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二十七章:来不及的转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在金洪强严刑审讯中,实在扛不住各种酷刑折磨招供了的人之中有个学生是北平学联的委员,其本人正是北平地下党一个支部的负责人之一。

当时此人是他的女朋友一起在示威游行中被捕的,本来受尽了酷刑他都咬紧了牙关没招供,是金大牙用了十分歹毒之计,让手下押来他的女朋友,要当着他的面进行轮奸,结果他神经崩溃了,朝天嚎叫了一声,表示愿意和国民党合作,这样他就成了叛徒。

此人的叛变起到了连锁反应,首先和他一起被捕的人中有两人被出卖后也向敌人低下了头,接着和他们有联系的相关人员接连被捕入狱,一下将北平地下党的一些领导同志也暴露了出来,一时间组织遭到了接二连三的不幸,许多被证明了身份后的同志被捕不久就被冯明德下令执行了枪决。并且还扣押着那些进步学生和老师不放,说是要等进一步的甄别审查。

北平地下市委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幸好的是派入广播电台的梁雨琴、宋丽娜和郑林甫三位同志是刘书记直接领导的,和其他组织分支没有横向的联系关系,这样她们三人反倒是最安全的了。

而受到牵连的是贺云麟,还有海淀酱菜厂的老板倪仁贵。因为叛逃只是在某些场合下见到过他们,却无法确认他们的真实身份,因此周炳义下令让何永祥不着急抓他们,而是派出便衣严密的监视起了他们的一举一动,希望能通过这样监视钓出大鱼来。

俗话说的好:鱼有鱼路虾有虾路。

参与此次对地下党被俘人员审讯的人里有个特务小队长叫许孟奎的,此人正是从马继武运宝的人力叛逃到大帅手下的那人。也就是在贺云麟、林若梅夫妇携带电台的那趟火车上搜查的那位。

此人之所以被同崖山杨四抓了后,有投靠了冯明德,是因为此人就是河北邯郸人。许孟奎也是阴错阳差的当了马步芳的兵,一直对西北生活不习惯,老婆孩子也在邯郸老家,后来被派来和马二公子一起运宝,被抓后很快就投了过来。用他的话说:“都是国军的人,跟谁干不是干那,回到老家跟着冯大帅干还能常回家看看老婆孩子那。”

许孟奎家境很穷,现在就是当着个特务小队长也拿不到几个大子儿。有天他遇见个自己的一个曾一起习武的老乡邱大同,一问知道邱大同现在在跟着英国怡和洋行的买办张会濯做着跟班保镖,每月管吃管喝还有八块大洋拿,这让许孟奎是羡慕不已,一时有了让邱大同介绍自己进洋行的想法。邱大同明白自己这个老乡的意思后,就找了个机会和老板张会濯说了,张会濯答应了许孟奎的请求,但是他让许孟奎先在冯明德那里别出来,薪水照发,但许孟奎的任务就是及时将守备司令部情报处和大帅本人的一举一动汉奸汇报给他,以便他随时掌握军方的动态,以给他的主子,英国驻北平领事馆的总领事迈克尔,分析后再汇总送往英国,随时了解华北各方势力的动向。

这次,参与审讯活动的许孟奎又溜到了他新主子张会濯的商行办公室里,将此次他所知道的审讯处理结果详细的向张会濯做了汇报。

这时候的张会濯秉承着迈克尔的旨意,对于现在的北平冯明德镇压学生运动和群众示威的事情,他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是将事情的发展写个报告交给迈克尔就算是了事了。

这件事情就算是阴错阳差了,张会濯现在正拼命的追逐着北平师范的美人教师成雁南,对其他的事情都不那么挂在心上了。不过,最近迈克尔的军火船已经从印度孟买开出了,这期间张会濯已经知道冯大帅夺宝失利的事情了,本来和迈克尔商量后准备停止发船了,谁知道冯明德又让人送来了五十万银元,说是他有能力支付款项,希望英国人不要失约,等船到塘沽港的时候他一定将大宗的款项交上。

迈克尔现在到并不担心军火船会被谁抢了,至少连日本都不敢,而现在军火可是抢手货,所以还是给孟买的东印度公司发去了公函,让他们先行如数发货,届时就是冯大帅这边有变化,他可以卖给别人,甚至是日本人。

就这样,军火船已经于两天前由孟买起航,估计一个月后就能抵达天津的塘沽港了。

这段时间,张会濯更加的空闲了起来,于是就整天粘着美人教师成雁南,将自己原来穷追不舍的大帅的千金冯佳鸽扔在了一边。

冯佳鸽觉得很可笑,因为她原来就对这个表哥没多大的好感,和他相处只是逢场作戏罢了,现在他离自己远了本也不是坏事,但他转来去追成老师就让冯佳鸽小姐生气不已了。因为冯佳鸽知道,学校内外追成老师的人比比皆是,但她是有男朋友的,只不过在国外做学术研究还未归国罢了。而这些事情他张会濯是明明知道的,并且成老师也和他说起过,可他就是色迷心窍,说是要和成雁南的未婚夫竞争她,弄得成老师和冯佳鸽都是哭笑不得。

不过,组织上知道这件事后,刘书记单独找成雁南谈了话,希望她借此机会接近张会濯,可随时掌握英国人的动向,也可在适当的机会帮助地下党从英国洋行买到红军急需的药品,还可靠着张会濯的身份更好的隐蔽自己。

成雁南是接到组织指示后才继续和张会濯接触的,否则她早让这个假洋鬼子滚的远远的了。

这天,张会濯又开始他的雪佛兰在北平师范学校的校门前接到了成雁南,邀请他去天桥大戏院听尚小云的京戏。成雁南没有拒绝,因为现在组织损坏巨大,她必须得从张会濯这里套些消息出来,因为张会濯的大舅舅就是冯明德,他常去冯府,所能了解的情况比冯佳鸽多得多那。此前,在张会濯那里她已经知道了出现了叛徒一事,及时汇报给了市委,刘书记等采取了许多断然的措施,才将危害程度降到了最低。

两人听完戏后,张会濯又请成雁南去大栅栏吃了宵夜,用餐的时候,张会濯和成雁南说:“这次我大舅舅可算是在南京政府面前露了脸了,李汉谋时期没解决的北平共党活动猖獗的问题,在我大舅舅的重拳出击下成效斐然,到目前为止已经抓捕到了查明身份的人四十四人,被暗中监视准备钓鱼的还有五个那。这将来在蒋委员长面前我大舅舅算是有说话的地位了,那赏钱肯定也少不了的。”

成雁南听着心里一愣:原来没被捕的一些同志原来也有危险了,并且其危险性比已经被捕了的同志更大,因为我们的同志还不知道都有哪些人已经被敌人怀疑,一旦贸然进行联络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这个情况自己必须从张会濯手里打听清楚了,因为这实在是太重要了。

考虑到这里,成雁南接着张大公子的话说:“国民党没你说的这么好吧,他们对老百姓有一点怀疑马上就抓起来打的半死再说,不是共产党也被屈打成招成了共产党了,光苹果园那边的乱坟岗子年前就枪毙了六十多个,那里还会怀疑了不抓,留着钓什么大鱼那,我才不信那。”

张会濯见心仪的美人儿竟然不信自己的话,赶紧四下一看小声说:“雁南,我真没骗你啊,我可是在周炳义的宪兵司令部安插了眼线的。我告诉你,据我了解到的海淀三棵树胡同有家酱菜厂的老板就和共党有来往,弄不好他自己就是的,现在留着不抓他就是等着钓大鱼那。还有,燕京大学有个考古系的青年副教授也有共党分子的嫌疑,对了,他老婆还是仁济医院的一个大美人儿医生那,据说男人见了这个美人儿医生连路都走不动的那,好多男人没病装病就为了去医院一睹她的芳容那,不过我倒是还没见过那。”

成雁南一听这个,惊出了一身冷汗,手上的筷子一下没拿稳掉在了桌子上有弹蹦在了地上。

张会濯狐疑的看了看她道:“雁南老师,你怎么了?”

成雁南这才发现自己一时失态了,忙机警的说:“哦。没什么。我发现你这人真是个花心大罗卜,听到美人儿就馋的流口水,真够有出息的。”

张会濯这才放下心来:“哈哈,我说你怎么不高兴的那,原来是吃醋了啊,放心,我张会濯才不是花心大罗卜那。我啊,这辈子就喜欢一个女人,那就是你雁南老师啊。”

成雁南这才缓过了一口气来,终于算是搪塞过去了。

她说:“你得了吧,我吃你的醋,这算哪门子那,我早告诉你我是有未婚夫的人了,他现在人在美国,是研究有机化学的,你啊,还是喜欢个更合适的人为好啊。”

张会濯忙说:“哦,不不不,我是真心喜欢雁南老师的,我敢对天发誓。我刚才说的那个美人儿医生是听人说说的,我对她毫无兴趣,真的,连北平广播电台的头号美人儿梁雨琴我都没眼看,那里还会真惦记那个女医生那,再说人家不早就老公了吗。”

张会濯还以为成雁南是为他花心而生气那,那里知道此刻她紧张万分的心情那。

而成雁南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万幸的是今天来见了张会濯,否则自己最近就要去三棵树胡同发报了,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了。

这会儿的她再没心思和张会濯周旋了,寒暄了几句,借口天色已经不早了,让他把自己送到了家门口后,看着他的车开走后,又马上出门,急匆匆的赶到了一个尚未暴露的联络站要求紧急约见市委书记刘翠林同志。

刘翠林接到交通站同志的报告后,感到了事态的严峻,于是带着保卫组组长何云鹤赶来交通站见了焦急万分的成雁南。

听完汇报后,刘书记说:“我们又有两处地方的同志其实已经暴露了,雁南同志你的工作做的很出色啊,否则我们的又一场大难就要临头了。三棵树胡同你是再不能去了,那里的电台要设法马上转移,让倪仁贵同志也撤出来,向上级汇报后和贺云麟同志一道转移去陕北苏区去。”

何云鹤说:“刘书记,那我马上带人去三棵树找老倪同志,然后带着电台连夜先转移到昌平乡下我们的同志那里暂时安顿?”

“嗯,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出发,带两名精干的手枪队员,一旦发现那里的情况不对,立刻撤出,不要和敌人纠缠。”

刘翠林知道此事一刻也不能耽搁了。

何云鹤是老革命了,经验丰富,他马上顾不得别的,立刻招呼了正在警戒的两名市委保卫组的手枪队员,分骑三辆自行车接着夜幕的掩护直奔海淀方向而去。

刘翠林随即安排联络站的老温同志,等天一亮,立刻去燕京大学的家属院设法见到贺云麟,请他先转移出来,对学校就借口说山西的父亲生病了请假,要赶回去看望。这样就不会引起周炳义和何永祥的猜疑了。

老温问:“书记,是否要他将夫人林若梅医生也一起带走那,否则会受到株连的。”

“不用。”

刘书记果断的说:“林若梅医生不是我们的人,带着不合适。再说小林医生的父亲是国民党的大官,她自己又是阎锡山四姨太的干妹妹,周炳义不会拿她怎么样的,何况她也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安排好这些,刘书记对成雁南说:“雁南啊,你这几天别子家里住了,想办法先搬到大帅府去和大帅的女儿冯佳鸽住段时间,你是她的老师,又是知心朋友,她不是一直邀请你去她家住段时间的嘛,那就趁此机会先住过去。一旦三棵树那里出了什么事情,那里比较安全,我想没有真凭实据的话周炳义是不敢带人去大帅府上抓人的。你先住几天,等三棵树胡同那边的事情平静后再回家去懂吗?”

“是,我服从组织的安排。”

成雁南知道书记这么安排是完全正确的。

事实也是这样的,等何云鹤等赶到了三棵树胡同177号的时候,正好遇见两辆警车和实枪荷弹的军警正在胡同口上戒严,何云鹤知道事情不妙,肯定是电台出事了。

等警车开走之后,何云鹤等三人翻墙进了酱菜厂,找到了小五子。

“五子,这里出了什么事情?”

小五子紧张的拉着何云鹤说:“老何同志,警察把倪老板抓走了,说他是共产党。不过很奇怪,我也是共产党,他们怎么不抓我那?并且也没搜查,抓了他就走,真是有些让人弄不明白了。”

“哦?是警察,不是情报处的特务?”

何云鹤也纳闷了起来,怎么岳家鹤的警察抢在周炳义、何永祥的特务之前就动手了那,并且也不对老倪的住所进行搜查,是在是让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他对小五子说:“那快,我们马上转移。警察厅的人这一动手,外面监视的特务肯定跑回去向周炳义报告去了,也许一会特务就会再赶到这里来,我们必须马上带着电台转移。”

小五子一下懵住了:“可电台被老倪重新换了藏匿的地点,我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的啊,只有他和成老师才知道,这会儿到那儿去翻电台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