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岛 正文 第128章 义田的新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1.html



对于这件事情,应该这样定性,山田对于川崎是由喜欢到渴望而今天纯粹是巧遇而爆发;那川崎对山田则是由胆怯到好奇以至于今天完全是突发而且失控。

鉴于两个人在队伍里面的地位,川崎和山田百惠子做了一个约定,不在公开场合表明他们的关系,也不对别人的评论做任何的解释。

女人一向不愿意把这种事情做成偷偷摸摸的,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在没有形成事实之前,都已经是议论纷纷了,真真假假的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山田百惠子尽管十分的不情愿,但是,看着川崎的严肃的表情,还是勉强的答应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拉开一些距离,下了山坡。


做了事情又不愿意别人看见,就总有些心虚,川崎觉得所有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好像都亲眼目睹了他和山田百惠子的野合。

第二天,在大佐的帐篷外边遇见了栗原,栗原刚刚给大佐量了血压出来,栗原朝着川崎笑笑,川崎就觉得这笑容很诡异,就说,“栗原君的笑容好可怕啊。”

这会该栗原觉得奇怪了,本来是一个很平常的招呼,怎么会说可怕呢?“川崎君做了什么事情没告诉我吧?”这话本来也是调侃川崎的一句玩笑,要是搁在以前,川崎也不会放在心里,不想,川崎心虚倒是当真了。

“栗原君,你别乱说啊。”语气中倒是现出了一些慌乱。

“我乱说什么了?”栗原这会真的有些猜忌了。

川崎就说,“不理你,我找大佐有事呢。”说完,就走进大佐的帐篷里。


大佐觉得自己有些头晕,就让张天福把栗原找来,量了量血压,还算正常。

栗原说,“大佐是晚上没有休息好吧。”

大佐没说话,拿眼睛瞟了伊梅尔一眼,栗原就明白了。

栗原走了,义田就在床上躺着。

川崎走进来的时候,伊梅尔正在旁边给大佐按摩,只是伊梅尔的按摩手法实在不敢恭维。


“川崎,有事啊?”义田看了川崎一眼问。

“没事,张天福和我说,你头晕了,我就过来看看。”

“栗原说了,是休息不好的原因。”伊梅尔插话道。

“哦,那大佐您可要好好休息啊。”转身对伊梅尔说,“你得照顾好大佐才行啊。”

“嗯。”伊梅尔低头答应着,脸上微微红了。


连续三天,川崎都没有见到山田百惠子,倒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川崎记住了山田说的那句话,山田说,我会听你的,只要你要我做的。川崎就想,她一个特高课的女人,我能要她做什么?那种野合的事是不能经常做的,还能做什么?

开始,川崎想过要她帮他的,川崎想到这里,摇摇自己的脑袋,觉得这个想法太过大胆,即使一个为了男人而昏了头的女人,也不可能为他做这样的事。所以,关于电台的问题,还是要在矢村身上下点功夫。


川崎信步往自己的中队走去,他觉得已经有几天没去他自己的一中队了。他是整个大队的副官,要管全大队的的事情,他这个中队长其实也是形同虚设,几天都不去,什么事情都是吉野副队长管着,好在,吉野不错,有事会来找他,平时也没出什么差错。

小野正和另外一个上士在中队附近执勤,看着川崎过来,就行了持枪礼,说,“队长,还几天没来了。”川崎中队的人还是习惯称呼他队长的。

“是呀,这不是回来看看嘛。”

“吉野队长在吗?”

“在里面呢。”

川崎就进了帐篷,吉野正在和一个士兵谈话,好像是安排工程上的事,见川崎进来,站起来,给川崎敬礼,川崎回礼后,两个人重又坐下,士兵一看队长和副队长有话说,就主动退出去。

川崎问,“大佐的休息室还要多长时间可以完工?”

“哦,大概也就这一两天的事。”

“嗯,抓紧点,给你两天时间可以完工吗?大佐最近身体不好,继续睡在帐篷里不行,得赶快解决他的住处的问题。”

“是,两天时间一定完工。”


过了两天,义田的房间正式完工了,川崎带着几个人去验收。

还没有进到里面,就闻到一股新鲜木料的味道。

川崎说,“这味道真好。”说着就进了房间。

吉野说,“嗯,这是按照你的要求,选了些上好的杉木做的。”

川崎沿着房间的周边看了一圈,是不错,整个房间全部被杉木包着,很有些粗狂的田园风味,房间被木板分割成两间,外边是办公室,一张宽大的桌子和几把椅子,大佐在船上用的皮圈椅也摆放在房间里。

里面房间是卧室,摆了一张大床,床的对面墙上挂了一副油画,画的是日本风景,川崎端详着画面,是温泉洗浴图,一时想不起来这是哪里,吉野说,“这是北海道的冬天的温泉。”

“这画是谁的作品,”川崎问吉野。

吉野说,“是我画的,请队长指点。”

川崎听说过吉野会画画,可是没想到,吉野的画这么好,虽然川崎不能从艺术的角度给予评价,但是,看上去养眼就行了。

川崎拍拍吉野的肩膀说,“吉野君,不错,大佐会喜欢的。”

吉野憨厚的笑笑,“只要大佐喜欢,就好。”


检查完了,川崎很满意,只要川崎满意,大佐不会不满意的。

往外走的时候,川崎对吉野说,“一切都很好,这样,你需要再加一张床,一张小一点的床,为了大佐好好休息。”

吉野不明白为什么,刚要问,川崎说,“别问了,照做就是了,再过两天让大佐搬进来住。”

“是。”


吉野如期完工,川崎这次请了栗原医务官和一水军需官一起来看大佐的新居,山田百惠子也一起来了。

看到室内的布局,栗原问,“这张小床是谁的主意?”

川崎笑而不答,栗原就明白了,调侃说,“川崎君很有经验嘛。”

一句话点在川崎的穴上,川崎只得嘿嘿的应付着,“大佐的身体欠佳,不是你说的嘛。”

“嗯,那个伊梅尔是你安排的,分床而眠也是你安排的,反正都是你的事。”

栗原这么一说,川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川崎对一水军需官说,“一水君,看看给大佐配备上被褥,房间里有点凉,多铺几层褥子。”

一水答道,“好,我我来安排。”


大佐是第一个住进正式的房间的,按照民族的习惯,这叫乔迁之喜,得放鞭炮摆酒席庆贺一番。

一水军需官的物资里面没有鞭炮,倒是有不少的好酒。

川崎就安排了一个中队的士兵,站在天坑的上边,等到义田大佐从坑道口的平台出现的时候,士兵们一起鸣枪三响,义田很高兴,抬头向天坑上的士兵挥手致意。

义田对川崎安排非常的满意,尤其欣赏大床对面的那副油画,站在油画前面欣赏了很久,还伸手抚摸了一下,说了一个字,“好。”

川崎就说,“大佐,这可是吉野的作品啊。”拉拉站在自己身边的吉野,说,“大佐夸你呢。”

义田微笑着对吉野说,“吉野啊,看不出来啊。”

吉野就说,“大佐喜欢就好。”

义田了一眼那张小床对着栗原笑笑,说,“这是你的主意吧?”

“大佐,我可没这个想法,还是问问您的副官吧,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义田就转向川崎,“你?”似乎不相信,因为在他的眼里,川崎根本不懂这些。


义田在他的办公室里招待了军官,几大坛子的酒都喝了个精光。

川崎让一水军需官给每个中队发了四坛子酒,士兵们也是很久没有喝酒了,四坛子酒哪够一百个士兵喝啊,一水又给每个中队加了两坛,整个一个晚上,岛子上的官兵都是泡在酒里度过的。

川崎喝了很多酒,山田百惠子也喝多了,整个人都是瘫软的了。

到了最后,几乎所有的人都醉了,横七竖八的歪倒在义田的办公室里,看样子,这天晚上也就得在大佐的办公室里过了,连那几个给他们倒酒服务的女人,也一同醉倒在一起。

喝了酒的男人,少不了对女人有些不雅的行为,一个女人被扒光了衣服,让几个军官围着玩弄,闹得实在不像话了,川崎上去呵斥了一声,才稍稍有些收敛,都是喝醉了酒的,谁也不会计较的。


房间里,已经鼾声四起了,十多个男人睡在一起,又都是酒醉,那声音是够可怕的。

鼾声中,山田百惠子醒来,语气含混的对川崎说,“川崎君,你是绅士吧?”川崎也歪睡着,还枕在山田的腿上。

川崎被山田百惠子弄醒了,也有些醉了,“我,我,当然是绅士了。”

“那,你送我回去,我可不跟你们这些男人睡在这里。”

“好吧,”川崎挣扎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又把山田百惠子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歪歪斜斜的往外走着,一直把山田百惠子送到她的帐篷里。

川崎也就没劲了,自己跌坐在山田的床前,稀里糊涂的睡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