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马冰河 正文 没有题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686.html


“哎。”教导员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说你呀,早不出去晚不出去,为什么非要赶在大队长去看你的时候出去?他昨天还跟总院的专家通过电话,这是准备接你出院的。你呀你,跟谁出去不好,偏偏跟丁……那个,嗨,你不知道她总是跟大队长做对吗?这样吧,你先住下,明天再去办出院手续。”


教导员说到这里被文书叫了出去,刘焱一个人愣愣的站着,许多许多的事情盘绕在心里,理不清头绪。不知道怎样回的六班,不知道怎样吃的晚饭,战友的面孔在他的眼前模糊不清。


第二天,刘焱早早的吃过饭来到医院办手续。他想趁早好找丁若晴解释一下昨天的事情,毕竟人家帮了自己,再者自己心里还是非常希望见到她的。


熟悉的病房,熟悉的床铺,还有周围的人。刘焱被护士叫道了医生办公室,副院长和另一个年龄挺大的男医生正在说话。


“报告。”刘焱站在门口大声叫道。


“就是他。”副院长望着刘焱说道。“刘焱,这是总院的刘大夫,是这方面的专家。”


专家刘大夫笑着冲刘焱点了点头。“你的身体不错,我看了你的片子。”他说来到刘焱身边,用手抬起刘焱的左臂来回的活动了几下,又拍了拍大臂,然后回到座位上。“你的身体条件非常好,所以没有受到硬伤,但是软组织损伤严重。也就是说,没伤到骨头,但是肌肉韧带挤压拉伤相当的严重,恢复到什么样子不好说……“


这些话刘焱心里早就有数,他此时最关心的是丁若晴:为什么到现在她还不出现。她是自己的医生,按理说自己出院的时候她应该在场啊。


最后,刘专家站起身来拍拍刘焱的肩膀:“小伙子,你也不必太担心,你的身体相当的好,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的像以前一样了。”他说完就向李副院长点点头然后出门而去。

李副院长也随着转过身去,看样子是要与刘专家一起走,不过他在门口稍稍停了一下,与走廊里领刘焱过来的护士说了些什么。刘焱呆呆的站在办公室里直到护士叫他。


“傻愣愣的站着干什么,快跟我去办手续,你不是早就嚷着要出院吗?”护士轻笑着嗔道。


刘焱哦了一声,心想说不定办手续的时候就能见到丁若晴了,随即却不由得暗笑:为了最后的一面竟变得如此幼稚,是啊,也许从此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你这人是怎么了,好好地又犯傻了?”一旁的护士真的有些不高兴了,说完就自顾走了。


刘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飞快的整了整军装,几步追上当先而行的护士去办出院手续。可是直到手续办完的时候丁若晴都没有再出现,护士把行李塞到他手里的时候再一次嗔道:“你今天是怎么了,神不守舍的,还有什么事吗?”


“今天怎么没有见到丁军医。”刘焱犹豫半天终于将压在心底的话吐了出来。说了这句话心情不免有些激动,于是又故作镇定的向大门口张望。


“哦,你是说小丁啊,她回学校了。”


“什么!回学校了?什么时候走的,她不是这里的大夫吗?”刘焱的心里猛的一紧,嘴里的话已经没有了章法。


“她的实习期早就到了,要不是因为你也不至于拖到昨天才走。怎么啦,有事吗?”护士说话的时候把疑惑的神色全摆到了脸上。


“没、没事,谢谢了。”刘焱强忍心里的失落笑着说道。


成东风对出院的刘焱一点也没有放松,训练的时候只是强调他的右臂。就这样一段日子后,丁若晴在刘焱心里的影渐渐地淡了。

刘焱的右臂受伤前就被成东风抓得很紧,加上这一段时间的训练,终于又上了一个台阶,只是与受伤前的左臂还有些差距。用成东风的话说就是:就是只剩一根手指我也要把他连成钢的铁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