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将军 正文 第十九章 不一样的天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9.html



共产党发起反攻以来,战场的形势发生很大变化。细心的人发现,共产党的宣传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在大反攻以前,提的是自卫战争,现在讲的是解放战争。以前诉求的是争取和平民主,现在要的是打倒蒋介石,推翻国民党政权。

这个发现让训练班的将军们感叹不已。

“共产党是最重视宣传的,说明共产党已经明确要争天下了。”

“自卫战争是被动式的,解放战争是主动式的,说明共产党已经具备了打倒蒋介石的能力啊。”

“可是,共产党目前并没有占到什么优势啊。”

“先抢占舆论优势和民心优势,是共产党高明的地方。”“有道理。”

“共产党喊着打倒蒋介石,只是口号而已。就凭共产党现在的实力,要打败国民党是不可能的。这场战争起码要打个十年八年的,谁胜谁负很难说啊,等着瞧吧。”

“是啊,共产党当年在江西、湖南等地,也是闹的很凶。建立苏维埃政府,扩建红军。最后还不是被蒋委员长赶到了陕北。现在共产党实力比那时候大的多,剿灭肯定要困难一些,结局都是一样的。”

“共产党已经今非昔比,从抗战初的几万人马,到今天已经接近二百万大军。装备与国军不分上下,战术水平已略高于国军,这个仗不好打哟。”

将军们纷纷发表自己的高见,然而,在俘虏营里,这也是他们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这天晚点名的时候,管教干部宣布:“明天,军区首长安排训练班的全体同学,去解放区参观。宣布几点要求和纪律,一、统一着装,全部穿解放军军服。二、服从指挥,不许擅自离队。三、不许暴露身份。参观期间,可以自由活动,大家可以随便与老百姓、解放军官兵接触,没有限制。明白了吗?”

“明白了!”

管教干部笑了:“其实很多人不明白,嘴上说明白,心里不服气。好吧,那我就再说明白一些。三点要求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如果你们穿着国民党的军服,如果你们自己乱跑,如果你们暴露国民党将军的身份,轻的会遭到老百姓的痛打,重的会有性命之危。我绝不是危言耸听,在解放区,国民党特务、散兵被老百姓打死的不在少数。这次明白了吧?”

众人齐声说道:“明白了!”

自上次陈颐鼎将军在训练班的那个演讲,说了解放区很多好话,将军们一直希望能到解放区亲眼看看。也许训练班的管教干部也希望用事实让将军们信服,也就有了这次参观。


第二天吃过早饭,将军们登上几辆卡车出发了。能够走出囚笼,来到大自然中,将军们已经是兴奋不已了。他们看着山岭、河流、农田、村庄,众人指指点点,说个不停。路上遇到农民,大家挥着手打着招呼。远处田中劳作的百姓,大家也摇着手呐喊。将军们就像一群孩子,十分开心。

山区的公路坑坑洼洼,路况很差。走着走着,卡车被一段很长的塌陷路挡住了。路面是被雨水冲毁的,卡车根本过不去。带队的管教干部和负责警卫的一个班战士,立刻跳下车修路。他们搬运石块泥土往塌陷处填埋,干的热火朝天。将军们一个个呆在车上,当着看客。

不一会,有附近的村民看到车被挡住,就招呼其他村民前来帮忙。很快,一大批村民带着工具参加进修路的队伍中。乡亲们和战士一边干活一边说说笑笑,修路进展很快。

突然,一位村民看到车上的将军们,很不高兴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呢,大家都在忙,你们怎么呆在车上,想当国民党的官老爷啊。”

一些将军纷纷跳下车,装模作样的参加了修路。

管教干部连忙给村民解释:“这些同志年纪大,身体不好,我们年轻人干就行了。”

一位老大爷不满的说:“哪个比我年纪大呀?我看没有一个。”

管教干部赶紧说:“老大爷,他们是作其他工作的,没有干过体力活。”

村民们说:“解放军是官兵一致,大首长我们也见过。”

将军们只得和大家一起干了起来。

路修好了,谢过村民们,卡车继续上路。

修路这种事情,在解放区是非常平常的。但在将军们的眼里却有另一种感觉。老百姓主动的、无偿的为共军帮忙,在国军里是不可能的。老百姓见到国军,早就逃跑的无影无踪,更谈不上帮忙。将军们从眼前的这点小事,感受到共军与百姓的关系。

奔波了一天,将军们参观了三处村庄、一处解放军部队。将军们越看越兴奋,几乎感觉不到疲劳,因为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不一样的天地。

将军们在村庄里见到的村干部,不像国民党统治区那种卑躬屈膝的保长,他们自信自豪,是一种当家作主的感觉。村干部谈的是土改分田,支援前线。每个村有共产党的党支部,有村委会、民兵队、妇女会、儿童团。有支援前线的运输队、担架队。有帮助军属烈属的助耕队……除了耕种自己分到的农田,男人们跟随解放军支援作战,女人们磨军粮做军鞋,孩子们站位放哨查路条。将军们惊奇的发现,一个小村庄,共产党的各种组织竟是如此完善。村庄里的男女老少每一个人,都被调动起来,参入到战争中。

将军们感到震惊,感到恐怖。他们从一个个不起眼的小村庄,看到了共产党的巨大力量。他们开始明白了,解放军没有汽车,没有后勤补给基地,却能组织像莱芜战役那样的大战。共产党靠的就是民众的力量,尽管是最原始的人挑肩扛,却支持着几十万大军的作战。

将军们得知,每个村子都有青年参军。有人问:“青年们愿意当兵吗?”村民们反而奚落起将军:“你们这些民主人士,太不了解解放区了。国民党遭殃军是抓壮丁,我们这里不一样,一人参军全家光荣,还享受军属待遇。青年们都争着参军,保卫我们分得的土地,保卫解放区。”

参观中,为了不暴露俘虏身份,将军们被介绍为民主人士。

将军们懂了,百姓们为保卫共产党分给他们的土地,保卫共产党为他们带来的好日子,当然拥护共产党,当然会参军参战。

将军们参观解放军部队,他们被官兵们练兵的场面震撼。都是带兵的将军,练兵是他们的看家本事。让将军们想不到的是,解放军官兵练兵就像玩命,摸爬滚打,个个是汗流浃背。一位将军问小战士:“看看你,衣服都湿透了,累不累啊。”小战士反而说起了将军:“你们这些民主人士真是,解放军死都不怕,还怕累!”

将军们是最了解部队的,从战士们的眼神里,他们就能看出部队的士气。从官兵们的言谈举止中,他们就能感觉到部队的战斗力。他们看到了,感觉到了。看到的是高昂的士气,感觉到是巨大的力量。将军们说:“难怪共军打起仗来那么凶狠,有这样的训练,自然有强悍的战斗力。”

也有人说:“共产党施了什么魔法,能让部队嗷嗷叫。”

“共军就是不怕死,打起冲锋拼命向前。”

“是啊,诸位都见识过的。”

一天的参观,让将军们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正值秋收的季节,一路上,他们看到百姓们在收获劳作的果实,村村镇镇一派祥和的景象。这里没有土匪恶霸,没有乞丐妓女,没有军警欺压百姓,没有强权横行乡里。

将军们每到一个村子参观,老乡们都把刚收获的苹果、梨、大枣等送到众人手里,还说让他们这些民主人士尝尝解放区的胜利果实。将军们非常高兴,这样的感觉久违了。有的人口袋里已经装满了,就用手拿着。很多人大口吃着这新鲜的水果,觉得十分开心。

细心的将军发现,每次老乡们送来东西,带队的管教干部都按数付钱,让大家很不好意思。管教干部笑着说:“大家放开肚皮吃吧,尽情享受解放区人民的热情。但是,按照解放军的纪律是一定要付钱的。这是两码事,老乡们的情份我们要领,钱也要付。在解放军里,无论多大的首长,都是这样。听说毛主席在延安时,老乡们送来鸡蛋,他都说,鸡蛋留下,感谢,钱付上,是纪律。”

将军们感觉这里的空气格外清新,这里的天格外蓝,大家发出阵阵感叹:“没想到,真是没想到,解放区是这种生活。”

“老百姓的日子比国统区好多了,共产党真有办法。”

“解放区的人民,精神面貌大不一样。”

“解放军秋毫无犯,毛主席都以身作则,怎能不得到民众的掩护呢。”

“一日之行,大开眼界啊。”

管教干部说:“解放区有一首最流行的歌,是这样唱的: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民主政府爱人民,共产党的恩情说不完……”

很多将军说道:“对对,就是这种感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