事要办,急得要死。他是谁老子又不认识,他就是横着走路本来也不管我事,可是偏要来打扰老子,还要推老子一个跟斗,岂不是没事找事?这一来,老子的事也耽误了,心情也破坏了,还要担惊受怕,被迫自卫,损失当然大了。你不赔我则能说得过去?也就是遇上老子脾气好,要是个脾气差的,不当场割了这厮的鸟头才怪。”

彭冲一阵气闷,差点没有气疯。哪里钻出了这样的一个人?身边大汉们早就受不了了,齐声大骂,钟凡飞起一脚,踢飞了脚下稀泥一般的壮汉,壮汉撞入人群中,登时压倒了两个。大汉群中一阵慌乱。

钟凡冷冷的道:“那个不长眼的再骂一声,老子把这两陀死鬼先踩死了,然后让你们这堆鸟人陪葬。娘希匹,来个痛快的,别娘们似的当缩头乌龟。老子还有事要做,哪有功夫来照看你们这堆鸟人,欺软怕硬的狗腿子,呸。”

彭冲气得浑身哆嗦,可就是不敢冲过去开启战端。这点子,扎手。

便在此时,外面传来一阵断喝:“当街不准械斗,你们在干什么?”两个红衣的捕快,气昂昂闯了进来,大喝道:“都给我住手,靠边站着去。”

彭冲立时笑容满面,大声招呼道:“啊,原来是钟爷和王爷两位官爷,两位来得正好,这里有几人闹事,影响社会治安,在下怕败坏了咱青旺的名誉,已是将这几人拦下。两位官爷,需不需要帮忙?只要官爷一句话,在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可惜了我的三个弟兄,为了咱青旺镇的长治久安,已是糟了这厮的毒手,生死不知啊。”说到最后,笑声变哭声,竟然泪落如雨,一副哀戚的模样,倒是教人大大感动。

祈康凑了过来,低声道:“少爷,左边那个,叫做钟五,乃是咱钟家老村人士,论起来还叫你祖爷爷呢。他的差,还是他父亲求了老爷,给谋来的。”

赵云也道:“这小子逢年过节,必回家来拜老爷的。只是少爷往日不大理睬这些家长里短,不认识罢了。”

却听彭冲声音渐转激昂,道:“在下怀疑,他们乃是青蜂山的匪类,官爷可要明察啊。”手底轻送,两锭大银已是到了两人的袖中。

那姓王的捕快已是转过身来,大声道:“什么?青蜂山的匪类?胆子不小啊。钟头,您老人家压阵,小的先把他们抓来。”

撕拉一下,抖出一条铁链,冷冷的喝道:“你们几个,甭管是做什么的,识相的,乖乖受缚,不然,杀无赦。”

钟凡仰天大大的打了一个喷嚏,道:“祈康,天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便冷了?想是老天爷突然间浑身生了鸡皮疙瘩,正在发冷呢。”

钟五立马转过身来,方才彭冲太热情,还未来得及看清场面。祈康二字一入耳朵,钟五可就上心了。

他定神一看,可不是祈康?边上一个,可不是赵云?后面两个,眼生啊。两人怎地如此打扮?

“哟,原来是祈兄,赵兄,两位啥时来到青旺镇的?怎么不和兄弟打个招呼?”钟五拱手问候,两人在钟家可是颇有地位,得罪不得的。

彭冲一楞,啊,人家认识?此次只怕有所冒昧了。也怪那小子,太气人,都叫他气糊涂了。

心中已有抽身之意。

祈康和赵云两人朝着钟五一笑,却侧头去看钟凡,这小少爷还没有发话呢。

钟凡大大咧咧的道:“你们认识啊?去问问他这里是怎么回事?老子走路都有人来生事,这青旺镇治安怎么这么差啊。奶奶的,还有那个彭冲,满嘴里喷粪,想要拿我还是怎地?青蜂山的匪类,靠,大白天土匪敢下山?相信这个,不是白痴,就是瞎了眼。”

钟五的脸立时白了,那个王捕快,眼珠早就青了,这小子也太损了吧?摆明了骂自己啊。

祈康和赵云两人相视苦笑,这个少爷,唉,不说也罢。

祈康回头道:“钟兄,嘿嘿,兄弟这次陪少爷出来,到你这地面上,可不太平啊。”

“少爷?”钟五立时会意过来,钟家少爷可只有一个啊,这个时候?突然想起,钟老爷可是刚刚进了县太爷府上啊,莫非钟府大公子也跟着来了?

就见钟五,一个箭步,抢上钟凡身前,恭恭敬敬跪倒在地,连磕三个响头,道:“祖爷爷在上,重孙子五儿给祖爷爷磕头了。”

钟凡笑嘻嘻的走上前去,扶起他道:“哎呀,你是捕头,官府里的人家,哪里能行这么大的礼?我还不认识你呢,你是……”

钟五顺势立起,道:“祖爷爷看您说的,重孙子是八房里的,您正经的重孙子,给祖爷爷磕头是重孙子应有的礼数。”

“哦,好好。哎呀,我闲着没事,本来就是在随意逛逛,才走到红楼边上,也不知什么事情,先就有人上来打我,还要围住我群殴,刚才一听,怎么又成了什么青蜂山的匪类了?奇怪。”

“祖爷爷休要生气,那是有人在恶意诽谤。来呀,把他们带过去,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姓王的捕头一看,哟,原来彭冲你小子搞到钟捕头人家的老祖宗头上去了,还胡说什么青蜂山的匪类,得,别磨蹭了,哗啦一下,铁链结结实实的套在了彭冲的脖子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