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归案(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队长。”就在两人私语的时候,一个正在搜检的禁毒支队队员在办公桌的那头,椅子的旁边叫喊起来。

有发现。赵静珠和倪晓燕同时抬起了头,向着警员的方向,同时‘嗯?’了一声。迅速站了起来,走向了办公桌。

随着警员手指的方向,倪、赵二人又蹲下身去,仔细的辨别着。在办公桌和后面靠墙一个假壁炉之间,红底黄花的地毯上。几点极细小的白色颗粒状物体,散落在地毯的绒毛缝隙间。警员已经在这个区域,插上了一个小小的三角白旗,作为提醒记号。

赵静珠的手一伸,一个放大镜递到了他的手中。他又将身子伏得更低一些,几乎是趴在了地上,细细的观察着。在镜头下,那几点白色颗粒被清晰的显示了出来。以赵静珠的经验,几乎可以理解断定,这些东西跟他们已经取得的‘亚洲糖果’是同一类型的粉末。这些散落在地毯间的小颗粒,呈不规则的线状,距离并不长。从壁炉开始,向着椅子的方向,大约2到3厘米。

赵静珠直起了身子,将放大镜递还给了一边的警员。蹙了蹙眉,说话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些不满意:“在前面搜查中,怎么没发现?椅子上的都看见了,周围的情况就没好好看?”

倪晓燕连忙拦住了他,她能理解禁毒支队长的心情,但同时,也觉得应该体谅一下干活的兄弟们。毕竟,他们在进这个办公室的时候,这些警员还在努力的工作中,搜检并未告一段落。而且,在水晶吊灯那种灯光条件下,又是红黄相间的地毯颜色。这种细小的颗粒,能被发现,已经说明这些警员的工作相当细致了。重案组组长笑了一下,轻声问着警员:“除了这里,还有其他发现吗?”

“有。”看来警员并没有在意自己队长的态度,也许是长时间的一起工作,早已经习惯了这样严格的要求。但还是朝着倪晓燕投来感激的眼神。手里举起了一包东西,透明的袋子,一团墨绿色的,像是烟草的东西。“我们在办公桌抽屉的夹层找到的。”警员随即告诉了搜到此物的地点。

“大麻?”这个倪晓燕也能看明白。

警员点了点头。

赵静珠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再理会。对他来说,那种东西已经算不上什么了,即使在以往,在毒品案里,这都不够重案的级别。只是专注的看着那个散落白色小颗粒地毯方向。他的眼光落在了地毯与壁炉之间的缝隙中,又蹲下身去,伸出了食指,轻轻的拨拉了一下。地毯的边沿被轻轻的翻了起来,露出了下面的酱红色地板。但地板一看就很干净,上面并没有人和着附物。

倪晓燕无声的看着赵静珠的动作,这上面,她不会贸然的干扰赵静珠的思维。

赵静珠放下了地毯,又翻了开来;又放下,又翻了开来。几次同样动作的循环,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地毯与壁炉之间的夹角。最后,他停下了动作,站起身,轻轻的往后退着。示意倪晓燕和其他警员,也同样慢慢后退。他这样做,是生怕人的动作过大,空气的力量吹走了那些小颗粒。

站在了稍远处,赵静珠习惯性的看了倪晓燕一眼,朝她点了点头。倪晓燕也用点头示意着自己知道了。当然,倪晓燕只是仅仅知道这个禁毒支队长已经有了主意。

“先把地毯上的东西取下来,立刻做试验。其他人,把压着地毯的椅子和办公桌抬到对面墙边。”赵静珠发布着指令。

一声令下,警员们立刻忙碌起来。门外又传来了大厅里组员的报告,局里车到了。倪晓燕和赵静珠赶忙走了出去。

走到大厅,看见门已经全部打开,而在门外,已经正式拉起了黄色警戒线。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官拿着一个文件夹,等待着他们。见到倪晓燕和赵静珠,立刻敬礼报告说:“倪组,赵支队。你们要求的搜查令带来了。按照规定,这里已经被正式警方设为嫌疑现场,进行区域封锁控制。副局问你们还需要什么支援?”

倪晓燕接过了搜查令,简单的看了一眼,便递给了赵静珠。回着这位警官的话:“谢谢。目前没有。请把那些人带回局里后。那个男的,单独看押。那些女的,第一时间安排检查身体。我们估计她们大多数人都可能有吸毒历史,是否请局里和戒毒所联系,紧急调运一些代用品来。我们还需要对她们进行讯问,需要她们保持镇静。”说着,她又向赵静珠投去征询的眼光。

赵静珠连连点着头,表示自己赞同倪晓燕的处理意见。他想了一下,连忙补充了几句:“这样,戒毒所在远郊,可能在时间上来不及。我看这些女的有些马上要犯瘾了。请你以我的名义,请示副局。从我们禁毒支队的库里,调一批美沙酮过来。应该能救急。也请技术处再派人员过来,主要是这里证物较多,需要他们协助,进行辨别,封存和带回局里。”

其实,美沙酮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毒品,对人体有着伤害性,也有人称此为合法毒品。从道德伦理上看,人们虽然承认这种以毒攻毒的治疗方式的优越性,但仍有不少人坚决反对这种方式。因为美沙酮也会对神经造成药物依赖性。很多吸毒者找不到毒品时便会想尽办法,从医疗部门搞美沙酮以来替代。毕竟这类药物,要比寻找海洛因的难度低多了。虽然美沙酮疗法确实治好了很多病人,但实践证明,大约只有25%以下的人能戒除毒瘾(以3年以上不吸毒为戒除),而大多数吸毒者,在服用美沙酮的同时仍继续用海洛因。

赵静珠提出美沙酮,也是迫不得已之举。这在他们队里,也是严格控制的药物,主要是抓住了一些吸毒者后,为了让那些狂躁的渣子安静下来,找寻毒品线索,而不得已采取的手段。

“以我们的名义。”倪晓燕飞快的又补充了一句。两人对视了一下,都是微微一笑,便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好,我回去就办。”警官也没有再多余的话,将手中文件夹打开,又从自己上衣口袋取下了水笔,一起递给了倪晓燕。这是人员、证物交接单,需要现场指挥官的确认。倪晓燕飞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赵静珠也随之签了名。

呼吸着早晨清凉的空气,倪晓燕一下子感到自己的头脑清爽了许多。她站在门外侧,看着那些女孩哆哆嗦嗦的排成一排,走了出来。警员们安排着他们上了印有公安俩字的大巴。巴士的窗口都用金属网格封着,上了车的女孩纷纷从窗里向外探看着。也许对她们来说,这个自由的世界,已经告别的太久了。一个女孩拼命朝她看着,眼神中流露出强烈的渴望。正是那个已经被问询过的夏旖旎。倪晓燕知道她想表达什么,只是现在,在没有对她们进行司法核定之前,不能因为同情或者感情上偏颇就做出如何的表示。她只是微微的朝着夏旖旎点了点头,喊过了刚才那个负责押解的警官,轻声耳语了几句。让他在符合规定的权限里,对这个女孩上心照顾一些。警官转头看了一眼,确认了倪晓燕所指的对象,便点了点头。

很快,大巴士就装满了这些可怜的女子。一些已经被封存好的证物,也被放进了便携式证物箱,装上了车。在倪晓燕和赵静珠的目送下,离开了这里。

原先看守女孩们的警员被分配了出来,陆续的站在了封锁线的各个角落。越来越多的路人怀着好奇心,站在黄色封条外,向里面张望着。有胆大的已经开始打听,各种诧异的眼光和一些猜测的流言蜚语,已经在围观的人群中,迅速的传播开来。执勤的警员,并不理会那些问话的,只是不苟言笑的站着,视若无人。

“怎么?同情是吧。”赵静珠看着倪晓燕凝视着车辆远去的方向,淡笑着,问了一句。

倪晓燕并为隐藏自己的感情,在平时,她并不喜欢别人将她看做假小子一样的人物。她喜欢人们以正确的性别来看待她,所以,也不会掩饰自己女性所独有的视角感受。听到赵静珠的问话,她本能的‘嗯’了一声。

“我们就是天天和这类人物打交道,见得多了,也许心肠就变得很硬了。有时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些女子,大多数应该是受害者。可又有谁知道,她们之间也会有吸毒的怂恿者,带路者等。也许还曾经为了一口毒品,去讨好毒品贩子,争风吃醋,栽赃陷害呢?”赵静珠说话的时候,脸部并无表情,显得有些冷漠。

倪晓燕突然有种想反驳的冲动,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认,这个多年在反毒战线上斗争的禁毒支队长说的话,无一不是有着可能性。人性这样东西,的确很难用表象来肯定。她只能淡淡的一笑,说了一句:“我们还是去看看那个办公室处理得怎么样了。”转身首先走了进去。

回到了那间办公室,里面的办公家具,已经根据赵静珠的要求,被搬了开来。中间空出了一大块场地,警员们还在各个角落仔细查验,分别忙碌着。倪、赵二人走进来,大多数人并未停止手上的工作。只有一名警员举着又一个小证物袋,向着走近前来的重案组长和禁毒支队长报告说:“已经全部查验过,在别的区域,的确没有再发现粉末状物体,这是在刚才那个角落起获的证物。已经通过试剂检验,证明和前面的毒品是一种类型。高标号毒品。”

“嗯。”这已经不出赵静珠的意外。他的脚步很轻,继续走到那个壁炉前,驻足又看了起来。这次只是一小会儿,就抬起头,叫着几名警员,将地毯冲着门口的方向卷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