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几天,我们市某行业搞培训,主管单位租用了市里国际会展中心的一间能容纳三百人的会议室,日程是听讲三天,第四天下午三点钟考试。我应朋友邀,为他一位有事不能亲自参加考试的同事帮忙,这种见义勇为、助人为乐的行为,江湖上似乎也有叫做替考的。

考试当天12点30分,我和朋友赶到了会展中心,进入考场,两个人甭说书和题了,连支笔都没带。三百人的会议室,大概稀稀拉拉已经坐了几十人,朋友四处寻找熟人,等找到了几位五六十岁的老伯们(此行业从业年龄偏高)之后开始寒暄,我在旁边坐着卖呆。看来朋友是找到大部队了,热热乎乎的和老伯们唠了一会嗑儿之后,我们起身去寻找贴在桌子上的自己的考号,然后互换到了大部队的前排座位上。找到了组织之后,立刻有了安全感,呼~~~!

1点10分,朋友还在扭回身和老伯们扯闲篇,我提醒他我们是来考试的,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呢,好赖弄支笔弄张纸来,让我闲划拉划拉练练字,也比干呆着强啊。朋友点头,拿起电话到会议室之外,呼叫他们扛把子去了,留下我独自孤单的继续卖呆。

1点30分,主席台上有了动静,有个貌似讲师一样的人坐了上去,主席台两侧的电子屏幕上开始依次出现了考题,并且上边还标记有答案。台上貌似讲师的人,开始照本宣科的讲起题来,我得为朋友负责啊,暗暗记着答案,两道选择题答案都是A,两道判断对错题答案是“错与对”。貌似讲师的人刚讲了四道题,朋友回来了,还带回了几只笔、准考证、还有几张纸,纸上是考试答案(据说是先此考试前外县的考题答案)。朋友把答案悄悄递给了后边大部队中自己的同事,那些老爷子们中间立刻有人表示了强烈的不满,朋友连忙赔笑解释,这是本单位给自己职员的,他也无能为力。看着已经差不多霜雪覆盖大地的老伯们,还有如此火爆的脾气,居然比我这年轻人还不蛋定,涉及自己利益时还是说窜就窜,片刻都不容得,我偷笑了。这时,考场的人差不多坐满了四五成,大家跟着貌似讲师的人或记或在书上画题,我把朋友拿回来的答案纸翻过来,在上边划拉着几首宋词练字。

等我差不多划拉满两页之后,估计貌似讲师的哥们讲了应该不超过十几道题,他虽然照本宣科,却时时抱怨“教材”逻辑性不强,让他看着都累得慌,却又补充,不过“教材”还是写的挺好的。这位貌似讲师的哥们的最大亮点在他的结案陈词上,在“讲解”了不超过十几道题之后,宣布杀青,大家可以去休息休息,准备迎接考试,又补充说:“其实讲的这些也不一定是考题。”这句话,真让我崩溃,貌似讲师您就觉得可以跟这儿拿爷们逗闷子啊,三点钟考试,提前让大家来合着是来听海派清口的。可是包袱抖得并不响,霜雪覆盖大地的老先生们居多的考场,对这么幽默一句台词反应并不强,远没有看到自己没有考题答案别人有的时候反应的强烈。我只知道文艺演出的时候会有垫场的,会有热场的,没想到这种考试前居然也有垫场、热场的,假模假式的领着大家画题,然后告诉大家不一定考这个啊(画的题有判断对错,后来发下来的考题里只有单选和多选,还真是“不一定”),您不是欠抽吧?!

2点20分,貌似讲师的人退场了,大家伙差不多都到会展中心外边去透气,三五一群的吞云吐雾闲说话,没答案的开始积极的考前准备。

2点50分,大家伙陆陆续续的都重新进入了考场,我观察了一下,上座率估计有了八成多。唯一的监考出现了,老哥一个开始发卷子,他不辞辛劳的上主席台拿上五七份卷子,再到台下去分发,然后再回到主席台去拿五七份,再下去发。大家伙看他如此发卷速度和方式,有点不蛋定了,人群嘁嘁喳喳起来,监考停止发卷,夹着没发完的考卷快步回到主席台上,对着话筒呵斥大家伙。语气和用词,仿佛让我回到了那遥远的孩提时代,眼前情景突然幻化了,一个凶巴巴的阿姨,厉声斥责着不听话的小盆友们。“小盆友们”安静了,嘁嘁喳喳声音没了,监考黑着脸下了主席台继续发卷子。不多时,似乎大家伙忒不拿凶巴巴的阿姨一样的监考当回事了,嘁嘁喳喳声音复起,监考又夹着考卷回到主席台上,声言谁在不遵守考场纪律,就撵谁出去,嘁嘁喳喳声音小了,监考满意的扫视了一下人群,下台接着发卷子。

3点整,外边呼呼啦啦的一起进来了一群人,中间还有很多年轻人,有的看起来似乎只有十七八岁。考场内一看有掐时间能掐成这样的,并且还来了一帮明显替考的学生,大家伙立马热议了起来,考场里呈现出一种嗡嗡的声音,监考一看,又怒了,上台继续维持秩序。朋友笑说:“这卷子得发到5点去!”我恶意的说:“这哥们算是把监考的权利用到极致了,一点都没糟践,心里肯定爽呆了!”监考发到近处我们才发现,他是先紧着那些前三天来听课的,他看着脸熟的人先发,等他一圈发下来,我朋友在内的附近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卷子。没有卷子的人找他要,监考说:“那不得领导同意啊!”然后人就消失不见了。过了一会,他又回来了,大概是请示完领导了,给并没有听过课的也开始发卷子,并且清理替考的,我很荣幸的也被监考不客气请了出来。坐在大厅沙发上等朋友的时候,我看了一下时间,将近3点半,我出来的时候凶巴巴的监考还没有全部发完卷子。等答完题的大家伙,被统一放出来的时间,大概是3点40分左右。也就是说,监考光发卷子就发了半个多小时,而答题最快者,也不过只需要不到十分钟而已,当然,你早答完了凶巴巴的监考也不会放你走,并且还说是为你负责。

在我看来,这个事情非常有趣。三天上课,第四天就考试的所谓培训,当然无非不过是一个场面事情。当然这个培训不会是免费的,每个人要交600块钱,全市所有此行业的有从业证的似乎都难逃此劫,几期培训下来,进项也不小。主管部门的老爷们也不容易,有点进项,实在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对老爷们的好处可也不只是有点进项,对行业从业人员搞培训,说出去是多么好听的一件事啊,也是一件政绩。

可是本来一个走过场的事儿,它有趣的地方就是在于它也是有的规矩有原则的,如此说法的逻辑似乎听起来有点啼笑皆非。可是事实上现实就是如此,有些人的本事就是在装点门面,做表面文章身上,喜欢脱了裤子放屁,而且还要放的优雅起来。三天培训,能培训出个什么样来?这也罢了,还要收费600,当然你还别嫌贵,嫌贵的话就有人在你饭碗上找你麻烦了,更别质疑这钱去哪了,因为那不是你操心的事儿,也没人有义务告知你。可为啥如此扯淡之事上,偏偏讲起了规矩和原则呢?交了钱不听课不行,替考不行,不来考试当然更不行了,考场上的监考还要极力的把他拥有的权利发挥到极致,展尽淫威。

这大概就是因为规矩和原则的最终解释权在监考所说的领导手里,怎样是对的,如何才合理完全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就像监考权利的最终解释权在这位监考手里一样,考场有人质疑他为什么那样发卷子,监考牛逼哄哄的说:“我是监考,怎么发卷子我说了算!”(那位像凶巴巴的阿姨一样的监考原话)当然,不光是解释权在他们那里,拍板的权利也在他们那里,他们还拥有一剑定江山的秒杀是非的权利。想来,我所见的这次培训考试是有一部分人过不了关的,之后他们可能会参加补考,势必还需要再交一定补考费,这应该也是扯淡之事为什么非要讲起规矩和原则的原因之一。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很有中国特色,面子原因。不来考试和替考,这不是不拿主管单位勤政爱民的培训当回事吗,不是严重影响了这次勤政爱民的培训形象吗?当然,严格的抓出了替考、缺考的,也反衬的一件扯淡的事有点像件正经事了。所以,虽然是在扯淡,可仍然还是要正正经经的扯淡,实在是因为其中有着无穷的奥妙,对内对外、对上对下来说都落得个相安无事。对内对上来说,是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乃至“有事”时候开脱的理由;对外对下来说,无非花点钱买个天下太平而已。

我写此文,并不是觉得替考这件事正当,只是相比于假正经,更鄙视假正经;我更不反对坚持原则,而是厌恶假原则之名,行滥权之私。我们当下,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没有诚信、造假、玩表面文章,假公事谋私利,而又在这些基础之上,衍生了一种扭曲的价值观。美者不见其美,丑者亦不见其丑,谓之麻木。悲乎!

本文内容于 2011/10/15 14:05:03 被长车踏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